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谈情说案:娇妻不好宠 > 026 谄媚

026 谄媚


  “这不是阿淮吗?居然在这儿遇见你,真是太巧了!”那个短手短脚的小胖子在几张餐台之间艰难的挪动着身体,挤过送菜的侍应生,试图走到他这儿来。

  虽然胖子装出一副偶遇的惊喜,但它不应该低估华夏情报员的专业素养。秦淮眼角的余光总在注意着餐厅里进进出出的人,严尚那圆胖肥短的身影徘徊了很久,想必是注意到他确实是一个人在吃午餐,才凑上来的。

  虽然他们俩之间的交情并没有好到以名字互称,但既然他这么做了,想必同礼相待也能博得对方的好感。

  “中午好,阿尚。”他温和而谦卑的微笑,心里盘算着这个市政厅的低位秘书想从他这儿套点什么出来。

  他总是以那种温和而优雅的态度来面对这样不请自来的午餐同伴,用他广为人知的谦逊态度听他们滔滔不绝,再用训练有素又含糊其辞的官腔来打发他们的试探

  这帮大傻蛋总觉得自己比情报总管还精明,试图从他这里挖到点内幕,却不知道他们自己泄露出来的更多。

  长久以来,秦淮有着一套独特的训练方式,那就是一边用毫无破绽的微笑筑起一道精神上的厚墙,以此来抵抗所有乏味而无聊的对话,一边从那道厚墙上的窥探孔里观察,或在它后面思考点真正有用的事情。与此同时,他还能毫不费力地跟上对方的谈话,并且能从只言片语中抓住问题的关键。

  饶是如此,严尚也过于乏味了些,尤其是胃袋装满,中午正犯困的时候。他不得不又叫了一杯不加糖的黑咖啡,免得自己在椅子上昏睡过去。他全神贯注地盯着严尚肥厚的面孔和通红的鼻头,以驱散眼皮上越来越重的粘意。

  严先生先说了一通天气有多好,又大谈他在海市杨柳镇老家的乡村田园,“田园牧歌!绝对的田园牧歌!”

  ——尽管那个小破茅草房有个听起来俗不可耐的名字,“玫瑰山庄”

  并且盛情邀请秦淮夏天去拜访他们,“我们家每年夏天一定要去的,逃离大城市污浊的空气。”

  ——像他这样在市政厅凑数的小秘书当然有这么多闲工夫

  又提到他儿子在学校的情况,“我亲爱的小玮行是天生的运动家,所有的老师都跟我这么说!他的拳击打得棒极了!”

  ——如果这孩子遗传了他爸,那他显然更像个沙袋。

  嘴坏绝对要记入秦淮的缺陷列表,秦淮不无悲哀地想。那些刻薄的词儿总是不由自主地往外冒。

  不过,等等,杨柳镇?为什么他对这个地方有点模糊的印象?就像从他心底深处某个不为人见的角落里响起悠远的钟声。

  能谈的基本上都谈完了,严尚终于开始小心翼翼地试着切入正题。实际上,在这些笨拙的“前戏”中,他已经在暗自猜测了。

  从严尚在外围徘徊许久的犹豫不定来看,他对秦淮是否能有相关信息犹豫不决,那么可以排除市政厅新出缺的那个位置,否则以严尚厚颜无耻只怕在他刚点了一杯矿泉水的时候就扑上来了。也不可能是本年度的改选名单,如果他真认为自己能有一丁点儿可能在提名之内,那也太没自知之明了。海市外围的乡下土财主。

  等等,为什么是杨柳镇?是不是有什么人住在那?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61200_298595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