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甜妻辣爱 > 第二百九十五章 离家出走

第二百九十五章 离家出走

  不一会儿,果然看见乐母拖了一个大箱子走了出来,陆先生还在后面劝着什么,但是乐母显然没有听到心里去,她怒容满面,脚步匆忙。
怎么会走到这个地步,乐嘉容的心里也不好受,但是乐母这样的做法,让她很下不来台。因此,她的脚步定格在原地,始终没有移动。
陆季雲可以说是最了解乐嘉容的人,基本上乐嘉容一个眼神,他就能明白她是怎么想的。
他拦住乐母的去路,“妈,你这是要去哪里呢?”
“我回去住。”乐母不想让陆季雲难做,“其实我早就想回去了,但是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正巧是个机会,你们自便。”
“妈,如果你心里不舒服的话,可以和我聊聊,嘉容刚才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她的气。”
乐母淡淡的说,“我没有生气,只是现在孩子大了,保持点距离是对的。远亲远亲,近了不亲。”
“妈,你是最关心嘉容的人,我们是一家人,住在一起多好。”陆季雲就是不让路,“妈,我今天是绝对不会让你出了这个门的。”
“季雲,你是一个好孩子,妈希望你们能过的好。我现在老了,不想再操那么多心了,你就让我过自己的日子吧。”
乐母去意已久,她只是一直缺少一个机会,正好今天遇到了,浪费了岂不是很可惜。
陆先生知道乐母这次是真的伤心了,她那么要强的人被人赤果果的嫌弃,肯定是不会再留下碍眼的。
“我跟你一起走。”他对乐母说,“你等我两分钟,我收拾一下行李。”
乐嘉容不敢置信的看着陆先生,她万万没有想到,现在竟然连陆先生都不理解她,竟然跟她妈一起胡闹。
“好,你去吧。”
陆先生得到她的应允,这才疾步匆匆的回了卧室。陆季雲现在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他老爸是抽什么风了,竟然也给他煽风点火。
不过是拌了两句嘴,怎么都闹着离家出走了。
“一家人住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欢声笑语不好么?一定要这样么?”男人不解的问。
乐母冷漠的看了他一眼,冷冰冰的说,“那你照顾她呗。”
陆先生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他就拖着大箱子走了过来,“我收拾好了,咱们走吧。”他回头对着陆季雲说,“你妈最近心情不好,你也让她出去散散心吧。”
乐嘉容知道这话是说给她听的,她满心的苦涩,只好强硬的转过头去,用无视表明她的立场。
陆季雲想了一下,找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妈,如果你执意要走的话,那我也不拦着。只是,现在时间真的太晚了,我送你们回去,好不好?”
乐母知道陆季雲已经退步了,也无意再为难他,她轻轻的点头,表示同意了。
陆季雲对着男人说,“父亲,你先帮我照顾一下嘉容,我送爸妈回家。”
男人点点头。
他又走到乐嘉容的身边,摸了摸她的头发,温柔的在她耳边说,“嘉容,你不要多想,乖乖的在家等我回来。”
乐嘉容没有回答,她只是愣愣的坐在那里,好像一个木头人。
回去的路上,车上一片安静,乐母没有心情,陆先生只顾担心乐母了,也没有说话。
“妈,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嘉容。”
乐母看了一眼他,没有说话。说实话,她现在也是心乱如麻,对乐嘉容说不清是失望还是什么,她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她相依为命的女儿会那么疯狂的指责她。
她是不是你真的做错了呢?乐母一向精明的脑袋,在这一刻真的迷茫了。
“妈,嘉容现在心情不稳定是正常的,她要是真的说了什么惹你生气的话,你不要搭理她。别看她刚才那么硬气,这会儿肯定已经后悔了。”
“我不需要她后悔,既然她已经那么说了,证明她就是那么想的。”
有些伤害不是一定要摔得头破血流留了伤口才有,有的时候只是简单的一两句话,就能把人伤的体无完肤。
“妈,你这么做不是为难自己么。她可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她什么样的性格你是最了解的。妈,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是真的想要离开她么?”
乐母又不说话了。
陆季雲笑着说,“你现在只是在气头上而已,等你气消了,我就接你和我爸回家,行么?冷落嘉容两天,让她反省反省,你看好不好?”
乐母忍俊不禁的说,“这么说,你现在是站在我这边的?”
