顶点笔趣阁 > 谈情说案:娇妻不好宠 > 017 买卖

017 买卖


  顾筠坐了回去,并且喝了茶。茶水依然滚烫,而且其实味道不坏。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绕路去坐公交车,”他突然说到,“你是去找分尸案的证据的,对吗?”

  顾筠一愣,没想到他竟然又把话题扯了回来。

  “你用不着费心了。你们的调查方向没错,并且你的嫌疑目标也没错!”秦淮饮了一口茶水,而后将手上的茶杯放进了旁边的矮几上。

  顾筠却是垂下眼眸,有些无措地眨着眼睛。

  这起分尸案的死者是一个是十六岁的男孩儿,而她的怀疑目标是与他同班的一名女同学。

  准确的说,是他的同桌。

  然而她的手上并没有证据,而这也是她放弃了地铁,绕了一段路去坐公交车的原因。

  ——公交车站的附近就是死者就读的初中。

  那是海市的一所重点初中,就读的孩子非富即贵,除了她认为是凶手的那个女孩子。

  ——她是拿着奖学金和政府补助进的校门。

  而这自然也导致了她和同学产生了差异,十五六岁的孩子正是敏感的时候。可就算再怎么敏感,也不至于会痛下杀手,还要残忍分尸!

  顾筠摇了摇头,自言自语一般地轻声道,“不会的,不会的……吧。”

  秦淮在沙发里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更舒服一点。

  “有什么不会的,有时候,被害者不一定是‘被害者’。你一直在找女孩儿的杀人动机,却一直没有去找男孩儿的被杀原因。”

  顾筠皱着眉头,歪着头瞥了他一眼。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好像是看懂了顾筠的眼神一般,秦淮坐直了身体,颇有内涵地说道,“凶手不一定就是凶手,罪恶的深处往往充满了反抗。”他叹了一口气,“好了,我给你指了个方向,你也要给我点儿回扣了。”

  “你想要什么?”顾筠问。

  “我想要的,我刚刚已经告诉你了……”秦淮顿了顿,仿佛是在考量些什么,“想必你也知道,海市美术馆丢失了一幅‘华庭时代’的人物肖像画,而这幅画其实并不值得美术馆如此大张旗鼓的宣扬。然而,在他们检讨内部安保问题的时候,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

  顾筠注意到,他省略了主语。

  “有人,很接近海市权力中枢的人,如果不是亲自偷窃,起码也提供了不少重要信息。而这个同样的人,与我手上正在跟的一件案子有很大的关系。”秦淮深吸了口气,好像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一眼,“其实这件事并不值得现在这样的关注,相比之下,它更适合放在私底下悄悄的办。无论如何,肖像毕竟是美术馆借来展览的,也是在他们手里丢的,他们吓坏了,立刻就报了警。紧接着媒体也知道了,整个事件就像一口捂不住的沸汤锅。现在再介入,把事件转入秘密调查,为时已晚。”

  看着顾筠仍然有些困惑的表情,秦淮不由得有些失笑。而这一笑,连他自己也愣住了。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一年,两年,或是七年,八年。

  秦淮轻咳一声,端起茶杯掩饰着自己的失态。

  “所以,你究竟想做什么?”

  “得到警方的支持,非官方的。”秦淮放下茶杯,“你或许在想,我为什么不找杜局长,或者是市局的人。第一,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如果有可能,我真希望我能亲自去剪断那些摄像头该死的电源。第二,你们杜局长是个喜欢讨价还价的人,你欠他点儿什么,他一定会要你连本带利地偿还。”

  “换句话说,你要我违反警队纪律和职业道德帮你干点儿私活儿,却不肯承担任何责任。”顾筠皱着眉头,语带嫌弃。

  秦淮摊了摊手,说的理直气壮,“恰恰相反。你深陷泥潭无法自拔的时候,我伸出手拉了你一把,给你指明一条破案的坦荡大道。而我所希求的小小回报也是个双赢的回报:窃贼归你,内鬼归我。无论是官方声明还是小道消息,都要让普罗大众认为这只不过是一次外部作案,虽然耸人听闻,但这只是一帮财迷心窍的大胆蟊贼。”

  顾筠慢慢啜饮着茶水。这听起来简直就是绝佳的买卖!

  看着顾筠已经慢慢动摇的神情,秦淮再一次不失时机的诱惑道:“你瞧,不过是一件小事,你却能连破两件案子。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买卖吗?”

------题外话------

  昨天的章节有修改,增加了一小段儿情节,可以清空一下缓存去看嘤嘤嘤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61200_299753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