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半世影歌 > 第二四一章 归顺子没

第二四一章 归顺子没

        浓烟四处弥漫,呛得人眼泪直流,烟雾中充满着粮食被烧糊的味道。黄尚手提黑龙剑,不再理会那些到处乱窜的乌兰国士兵,在黑暗之中凭借火光四处寻找卢定魁以及南宫裳的踪影。

        不知为何,他心中一直牵挂着南宫裳。

        南宫裳跟在他身边,他也不愿意,老是嫌弃她跟着自己。

        但现在南宫裳和卢定魁一起去烧攻城架,不在自己身边,他的心里反而有一丝丝空落,似乎失去了什么。

        他在担心她!

        连黄尚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在他的心里,开始有了位置。

        一片喊杀声之中,一个乌兰国将领模样的人,带着二三十人,正在拼命围攻着数人,黄尚放眼一看,那些被围攻的人正是卢定魁。

        南宫裳此刻披头散发,两眼闪着坚毅而绝决的表情,手里挥舞着短剑奋力抵挡着那些长戟的乱攻。

        此时的南宫裳,体力已经不支,手上的动作明显要比平时慢上一招。

        一只长戟刺向了南宫裳,而另外一只长戟则扫向了她的屁股!

        如果在平时,又或者是黄尚的话,能够在格挡正面攻击的同时,还能躲开扫向屁股的攻击。

        但南宫裳似乎没有看见扫过来的长戟,完全没有躲闪的意思,咬着牙黑着脸拼命抵挡着正面的攻击。

        “噗!”

        ”咔嚓!”

        那个横扫的乌兰国士兵,被急速施展天影步赶上的黄尚的黑龙剑一剑削掉了脑袋。

        他也不想杀人,但战争就是这样,如果你不杀人,你就会被杀。

        所以说战争是狂人的制造机器。

        人天生对杀同类是有恐惧心里的,但很多人经过战争之后,变得冷漠和无情。

        而与此同时,南宫裳的萝裙,却被长戟扫中,裙边被扫开一条长长的口子,一股鲜血从她的大腿左侧喷涌而出!

        “哎呀,好痛啊!”

        南宫裳毕竟是一个女孩,感觉到钻心疼痛的她不管不顾,弯腰伸手去捂住自己左大腿左侧,开始嘤嘤的抽泣。

        黄尚奋力挡开她身前攻击来的长戟,低头一看才明白。

        原来在她的身后,一位胡子花白的老人躺在中间,他的胸前血红一片。

        他自然就是南风子,只不过黄尚不认识。

        “卢大哥,带着人快走!”

        黄尚大声的吼叫着,手里的黑龙剑舞得呼呼风起,瞬间数柄长戟再次被他生生的削断。

        “师妹,快带师父离开!”

        混乱之中,归顺子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手里的长剑奋力的格挡着。

        无相谷不注重武道的修炼,无相谷的弟子的武道都很一般,主要是强身健体和对于一般的山匪。

        连南风子都不大会武道,何况他的这些弟子。

        卢定魁俯身背起南风子,开始朝北狂奔。

        “哼!想跑!”

        那个武将模样的人完全不管其他人的阻拦,几个飞跃追上负重行走的卢定魁,手里的长戟朝南风子的后背刺去。

        “噗!”

        长戟刺中的不是南风子,而是归顺子!

        “快走!”

        归顺子嘴角淌着鲜血,双手却死死的抓住了刺进自己胸口的长戟。

        “呀……!”

        已经彻底疯狂的黄尚,天影步催动到了极致,飞身上前,将正奋力想抽出长戟的将领一剑击杀!

        黄尚一不做,二不休,收好黑龙剑,抢过长戟,开始了他的大肆杀戮。

        冲天枪法,此时被黄尚完全的使用了出来,左挑右刺,左冲右突,上下翻飞,砸、刺、挑、撂、抽、劈、推、挡……。

        只见不停有乌兰国士兵的尸体倒在他的长戟下,不断有新的士兵加入,但结果都一样,一样的很快倒下。

        对于杀疯了的黄尚,他的脑海之中,现在只有杀戮,只有一个字,死!

        “快跑,大西国大军杀过来了!”

        不知道谁扯着嗓子喊了一声,顿时原本围攻黄尚的士兵顿作鸟兽散,趁着黑烟和混乱,四散逃离开去。

        等黄尚渐渐冷静下来,手里提着长戟四望时,周围除了寥寥零星的战斗,就是不断燃烧的大火和乌烟瘴气的黑烟。

        南宫裳蹲在归顺子的旁边,短剑放在一边,肩膀一耸一耸,正低低的抽泣。

        “让开,我背他走!”

        黄尚粗鲁的一把扯开南宫裳,俯身下去就要抱起归顺子。

        “不用了,咳咳……。”

        “你…想必…就是…师妹…说的…那…个人…吧,咳咳,很幸…运…我死…之前…还…能…见上…你…一面…咳咳……师妹,师父….被…偷袭,受伤…很重,他还…有…很多…事情…要…交代…给你…咳咳……”

        “别说话,快跟我走!”

        黄尚转身叫来两位侍卫,架着南宫裳朝北出军营,自己则背上归顺子,一路狂奔。

        “这位大哥,挺住,很快就到了,挺住啊!”

        “咳…咳,不必…费心..了,我..知道…我活…不成…了,师妹…果然…没…看错,我…师父…也没…看错,好样…的,小…兄弟。”

        归顺子在黄尚颠簸的背上,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着。

        “我…师妹…个性…比较…要强,你…以后…一定…要…多忍让,多…关心…于…他……。”

        奔跑之中的黄尚没有心思听背上归顺子的唠叨,加速朝上岸的地方跑去。

        “胡统领,哨兵来报,南边两里有大批的乌兰国援军前来,是否撤离!”

        “马上撤走!”

        黄尚简单而快速的给龚跃武下着命令,自己则飞快的深一脚浅一脚的朝前奔跑而去。

        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背上的归顺子已经不再说话,整个身子软绵绵的伏在他背上,他的衣衫早就被浸透,不知道是汗水还是血水。

        停在岸边的十来艘小渔船,开始了紧张的工作,最先一批上船的自然是受伤的人。

        黄尚将归顺子交给龚跃武,自己又领着人朝回奔去。

        毕竟要将全部的人送到对岸去,需要不少的时间,而十来艘小船,每次最多也就八九十人。

        好在乌兰国的援军来到营房之后,没有再继续追杀。

        天色黑暗,援军也是仓促组织起来前来救援,人数也不太多,一千多人。

        再加上周围黑漆漆的,要是对方在外面设伏,这一千多人岂不是肉包子打狗么?

        这种环境,这种夜晚,没有哪个带队的将领敢冒这个风险前去追杀。

        再说他们的任务只是救援,任务完成了,又何必拿自己的脑袋去冒险呢。

        正是因为这样,才让黄尚的人,一泼又一泼的安然撤回到了小渔村。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56707_193311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