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半世影歌 > 第一六二章 羞于启齿

第一六二章 羞于启齿


        天刚蒙蒙亮时,三人才狼狈的下得山来,在山脚下的一户人家里,凭借着龙缈思的天才表演和恐吓,三人勉强的安顿下来。

        刚刚吃过简易的早饭,龙缈思用身上不多的银两将农户主人支走之后,空虚道长又将二人叫到面前,他自己则侧躺在木床上,不停的喘气咳嗽。

        “小伙子,咳,我预感自己的大限将至,而山上的那些人迟早会发现那个通道追下来的,所以留给我的时间可能不多了,之后你们可自己离开,不用管我。”

        “我空虚这一生,唉,没奈何,我只对不起两个人,一个就是我提到过的如一道长,因为我的过错,他才会进入道观。”

        “如一道长原是华天国吴州城的一名铺头,我也是吴州城的一名……公子!”

        空虚道长停了一停,开始讲述他的过去。

        黄尚和龙缈思则安静的坐在空虚道长的面前,听他讲述他的往事,因为他们也看得出来,现在的空虚已经到了回光返照的阶段了,连爱插嘴问话的龙缈思都老老实实、安安静静的坐着。

        “我此生别无所求,如果有朝一日你能寻得如一道长的后人或者后背,请代我向他谢罪!”

        “老爷爷,你刚才提到的女子,叫什么妙香的人是谁啊,她的武道厉害吗?”龙缈思还是没有忍住发问。

        本来比较平的空虚道长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不停的咳嗽。

        龙缈思没有理会黄尚埋怨的眼光,又再次发问:

        “您既然是一位富家公子,为什么要到道观去呢?”

        空虚道长好半天才停歇下来,哆哆嗦嗦的从贴身衣服中拿出一只墨绿色的玉簪,两眼凝视着久久不语。

        “好罢,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

        空虚道长又把那只墨绿色玉簪放回了自己的怀里,清了清嗓子,开始缓缓的叙述,他的表情随着他的讲述而不断的变化着。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黄尚一行三人已经下到山下,而朝天观里面的搬移废弃石块,清理现场的工作也终于结束。

        琉璃终于站在了山洞口,眼光朝着山坡下仔细的搜索。

        “居然有秘道,看来已经离开多时。”

        琉璃喃喃的回头吩咐:

        “尔等即刻回师古尔里吧!”

        “公主,您呢?”军队的将领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好不容易找到公主,如果再让她离开,他们回去不好交差。

        “怎么,你们要跟着我?也可以,我去天阳城,那里正在交战,巴特将军可能正需要你们前去冲锋陷阵呢,走吧!”

        众将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不再言语,也没有跟上去。

        回古尔里呆着,绝无性命之虞,而去天阳城……。

        “公主,我们本属于乌里忽将军麾下,这去天阳城支援巴特将军这个事情吧,属下还是觉得需要回去先禀告乌里忽将军再做定夺更合适一些,你们说呢?”

        一个将军终于找到了一个不去天阳城的理由。

        “就是就是,我们就是担心公主的安危,再说我们回去也不好交差呢。”众将立即随身附和,谁也不想去战火纷飞的地方冒险,甚至送死。

        “嗯,也是,那你们速速回去禀告乌里忽将军吧,喏,把这个带上,就说是我说的。”

        “如果你们还不放心,他跟我去天阳城总可以了吧。”

        琉璃用手指了指站在旁边冷眼旁观的尚志。

        琉璃把一个玄铁令牌丢给了将领,她身上还带着一个红狼令牌足够了,至少在大西国境内是畅通无阻。

        “如此甚好,收队!”

        琉璃延着沿路走下来,在一片清凉的水洼处,她俯下身,从怀里掏出一张极薄、透亮的薄膜一样的东西,仔细而小心的理了理,面对着水面朝自己的脸上贴了上去。

        尚志则双手抱在胸前,似乎若有所失的样子。

        琉璃这样做,不仅仅是在改变自己的容貌,而是她发现一直有人在跟踪她。

        跟踪她的人就是南宫裳,琉璃在洞口时就被南宫裳给瞄上了。

        要说到跟踪和反跟踪,南宫裳的水平可就和琉璃差远了。

        在判定自己尚无危险之后,琉璃站了起来,一边假意欣赏满山的野花,还不时用手故意折几根树枝,和尚志故意的说笑着。

        “老爷爷,你刚才说陈妙香武道那么厉害?你和她一起练的什么功啊?为什么你现在成这样了?她人呢?”

        龙缈思似乎没有听得明白,连珠炮一般的继续发问,完全不管气喘吁吁的空虚道长脸色已经开始发白。

        黄尚责怪的瞪了龙缈思一眼,去给空虚道长倒了一大碗开水过来,空虚咕噜咕噜的将碗中的开水一饮而尽,抹了抹嘴唇。

        “有一些事情,我是准备带到棺材里去的,呵呵,现在看来我死之后注定住不上棺材了,那就不带走,全告诉你们吧,只是……只是这件事情实在太……羞于启齿!”

        “如一道长原名龚震,三十多岁而未娶妻,而我比他稍长十岁。”

        “记得有一年,他外出办案,路经一山路时,正巧救下了一个受伤严重的美艳女子,这个女子就是后来的陈妙香。”

        “龚震的武道极其平常,至少对于我来说,在我大约四十岁的时候,我的武道……嘿嘿,不是老夫夸口,在整个吴州几乎难逢敌手,甚至在华天国都是赫赫有名!”

        说到这里,空虚道长脸上露出了少有的满足神情。

        “所以龚震经常找我学习武道,而我当时家境殷实,又爱结交朋友,所以很快我就和他熟络起来。”

        “有一次他为了表示感谢,请我到他家吃饭,我才认识了他的内人,就是这位陈妙香,当然这都是他把她就回来一两年了。”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龚震根本不知道陈妙香是受的什么伤,陈妙香也不让他去请大夫,说一些小伤,自己会慢慢的好的。”

        “后来陈妙香也许是为了报恩吧,嫁给了龚震,是不是英雄救美,美人报恩啊!”

        空虚道长说着说着又开始咳嗽。

        “就是啊,多好的故事,多好的结局!”龙缈思一脸花痴相的说。

        “你别乱插嘴,如果真这么简单,老道长怎么会伤成这样?”

        黄尚不满的嘀咕了一句,就不再言语。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56707_193310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