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谈情说案:娇妻不好宠 > 168 开始(求看题外话!)

168 开始(求看题外话!)


  门口代客泊车的门童职业素养好得出奇,顾筠的一身乱七八糟打扮都没能让对方毕恭毕敬的微笑皱出一点波纹。她报了自己的名字,便有白西装黑领结、穿得比她还正式的侍者一路引领。

  大理石地面光可鉴人,与头顶水晶灯的柔和光芒交相辉映,衬得这里面每一个人的容色肤如凝脂,令这位勤恳的工薪阶层咋舌不已,头一次发现高级餐厅还有确凿的美容效果。餐厅里座位设置精巧,大量的热带植物恰到好处地隔开座位与座位之间的视线,为食客保留了私密的空间。

  秦淮坐在一个僻静的角落,姿态与风度和周围的背景融合得非常完美,就像呼吸一样自然得体。他从一份文件上抬起头来,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非常准时。”

  “如果我说,我是开着警灯拉着警笛一路挤开拥堵的车潮飞奔过来的,你会信吗?”

  在她将曹靖和王亚楠送上警车的下一秒,秦淮的短信就到了。

  信息依旧简短,写着餐厅的地址。并且附上温馨提示

  ——穿正装

  “不信,但我受宠若惊。”

  “好吧,”顾筠咕哝道,“但别说是你推理出来的。”

  年逾六十、白发苍苍的侍者为他们斟上矿泉水,端上面包篮,并拿来菜单,其仪态不逊于任何一位贵族的大管家。顾筠发现,上面所有的菜肴后面都没有附上价格。

  Alas!

  “本日厨师特选是蒸蛋清配白松露,”秦淮说,“这家餐厅的行政主厨对白松露情有独钟,但仅限于最新鲜的那些。每当松露商弄到新鲜的,就会十万火急地奔赴海市各大餐厅,因为这种菌类每天都会失去百分之十的水分。而这一家,沙赫斯俱乐部,绝对是他们的第一站。”

  “呃,好吧,听起来不错。”顾筠合上菜单。

  秦淮自作主张地又点了几道菜和酒水,侍者一边记单一边微微点头,脸上洋溢着敬佩,“秦先生,您是行家!”

  年迈的侍者收走菜单,带着与他年龄不相配的轻快离开。顾筠苦笑道:“那份菜单上全都是法语,除了‘beurre’(黄油)之外什么都不认识。”

  秦淮着实被逗乐了,嘴角上翘,“真有意思。”

  “因为我没上过法语课?”顾筠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不。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两种反应,一是装模作样地点一个,祈祷送上来的不是草莓酱;二是,彻头彻尾的拒绝,故意用粗俗来对抗无知造成的恐惧与自卑。你很坦然,完全把选择交给了我。”

  “这只是一家餐厅,”顾筠用嘲弄的眼神看着他,“而且我是个警察。我当过巡警,胡同儿里的小流氓想羞辱我的话,用的词儿可比‘beurre’复杂得多。如果别人带我去一家我从来没去过餐厅,而他又是常客,我也会让他选的,这是常识。”

  “不管怎么样,你不是个能被轻易撼动的人,这个结论起码毋庸置疑。”秦淮微笑,“说说你手上的案子?如果你不介意?”

  “事实上我介意,但是如果不告诉你,你总会有各种手段来获取信息。”顾筠拉了一下袖口,嘟囔了一句,“……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这儿没有着装规定?情况不错,已经提交到高级法院,参办的检察官是一个和我们合作了很多次的检察官,很负责任。目前起诉王亚楠妨碍司法公正,教唆犯罪,非法获取管制药品,和故意杀人。保守估计十五年。”

  秦淮赞同地点点头,“如果再加上正确的陪审团?”

  顾筠用怀疑的目光注视着他放在一边的褐色牛皮纸封面文件夹,“那是什么?”

  “档案。”

  “谁的?”

  “保密。”

  顾筠把手一伸,“拿来看看。”

  秦淮几乎笑出声来,忍俊不禁地从杯子里喝了一口水,“如果我给你看,我就得杀了你。”

  “少来了!”顾筠压低声调叫道,让音量小到刚好保持在只有他们俩才能听得见,又足够大到能表达他要效果,“那里面是陪审团的资料,是吧?我认识那个褐色牛皮纸封面!”

  顾筠像是突然送了一口气。

  如果加上正确的陪审团,王亚楠的刑期或许还能被缩短。

  “你看起来没有那么愤怒嘛,警官,”秦淮露出玩味的表情,指尖抚摸着高脚杯的边缘,指肚在轻薄的杯口来回婆娑,“难道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不然你又何必要放走魏楚南呢?”

