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黑虎衔尸 > 第二三一章:铁头人

第二三一章:铁头人

  ‘滚你的,你又聪明到哪里去了?你聪明你倒是说说东风破怎么学?’
    ‘这个……我是有些眉目了,但以你的智商说了你也听不懂……别扯远了,你觉得这小子会不会是师尊私下收的小师弟?师尊,我们也跟你这么多年了,你就承认了吧!’笑老人说完,和哭童子一起眼巴巴地看着墓碑。
    二人实在是不愿意多出个莫名其妙的小师叔。
    墓碑脚步一停,叹息一声转头道:‘这种丢个秘籍就算收徒的作风,倒是你们师祖的一贯风格。他老人家当年收我也是如此,道是天下没有两片同样的树叶,也没有两个同样的天王,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自己能走到哪一步算哪一步,修行的每一个决定都无所谓对错。用你师祖的话说,那叫管杀不管埋……’
    看着哭笑异相的两名徒弟,墓碑又接着道:‘你们好运碰上了我,手把手教,那又怎样呢?还不是修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法诀?同样的天王决,我修成了刀诀,阿哭修成了体诀,阿笑修成了灵诀,我修了个满头白发,阿哭修成了童子,阿笑成了小老头,说你们两是兄弟谁信?或许我错了,放任你们如黑虎那样自行摸索或许才是正确的。归根到底天王决只是一砚墨汁,要写字还是画画还是要看自己。’
    哭笑二人低头不语,良久,笑老人道:‘师尊教训的是,每条路都是人走的,哪有那么多对错分明?我把天王决练成了一气大手印,师弟却练成了五行小金刚身,您自创逆龙八刀,现在更是内蕴刀胎,直指人仙大道,哪里又有错了?’
    哭童子接道:‘至于修行异相,相由心生,师兄心胸豁达,独自逍遥,自然笑容满面。而我见多苦恶,心有所感,因而一脸哭相。师尊杀伐果决,嫉恶如仇,心中却是良善不忍,天赐一夜白头……但这一切不过虚妄,人仙之后再塑仙体,自然照见本我。此时种种,只是皮囊。’
    ‘好一个此时种种,只是皮囊,就凭你们今天这番话,今后的成就必定不下于我,人仙有望。倒是我多虑了。记得你们今天说的话,路是自己选的,就算是再难再苦也怨不得别人,跪着爬也要爬到尽头!’满头白发的墓碑终年没有表情,此时却闭着眼睛笑得如春雪初融,看得笑老人和哭童子目瞪口呆,原来一个男人的笑容竟能如此温暖!
    ‘不过,黑虎十有八九是你们的小师叔,都是同门,怎么也不能坐视不理,否则今后怎么与他相见于师尊面前?把那些元修的基本常识都给他拓印一份吧,你们那个师组……哎!’墓碑叹息一声,有种捂脸的冲动。
    哭笑二人满面都是无奈,却不得不接受有一个菜鸟小师叔的事实,应承下来。
    墓碑想了一想又道:‘最好偷偷给他,不能表露身份。限于赌斗规矩,我们都不得插手黑虎之事,怎么做你们比我在行。黑虎的身份虽然还没有最终确定,终归是天王一脉,要是有人敢乱伸手
  破坏规矩,你二人也不必客气!’
    哭童子无奈道:‘这是要给小师叔当保姆呗?’
    笑老人接道:‘还是做好事不能留名的保姆……这也太憋屈了吧?’
    墓碑迈步而行,只留下一个字:‘嗯!’。
    哭笑面面相觑,真正哭笑不得。
    燕三又在血腥斗场厮混了几天,因为自己‘名声在外’,陈半耳也跟着被血腥斗场熟知,都知道这个不要脸的猪猡大佬藏了个更臭不要脸的化罡体修,就等着有人送钱。这样的结果是,再没一人跟陈半耳赌斗了。要说血腥斗场里三阶高手的大有人在,能打上冥虎榜的也有那么几位,不过蛮熊和铁拳这两位有能力上冥虎榜的高手相继败在燕三手下,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这小子根本就有冥虎榜的实力,在血腥斗场纯属消遣!
    忒欺负人,当谁傻呢?!
    陈半耳不由心内感叹:前几场赢得太多,暴露了啊!冥虎狱中聪明人太多,傻子都不够用了!
