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谈情说案:娇妻不好宠 > 157 老师

157 老师


  顾筠歪头看着他,神色怔怔。

  “所以你以后还是要回上京城的?”

  想到未来的有朝一日,秦淮会从海市离开,彻底远离她的世界。她本以为自己会感到幸运。

  可实际上却并不是。

  她只感觉到自己的心里像是空了一部分。

  秦淮没有回答,他从茶几上拿起一个橙子,手法熟练地剥了起来。

  他将橙子分成了四个等分,将其中一瓣递给顾筠。

  顾筠默默地吃了起来。

  “你真的会走?”顾筠不死心,嘴里还含着橙子的果肉,口齿不清地问道。

  “我不知道。”秦淮抽出张纸巾,仔仔细细地将顾筠嘴角的果汁痕迹擦掉,“我会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顾筠努了努嘴。

  好吧,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她将剩下的半块儿橙子扔进嘴里,伸手试图去取秦淮剥好的的另外几瓣橙子果肉。

  可她的手还没有伸出到一半,就被秦淮打了回来。

  顾筠捂着自己的手,怨怪地看着秦淮。

  “那是给客人准备的。”秦淮解释道,他从桌面上拿起一块儿果肉,递到顾筠的嘴边。“不过你可以先吃我的。”

  客人,什么客人?

  顾筠的张开嘴,将那块果肉含在嘴里。用眼神问道。

  “为了庆祝我们的乔迁之喜,我让容句邀请了几个朋友来庆祝一下。”秦淮抬起手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他们随时会到……在半个小时之内。”

  秦淮话音才落,门铃的声音的便立时响起。

  秦淮眉毛微挑,抿了抿嘴唇,“但也有可能会更早。”

  他站起身,径直走到房门前。

  “或许你可以帮忙将鞋柜中的拖鞋拿出来两双,我相信容句会准备好的。”秦淮将手搭在门把手上,“秦太太。”

  顾筠险些被橙汁呛到。她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和嘴。站起身后像是突然先到了什么似的,向秦淮征求意见道:“秦淮,为了你我的形象着想,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赶紧去补个妆啥的?”

  ——————————

  顾筠最终并没有去补妆。因为秦淮在皱着眉头表示困惑的同时,手上下意识地用力将门把手往下压了压。在惯性的作用下,沉重的防盗门向外打开了些许,而屋外的人则直接将这认为是进门的允许,又自行将门向外一拉。

  秦淮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量吓了一跳,直接顺着力道向外跌了过去。

  顾筠连忙伸手想要拉住他,却不成想自己被这力道带了过去。

  她闭上眼睛,甚至不敢想象后果是什么!

  秦大佬要在她的面前跌倒了!嘤嘤嘤,她会不会被直接灭口?

  秦淮反应迅速,在他意识到自己正缓缓向后躺倒的时候,快速地伸出手,抠住门框凸起的位置。可更令他措手不及的,却是顾筠接踵而至。

  只听“扑通”一声,两个人仿佛是被一股神秘力量推到的多米诺骨牌,一上一下地躺倒在地上。

  顾筠在上。

  一男一女,一上一下,脸对着脸。

  若不是顾筠反应迅速,用手撑在地上,两个人必然会更进一步,做出一些更加亲密的举动。

  秦淮和顾筠大眼瞪着小眼,一时间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会和对方保持这样的体位。

  前来二人的新家作客的两个人显然没有想到主人会给他们送来一份这样的大礼。

  “你们两个……没什么事吧……”

  顾筠微微抬了抬脑袋,心虚地将自己的眼神从秦淮满是愤怒的面孔上移了开。紧接着映入她的眼帘的是一双擦得锃亮的男士皮鞋。

  男人客气地向她伸出了手:“或许你会需要我的一些帮助。”他笑着说到。

  顾筠将手搭了上去,皱了皱眉头。

  她怎么觉得这声音有点儿耳熟?

  “陆江?”顾筠在他的帮助下从秦淮的身上移了下来。她看着自己眼前的那张熟的不能再熟的面孔,不由得发出惊讶的质问声。

  陆江穿着一身休闲西装,手里拎着一个礼盒。从外包装上来看,顾筠大致可以猜到那里面装的是一瓶红酒。

  他就是侵华请来的客人?