  秦淮的笑容中意味深长的内容太多,以至于顾筠片刻之内居然想不出该怎么反击。她只哼了一声,没再说话,从面包篮里抓过一只小圆面包,切开一条口子,用黄油刀抹着黄油。

  好在,侍者很快就开始为他们上头盘。

  侍者先让秦淮看过标签,再启开软木塞,将白葡萄酒注入高脚杯,请他尝酒,等他表示满意后,才为两人斟上。

  “祝好胃口,先生们。”

  顾筠面前的这盘,是两个规整的圆柱体,最上层是蒸蛋白,有着牛奶布丁一样柔嫩的外观和液体一样的质感。再下一层是白松露打成泡沫蒸出的虎虾肉泥。盘子底层有鲜嫩的煮菠菜。

  她小心翼翼地用勺子挖出一坨,送入口中,发现这虎虾居然有柠檬的清香,混合了白松露无与伦比的惊艳味道,又冲淡了它那独特的腥气。

  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全心全意地感受着美食在味蕾上绽开的盛大快感。

  “……非常好吃,”顾筠多少有点留恋地看着剩下的那个,“我没那么多花哨的词儿来形容这玩意儿,它就是好吃。还有,别告诉我一道菜多少钱,我可不想倒胃口。”

  “这个说法我赞成,”秦淮对着灯光检查酒的色泽,“尝尝看,趁着口中松露的香味还没有彻底散去。”他注视着对方从酒杯里尝了一口,然后瞬间瞪大眼睛,多少有点自鸣得意地笑了。

  “这家俱乐部几乎是我千挑万选之后的结果,”他说,嗅着水晶杯里馥郁的浆果香气,“首先,它是会员制的,而且我通过某种渠道得到了它的会员名单,这上面没有任何我不想见到的人。”

  顾筠停下来扫了他一眼。

  “不不,你不了解,平静地吃一顿美味的晚餐对我来说是多大的奢侈,”秦淮耸耸肩,“这就是为什么之前你曾经去过的会所在某个圈子的绅士里面是这么受欢迎了。你不认为人每天要说许多废话吗?我记得我看过一篇报道,说人类每天说的所有话中,起码有百分之六十七是毫无意义的。且不说为了这些废话我们浪费的精力和体力,它本身的乏味和无聊就足以谋杀许多生活中真正有趣又有意义的东西了。”

  “你可以回家,把自己关在书房里。”

  “……那就太与世隔绝了,无论如何,没有人是一座孤岛。”秦淮抿了一口白酒,又为他斟上,“在那儿你还能感受到自己在人群之中,又可以完全享受自由。”

  “第二个原因呢?”

  “当然是食物,”秦淮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语气回答,“低脂,美味。这儿的老板是个有趣的人,执着于传统美味,又肯学习新鲜事物,比如这个,”他向自己盘子里的东西点点头,“分子烹饪。”

  他盘子里有某种外观类似于意大利小方饺的东西,但通体透明,能清晰地看见里面混合了某种黑色菌类的雪白肉馅。

  “能分我一个?”顾筠吞了口唾沫,“我把这个东西分你一半。”

  “我的荣幸。”秦淮大度地把盘子推过去。顾筠用餐刀和勺子小心地夹起一个,又把从自己盘子切下一大块送了过去。

  那东西的外皮融合了清脆与绵软的双重口感,一旦咬破,里面带着海鲜清甜的汁液便瞬间在口中流出。

  “外皮是海草冻,里面是黑松露和龙虾肉。”秦淮喝了一口杯中的白酒。

  顾筠咽掉口中的食物,“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明白。”

  “请讲。”

  侍者上前,撤掉二人面前的空盘。

  “你为什么默许了我放走魏楚南。这……不太合法不是吗?”

  “你觉得呢?”秦淮反问道。他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用叉子叉起一块小方饺塞进嘴里。

  顾筠不由得苦笑出声。

  想起秦大佬一贯的处事标准,顾筠只觉得自己的后半辈子都要被拿捏在他手上了。

  秦淮装腔作势地叹了一口气:“顾小筠,你何必把我想的这么势利。难道我做这一切,就不能出于我的道德情操?”

