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半世影歌 > 第二二六章 山雨欲来

第二二六章 山雨欲来


        南风子在清水河东侧周作军营到处看了很久,最后只给周作说了两点。

        第一,此时正值夏季尾声,河水虽然不是特别湍急,但宽阔的河面,卷滚着泥沙的河水,依然无法过河。所以南风子建议暂缓攻击,等入秋甚至入冬之后,河面变得狭窄,再制作小船即可找河面最窄处过河,能最大程度的拉大对方的防御线。

        对于南风子的建议,周作也采纳了,命令大批的军事,在东岸大肆采伐木头,将砍伐的木头全部堆积在岸边,却没有任何造船的动作。

        周军的这些动作,自然会被对岸的巴特军队所察觉。

        南风子的第二个建议是夜袭,对于南风子的这个提议,周作没有认可也没有反对,只是微笑。

        之后南风子就不再言语,每日在几位保护他的兵士的陪伴下,在军营内到处转悠,偶尔会到东岸,遥望西岸巴特的防线。

        说是保护他,其实就是在软禁他。

        后来归顺子从天阳城偷偷的溜过来,只不过他不是从清水河桥过来的,那儿连一只飞鸟都难以飞越。

        他是绕道上游十几公里,找了一个船家,给了不少报酬,趁夜色过河。

        他的到来,周作很欢迎,但南风子却很恼怒。

        这日,南风子和归顺子站在河边,几位兵士懒洋洋的站在远处看着两人。

        河风轻柔,吹动着南风子花白的胡须,衣襟随着风微微荡起。

        南风子回头看了看几位兵士,又看了看人声鼎沸、连城一片的周军军营,微微的摇摇头。

        “师父,你为何摇头?你说周作会等到你说的入秋之后甚至冬季么?”

        归顺子朝前一步低声问。

        “这周作不简单啊,他有他自己的想法。”

        南风子停顿片刻,低着头。

        “你看这架势,会等到冬季么?”

        在军营中央,一排排全服铠甲的战车,在光线下面熠熠生辉,每辆战车的前方,都是全身护甲的马匹。

        而在这些战车的不远处,堆放着数十个巨大的滚轮,这些铁滚轮全部都是由生铁铸成,重愈万斤。

        “师父,你是说这些都是用来强攻的装备?”

        归顺子本想用手指,手伸出一半又垂了下去。

        “桥宽十丈,可以容纳两个大铁滚,这些铁滚就是用来对付桥上那些障碍物的,再者这些圆形铁滚,在众人的推动之下,不会太费力气。”

        “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如果敌方使用弓箭攻击,则可以暂时躲藏到铁滚后方。”

        “师父,那那些战车作何用处?”

        归顺子又问道。

        “一旦桥头的障碍被清除掉,那些两边带着尖刀的战车,会第一时间冲锋上去,冲击敌方的第一道防线,之后才是盾兵和长枪兵。”

        “唉,能够想出并造出这些攻城战车的人,普天之下恐怕只有一人。”

        南风子叹息一声,不再说话。

        “师父,机甲可是我无相谷的不传之秘,还有谁会?”

        “非也,这些不是机甲,而是车甲,至于谁会?呵呵。”

        南风子捋了捋胡须,良久方才说出三个字。

        “你师叔!”

        “好了,别问了,我昨日令你给裳儿的信息,有回音了吗?”

        “师父,昨夜被看护得紧,我今早…今早才发出去的,不知道师妹她……。”

        归顺子紧张的说。

        “唉,一切皆是天意,如果对方的注意力被吸引到那些木材上,误以为周作短时间内不会发起攻击,那就麻烦了。”

        黄尚和寒飒以及贾云龙在山林之中一路朝北,大约一个时辰之后才出得山林,寻得路边驿站,挑了三匹马直接朝天阳城驶去。

        在路上因为黄尚的骑马技术太糟糕,几次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所以寒飒和贾云龙才不得不时不时的停下来等待。

        这全是因为安定场周围多为山林,虽有马匹,但多为驮运物件使用,很少有用来骑乘用,当然衙门官府除外。

        待三人回到南门时,城门外摆放了无数的阻马桩,套绳,撒了无数的铁蒺藜。而城门也严严实实的关闭,城楼上一字排开手持长弓的兵士。

        城楼上的守卫一见是寒飒,快速飞奔前去通报。

        不一会,一位身穿红色披风,腰胯长剑的男子出现在了城楼上。

        “寒将军,发生何事?”

        城楼上的男子喊道。

        这人怎么这么面熟?似乎在哪儿见过一般,但黄尚现在已经有一些些头晕脑胀。

        “常将军,暂时说不清楚,让这两位老弟进去,给那位老弟治疗,我现在去东门。”

        寒飒勒住马,指了指贾云龙。

        黄尚这才发现,贾云龙的后背一片血红,脸色略显苍白,在他的左后肩,还斜插着半截断箭。

        “记住,任何军队绝对不能放进城去!”

        寒飒说完拍马朝东门而去。

        城门很快打开,从里面出来几十位兵士,几人将贾云龙抬起,其他人则异常警惕的朝城外张望着,倒拖着兵器保护两人进城。

        贾云龙被抬去治伤,男子将黄尚叫住。

        “还记得我么?”

        男子将左手从腰间的长剑上挪开,动了动左手臂。

        “哦…我好像…好像在香楼…见过你,见过将军!”

        黄尚突然想起,自己那晚随叶言默去香楼,就是这个人出面阻止了肖雨笙和朱二常的斗殴。

        “不仅仅在香楼吧,你好好想想?哦,不考你了,你身上是否有丝帕?”

        男子很怪异的问道。

        “你是常…丹秋将军?”

        黄尚这样问,不是凭空乱说,因为当初在两界山,那名中箭的男子,和这人很像,但因为当时是黑夜,对他的面容看不清楚。

        这男子又在问他丝帕的事情,那张绣有鸳鸯的丝帕,也只有当初那人给他。

        加上刚才寒飒称呼其为常将军,那便是了。

        “正是在下,我不是嘱咐过你,来崇仁府么?”

        常丹秋异常热情的上前,转身招呼两个兵士过来。

        “你先休息,我等会再来找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黄尚并没有随兵士离开,而是简要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大西国骑兵冲杀一事,告诉了常丹秋。

        可能由于太过疲劳,也许是忘记,黄尚居然忘记告诉常丹秋关于轱辘的事情。

        “这么说来……寒将军是担心…,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麻烦了。”

        常丹秋一拍大腿,脸痛得扭曲起来。

        “来人,速去东边巴特将军大营打探,另外加派人手,准备弓箭和滚石,严密监控四座城门,没有我的命令,不得随意放人进出,其他的随我去东门。”

        常丹秋和寒飒属于一个性格类型的人,就是做事不拖泥带水,雷利风行。

        (最近状态不好,写得有点乱...)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56707_193311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