  那这算不上算得上是狭路相逢?

  在最近的几次会面之中,顾筠对于陆江的心里看法可以说得上是跳水式下跌。

  原本以为是俄格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可实际上却就是一个唯利是图的阴险小人。

  顾筠的脑海中又蹦出了那个赋予她生命的男人。

  小的时候,顾筠一直认为“父亲”是传说中的人物。在同龄的小女生都在祈祷着驾着七彩祥云来接她们的盖世英雄是自己的未来丈夫的时候,顾筠一直将自己的记忆中渐渐模糊的父亲的面孔硬按在那只会甩棍子的猴子身上。

  然后等到她渐渐长大,才发现自己的父亲并没有驾着七彩祥云。

  虽然他的祥云也是五颜六色的,可构成的主要成分其实是棉质纤维,镍,铬以及一大堆的油彩墨水。

  换句通俗易懂的话来讲,就是华夏币。

  “不好意思,”在顾筠起身之后,秦淮也瞬间从地上站了起来。他优雅地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向陆江伸出了手,“不过还是要感谢您拨冗,来参加我和内人举办的这个私人聚会。”

  秦淮在说这话的时候将另一只手搭在了顾筠的腰间。顾筠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她轻咳了一声,揉了揉滚烫的耳朵。

  “秦先生这话让我倍感惶恐。我才应该感谢您今天的邀请才是。”陆江的脸上同样挂着虚伪的笑容,他将自己手上的红酒递了过来,“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哦!”秦淮惊喜地将那瓶红酒接了过来,“2000年的波尔多酒。这哪里是小小礼物,陆先生,您实在是太客气了。”

  陆江抬了抬手,没有说话。秦淮则是将那瓶红酒拎在了手机,接受了客人的好意。

  看着两个男人握完手,顾筠同样礼貌地将自己的手伸了出去。

  “十分欢迎,陆先生。”

  ……才怪!

  “顾小姐……不,现在应该称为秦夫人了。”陆江笑着握上顾筠的手,上下摇了摇。“同样十分感谢您的邀请。”

  顾筠挑了挑眉,在陆江停下上下摇晃她的肢体的是同时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顺便暗暗地在自己裤子上蹭了蹭。

  “您是独自来的?没有带一个,伴儿什么的?”

  想起秦淮分出的四瓣橙子,一瓣属于她,一瓣属于秦淮。可那依旧剩下两瓣。

  也就是说,他们今天应该有两个客人。

  可现在站在她眼前的就只有一个陆江而已。

  “哒哒哒。”

  就像是回应顾筠的所提出的问题一样,高跟鞋磕在瓷砖地面上的声音在这片静谧的小天地中格外清晰。

  女人同样是一身休闲装,在她出现的那一刹那,顾筠便瞪大了眼睛。

  “素素!?”

  “筠妞儿?!”

  小姐妹两人彼此都对对方的出现表示诧异,一个没有想到自己即将迎接的客人会是自己的此生挚友,另一个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即将做客的人家会是自己的好闺蜜。

  “你怎么会在这儿?”顾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看了一眼陆江,又看了一眼简素。瞬间理清了眼前的局面。

  也就是说,陆江今晚的女伴又是简素?

  所以这次的借口是什么?还是云起爆棚的“抽中大奖”?

  简素神色讪讪地站在陆江的身边。

  她有些心虚,她知道陆江是自己的闺蜜的男神,可她现在却站在了他的身边。

  简素有些不敢去看顾筠的脸色。不过她同时也错过了顾筠眼中的忧心。

  既然是聚会,就必然少不了吃饭这个步骤。这场极为私密的乔迁聚会同样是由秦淮掌勺。

  而顾筠也再一次见识到的秦淮的厨师功底。

  她原本以为秦淮最多也只是做一些家常小菜,不过今天的这场宴会显然刷新的顾筠对秦淮的认知。

  难不成特情局的选拔标准中还要有做菜好吃的这一项?