  如果容句在这儿的话,她肯定会被秦淮这一番话惊掉下巴。

  “道德情操?”顾筠嘲笑出声。

  “有什么问题?”秦淮尖着嗓子反问,“我也是个人,顾小筠。我说了,别把我想的那么势利。”

  这时,主菜也开始上了。顾筠的是小香葱油煎海鲈鱼配三叶芹。

  “不过秦淮,要不是我有自己的内线情报知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否则我真的会认为你是个混吃等死的富二代。”顾筠切着鱼肉,努了努嘴。

  “我也很忙的。”秦淮赏了她一个白眼,“春天来了,正是挖地鼠好时候。”

  “地鼠?”顾筠点点头,叉起另一块鱼肉送进嘴里。“我一直觉得那是小说里的用词。”

  “你听没听说过一个关于意大利黑手党的传闻?”秦淮专心致志地对付着自己面前的烤松鸡,“据说他们之前没有吻手礼,后来科波拉的《教父》三部曲上映,黑帮们觉得那酷毙了,从此之后开始行吻手礼。”

  顾筠睁大眼:“你是说自从勒卡雷的小说问世,你们真的开始叫内贼为‘地鼠’?”

  “还有其他的。”

  “那么你原先是所谓‘剥皮’组?”

  “‘剥头皮’组。我曾经参与过各种部门的工作,不仅这一项。”秦淮做了个苦相,“拜托,别让我倒胃口。否则我就告诉你这顿饭要花多少钱。”

  “哦哦。”顾筠做了个怪相回击,“要吓唬可怜的工薪阶层吗?”

  “正好相反,我一直觉得,所有能花钱买到的东西,都不能称之为奢侈。”

  秦淮无声地微笑,举起酒杯,“看这杯酒。当然它在商店的货架上时,伴随着一个价格标签。但当它在你口中,美妙的浆果芳香缭绕于唇舌之间,这一刻的美妙不能被任何金钱买下。”

  “……作为一个特务头子,你还真是感性。”

  第二次交换食物比刚才仿佛更加自然,也许顾筠望着他的松鸡的神情起了那么一点儿暗示。

  他们专注地吃了一会儿,直到秦淮满足地叹了口气。

  “美味至极。”

  顾筠唔唔了一声算作回应。

  空盘被收走,侍者端来两杯鸡尾酒。

  “出于健康考虑,我没叫甜食,希望这能合你胃口。”他举杯示意。

  透明的酒液里充满小小的气泡,杯底有类似于果汁糖豆一样的红色半透明物体。

  顾筠喝了一口,发现当它们飘入口中之后,居然能在舌尖瞬间融化,在特调伏特加的衬托下,涌出蔓越莓冰凉的甜美汁液。

  “这也是分子烹饪,这儿的主厨参加了一个研讨会后就对它着了迷。用干冰瞬间冷却的蔓越莓汁,滴入特调伏特加。”

  “……很奇妙。”顾筠用餐巾擦擦嘴角,“说正经的,这算什么?”

  “这是我想开始它的方式。”秦淮放下杯子,双手交握,放在桌子上,表情开始变得认真。

  “一顿正式的晚餐?你在百度上查过了?”

  “哈,如果我真照百度的搜索结果做,那桌子上起码会点对蜡烛,摆点玫瑰,制造点浪漫情调什么的。”秦淮微笑,“不,只是晚餐。毕竟这半个月以来你帮了我很多。”

  “看来我逃过一劫,”顾筠简直忍不住想吹口哨,“从玫瑰花和蜡烛什么的。你就没担心过我不来?”

  “可是你来了不是吗?”秦淮挑了挑眉,“哪怕你不来,起码我也能吃顿丰盛的晚餐。”

  “……好吧,你到底想要什么?”顾筠又扯了扯袖子,她觉得自己挑了这样一件衬衫真是糟透了。

  对面的人的视线穿过酒杯看着她,眼神像被烈酒淬了一道火。

  “这不是‘感谢你的努力配合’式的晚餐,我希望它是友谊,又比友谊超过那么一点儿。如果你肯信任我,这是我二十年来说过最诚恳的一句话。”

  顾筠抿了抿嘴,端起酒杯:“《卡萨布兰卡》最后那句台词怎么说的来着?”

  秦淮嘴角绽开一个无声而满足的微笑。

  “现在,我总可以称呼你秦夫人了吧?”

  ------题外话------

  不知道前一章的题外话有没有同步……

  前面章节有修改。改了结案的定稿,但是新后台没办法改标题呜呜呜。作为补偿,今明两天评论区留言都是有小奖励的。

  反正小筠和秦霸霸要开始搞对象了。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61200_271203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