    当然这都怪燕三藏得太深,让他也跟着心惊肉跳了一回,如果早知道燕三有如此实力,陈半耳必定放长线钓大鱼,细水长流赢他个落花流水。然而事实却是:燕三自己都不知道‘化罡’这回事,在没有‘偷师’的举动之前,靠着本能战斗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哪一场战斗稳赢。
    又一场战斗结束,燕三昏昏欲睡,今天能‘学’的新鲜东西完全没有,白来一趟了。他心里下定决心,明日起开始打冥虎榜。正思虑间,身后一行三四个人笔直向自己走过来,为首一人双手抬高,随意向陈半耳和燕三肩头拍来。
    陈半耳和燕三都是趴伏在血腥斗场的栏杆上,陈半耳被拍个正着,燕三肩膀自然而然微微一虚,元力蓄势待发。而后心中一动,却是让那手也拍在肩膀上。
    以自己的感知,这人没什么敌意,只是打招呼那种,而且……是个熟人。
    ‘哈哈……两位都在啊。半耳兄弟,有没有兴趣再打一场?’缺牙李满面堆笑,裂开嘴里残次不齐的牙齿,满嘴跑风地道。
    陈半耳眼睛顿时一亮,道:‘怕你怎地?上不封顶,来呀!’
    这丫算是想明白了,燕三的‘钱途’堪忧,现在是能捞一笔就不要客气,往死里捞,谁知道下一笔是什么时候呢!
    ‘半耳兄弟说笑了,就是随意玩玩,调剂一下心情。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要那么冲动嘛……还是老规矩好了,其他赌注都不接,就咱两个对赌。’缺牙李道,眼神里却满满都是‘你忽悠谁啊?!’。
    ‘一千元晶?你我好歹都是一方人物,打一场就一千元晶,你好意思吗?’陈半耳不齿道。
    ‘那就算了!’缺牙李毫不受激将,转身就走。
    ‘哎……别介……一千就一千,赌了!’陈半耳急了,蚊子腿也是肉啊,这都好几天没开张了
  。
    血腥之地也没什么契约文书,都是要脸的人物,两句话一说,燕三翻身跳下斗场,缺牙李这边也跳下一人,却是个竹竿一样的汉子,身形又高又瘦,风一吹就倒的模样,头上还戴着个不知道哪里寻来的铁头盔,把面目遮挡了。
    这铁盔应该是大唐军伍的东西,一般小兵还没资格带,混铁打造,把头颅包裹得严严实实,正面还有一块可以伸缩的面甲,此时也被竹竿男放下,只在缝隙里漏出两点无神的眼睛。
    如此神秘兮兮,看得陈半耳心下有些不安。不过想想才一千元晶也就算了。
    ‘哎……’
    还没开打,铁头人就有气无力地叹了一声。燕三与他间隔五米,顿时有点发蒙:‘这都什么情况?还没动手呢,怎么还叹上了?’
    ‘先慢动手,你是要文打还是武打?’铁头人一只枯瘦的手臂高高举起,带着哭腔道。
    燕三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奇道:‘什么叫武打,什么叫文打?’
    铁头人道:‘武打就是你我各凭本事,直接厮杀,你揍我,我揍你……不过我下手控制不住,怕打死你,还是算了。’
    燕三有点哭笑不得,心道:‘这牛吹的!就你那风吹就倒的身形,哭哎哎的气势,也不怕风大闪了腰!’不过心内还是慎重,人有古怪相,必有古怪能,元修世界更是千奇百怪,阴沟里翻船的不在少数。当下道:‘文打又如何?’
    铁头人道:‘文打就是我打一套,你看。然后你打一套,我看。自认为不如的,直接认输。’
    ‘比招式?’燕三皱眉道。这可是自己的弱项,菩萨蛮无招,自己学了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东拼西凑其实都是枝叶,并没有完整套路,什么时候用得看当时什么情况。看来这个铁头人是‘套路’高手,实战可能不怎样。这是挖个坑叫自己跳呢!当下决定,要是比招式,那就直接武比!
    真当我没读过书?好歹也是童生,虽然没去考过。
    ‘当然不是,花架子有什么好比的?自然要元气附加,每一招一式都是实的,跟真正打斗一样用全力。’铁头人眼眶中白色一闪而过,貌似冲燕三翻了个白眼?
    这是被鄙视了啊!燕三愕然,心中好奇也被调动,道:‘好,那就文比!谁先来?’反正自己以偷师为目的,不是比花架子的话,有破虚之眼在,实战与近距离观看也没什么差别。
    ‘尊老爱幼,长幼有别,那就我先来吧……哎!’铁头人惨兮兮地道,说完又叹一声,好像有人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一样不情不愿。
    燕三后退,直退出十米开外,铁头人寂然不动,良久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博个彩头,一万元晶。另外再加一枚秘籍骨书;你输了也加一条……今后见了我转脸就走,装作看不见!’
    铁头人从腰间掏出一个小袋子,丢到一旁。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58506_470219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