  秦淮和顾筠虽然坐在同一侧,彼此也看不到彼此脸上的表情。可是秦淮却依旧在顾筠的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的时候就偷偷在她的耳边说到:“不,就算你做菜不好吃,也是有可能加入情报局的。”

  顾筠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脚,可秦淮脸上的令人讨厌的笑容却依旧没有消失。

  吃完了晚饭,四个人再一次转移阵地,从餐桌上回到了茶几边。

  男人们你来我往,各自试探。女人则各自低着头,摆弄手机。

  顾筠的消灭星星进行到了一半,突然感到自己的大腿被秦淮掐了一下。

  秦淮瞥了一眼同样对星星下手的简素。

  顾筠当即收到了他的暗示,将简素带进了自己的卧室。

  “素素,你还记得我们当初的说过要做一辈子的闺蜜。”顾筠拉着简素的手,语气诚恳,她堵住简素想要解释的嘴,继续说到,“所以我也不怕跟你说实话。我并不认为陆江是一个值得你托付终生的好男人。”

  简素皱了皱眉,她耸了耸肩,说的随意,“我也不知道,筠妞儿你知道,当男神对你说他‘一见钟情’的时候,你是在想不出什么好理由去拒绝她。”

  这下子轮到顾筠吃惊了。

  听简素的语气,她似乎同样没有将她和陆江的这段感情放在心上。

  “筠妞儿,你当我傻不成?单身这么多年,队里的家里的,什么样的相亲会我没去过,什么样的男人我没讲过。陆江?带出去撑撑场面还行,结婚过日子?我还是敬谢不敏了。”

  “所以你从来没有想过日后要和她结婚,也从来没把这段感情当真。”

  简素嘟了嘟嘴,“逢场作戏呗。他是影帝,我总也得贡献出影后一样的演技才行。”她俏皮地朝着简素眨了下眼睛,“更何况,他的存在可帮我躲过了不少浪费时间的相亲会。”

  顾筠松了口气。

  不过简素紧接着问出的问题却让她这口气再一次提了上来。

  “先别说我了,筠妞儿。”简素拿出她那逼停危险凶犯正在行驶的汽车的气势,“我后来才知道,原来我上次参加的竟然是我的好闺蜜的订婚趴。而我竟然不知道!”

  顾筠的眼神心虚地左右躲闪。她的大脑高速运转起来,试图要相处一个合适的理由避开这个话题。

  可简素显然那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顾小筠,你还不快点给我从实招来!”

  顾筠一吓,舔了舔渐渐干涸的唇瓣。

  “呃……这就说来话长了!”

  ————————————

  夜阑人静,月华如练。

  送走了简素和陆江,顾筠只觉得满身疲惫。

  容句在找到这间令老板满意的房子之后,立即将秦淮以及顾筠的一切幸存物品转移了过来。

  当然也包括那些她才刚买的猫咪用品。

  秦淮大方地将宽敞的主卧让给了顾筠,带着自己的东西在次卧安置下来。

  虽然说是次卧,可这个地方不小。

  在用书架隔开了床和书桌之外,依旧有足够的地方可以安置小型的衣柜。

  秦淮的个人用品并不多,或许是因为他并没有在海市就留的打算。

  他看着夜深人间的窗外,路灯的昏黄灯光打在由精致的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冷风将树叶吹的沙沙作响,为着静谧的深夜增添了一丝生气。

  秦淮的书桌角落躺着一部老旧的红色电话。

  这样的一部电话与现今的信息时代显得格格不入。

  秦淮在飘窗前站了许久,最终还是拿起了听筒,拨下了那个他一直没能拨出的电话。

  有规律的接线的声音很快便响了起来。

  秦淮放缓了呼吸,他的鼻翼随着呼吸一张一翕。

  这是他少见的耐心。

  在响了六次之后,电话才被人接了起来。

  苍老而沙哑的声音也在同一瞬间响了起来。

  “我以为你永远不会拨出这个号码了,秦淮。”

  秦淮回以沉默。虽然耐心,但他的自尊和自傲迫使他不可以在电话对面的老者前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弱势。

  老者呼吸沉重,他似乎是早有预料一样,将电话的听筒从自己的耳边拿开。

  秦淮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

  “我相信我的任务很快就会完成了,我亲爱的老师。”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61200_272998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