“我一向都是帮理不帮亲,妈,别生气,我们可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乐母心里面的阴霾终于少了那么一点点,她的嘴角微微的勾起,终于露出一点点的笑容。
“就你嘴甜,行了,让我休息几天吧,她以为我愿意跟着她啊,每天都得绞尽脑汁的给她想营养套餐,我也很辛苦的,好不好?她不领情就算了,竟然还敢指责我,真是气死我了。”
“妈,消消气,我回去之后,肯定会好好的教育她的。”
等陆季雲回到家的时候,男人已经走了。
“嘉容,父亲呢?”
“我让他先走了。”乐嘉容停顿了一下,小声的问,“季雲,妈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是啊,妈这次是真的挺生气的。”
乐嘉容的小脸刷白刷白的,她的手指头没来由的痉挛起来,陆季雲看见了,心想玩笑开大发了,他急忙走了过来,半蹲下来,温柔的握着乐嘉容的手,温声说,“好啦,别想了,妈现在不生气了。”
“真的么?”
“真的。”
“可你刚刚还说她生我的气呢。”
“我开玩笑的。”
乐嘉容嘟着嘴说,“可是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知道不好笑,嘉容,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你这次处理问题的方式,我实在不能苟同。”
“我知道是我处理的不好,我刚才没有控制住我的心情。”
陆季雲笑着摸摸她的头,“嘉容,这天底下除了我,最爱你的人就是妈,如果你们之间真的有什么问题,强烈的指责绝对是下下之策,这样不仅伤害了最关心你的人,同时也伤害了你自己。”
乐嘉容难过的低下头,其实她早就后悔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走出第一步。
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但是她却倔强的不肯让它流出来。
“好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也就不要想了。”陆季雲温柔的将她拥入怀中,“等两天去找妈认个错,这不是什么大错,妈会原谅你的。只是你下次一定要注意说话的方式,妈现在年纪大了。”
乐嘉容红着眼睛说,“我感觉相比于我,你更像是她的儿子,而且还是亲生的。”
“我本来就是她的儿子。”
“真不谦虚。”
“这没有什么好谦虚的,一个女婿半个儿嘛。”
乐嘉容笑了,她紧紧的抱着他精瘦的腰身,心里面的不愉一散而空。她闭上眼睛,沉醉的享受着这半刻的舒心。
男人第二天一大早就过来了,他不放心乐嘉容,总觉得她昨天的状态很不好,害怕她万一一个想不开,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那就糟糕了。
只是他来的实在太早了,陆季雲睡眼惺忪的开了门,指了指楼上,轻声说,“她昨天晚上睡的晚,现在还没有醒呢。”
“嘉容心情怎么样?”
“她已经好了,你就放心吧。父亲,嘉容的脾气一向来的快去的也快。”
男人嗯了一声,然后自顾自的走了进去,如闲庭漫步一般,慢条斯理的参观了一下房间,最后还是忍不住刻薄的评价道:“这房子太小,而且装修的太简陋了,嘉容不适合住在这里。”
和他的城堡相比,差了不只一点半点,真不知道嘉容为什么非要住在这个又破有小的房子里面。
跟着他回去住豪华房间不好么?
“父亲,中国有句古话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其实啊,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小窝,这里虽然简陋,但是我们住的很自在。”
“你别跟我说那么文绉绉的句子,我的汉语水平还达不到八级的实力。”
陆季雲笑了,他还是第一次发现,男人竟然还有这么幽默的一面。
“父亲,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和嘉容可以带你好好的领略一下我们的祖国的大好河山。”
“我当然有兴趣,但是遗憾的是,我没有时间。”
陆季雲那耸了耸肩,“那可真是一件遗憾的事情啊,那只能等待下次了。”
“那我们就说定了,我今天来时辞行的。”
陆季雲有些惊讶的问,“怎么这么着急?我去叫嘉容。”
男人抓着他的胳膊,轻轻的摇了摇头,“不要打扰她休息了,我看的出来,她现在的心情很糟糕。过段时间我就来了,只是季雲,嘉容要是有什么事情,你要及时的告诉我。”
原先倒是没有那种感觉,现在他才真正意义上略带到了牵肠挂肚的滋味。
有苦有甜,只是他还是很适应。
“您放心吧。”
男人的目光往楼梯的方向扫了一圈,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陆季雲刚进房间,乐嘉容就问,“是不是父亲来了?”
“嗯,他是来辞行的,这会儿已经走了。”
乐嘉容轻轻的嗯了一声,就没了下文。
陆季雲等了半天,凑头一看,原来她已经再次进入了梦乡。他忍俊不禁的摇了摇头,然后也躺了下来,准备再次和周公来场亲密的交谈。
只是愿望是很美好的,现实却是十分骨感的,他才有了一点点的困意,安静的手机忽然唱起了狂想曲,那好像永不停歇的架势,成功的惹怒了呗困意折磨的不行的。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60184_229820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