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半世影歌 > 第一零零章 美人像

第一零零章 美人像

        黄尚抬起头,伸出双手在四周胡乱的摸索着,四周除了坚硬而湿漉漉的岩石壁之外,别无他物。

        他又举起双手在顶部摸索着,坑道顶部似乎和岩壁不一样,不是整体一块。

        黄尚心里一怔,继续延着那些交合处摸下去,才发现顶部是比较规则的石头,就像地砖一般。

        当他的手摸到一个缝隙时,一股凉风从缝隙里吹了出来,虽然坑道中温度本身也不高,但那股细微的风吹到他的手上还是让他感觉到了。

        喜出望外的他双手托住顶部的石板,尝试着朝上推去,石板似乎有一些松动,石板的边缘簌簌落下稍许的灰尘,流落在他的脸上。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黄尚不再犹豫,双手托住石板用力朝上猛的击去,石板居然跳动了一下,发出咚的声响。

        这声突然响起的沉闷响声,让本来一直响起的脚步声居然停了下来。

        黄尚再次双手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顶部的石板缓缓的托起,朝边上移去,石板之间相互摩擦发出呲呲的声音,陡然那个脚步声似乎发觉不妙,加快脚步朝黄尚所在位置而来,那双绿幽幽的眼睛陡然出现在了坑道的尽头。

        老头快速的冲到坑道尽头,一双长满长长指甲的骷髅一般的手张开着,嘴角留着鲜血,四处张望,两只绿幽幽的眼睛在黑暗中犹如两个宝石一般明显。

        老头四处环顾之后,脑袋猛的一抬,发现头顶尚未合拢的洞口,陡然跳起,一只手牢牢的抓住顶部洞口的边缘。

        “啪”

        一块石头突然砸在那只扣在洞口边缘的枯手上。

        啊的一声,老头负痛之后手一松,但另外一只手又奇快的抓住另外一个边缘,双脚一蹬,半个恐怖身体已经上得洞去。

        躲在洞上方的黄尚岂能容他上来,手中那块玉玺闪电一般砸向老头的头顶。

        老头饶是武道高深,但是从坑道朝上升腾,加上又是在黑暗中,猝不及防,幸亏老头长期在黑暗中生活,反应过来时虽然已晚,但至少避开了玉玺致命的一击。

        那块同样闪着微弱绿光的玉玺没有拍到老头的天灵盖,却拍到了老头的脑袋边缘。

        “呲!”

        老头闷哼一声之后仍然不愿意放手,情急之下黄尚猛然的挥动手里的玉玺,不停的强力击打着老头的脑袋,在黄尚的连续快速的击打下,老头负痛不得已放开手,整个人从上面掉到了坑道。

        正当老头翻身准备再次攀爬上去时,洞口已经被黄尚推动石板缓慢的遮盖住。

        黄尚努力将石板推回原位之后,还是不放心,一屁股坐在了石板的边缘,任凭老头在下方不停的击打着石板。

        老头的力道似乎大得惊人,饶是黄尚整个身体都坐在石板上,石板居然被老头打得不停的朝上振动,几次都差点将黄尚的身体震开。

        幸运的是,无论老头如何击打,那块石板居然犹如铁板一般。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下面老头疯狂的击打终于停歇,但黄尚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仍然坐在石板上。

        在这样一个空间中,人完全是没有时间概念的,黄尚就这样呆呆的坐在冰凉的石板上,举目四望,才发现自己坐的地方,是在一个坑道的尽头,由于里面没有光线,只能模糊的感觉到这里还是一条甬道。

        黄尚正准备伸手摸出火折子,眼光突然停留在被他丢在一边的乌兰国玉玺上。

        原本微微泛绿的玉玺,此时突然光芒大盛,借助玉玺散发出的明亮绿光,黄尚才发现,玉玺的底部和一侧,满是红殷殷的液体,那些液体正缓慢的渗透进玉玺。

        龙老头的乌兰国玉玺,还能吸收人血?

        当然这些血就是那个疯老头脑袋上的血。

        正当黄尚为照明的问题得到解决而高兴时,那个玉玺周围的鲜血被玉玺吸收完毕之后,再次闪烁一下强烈的绿光,然后逐渐变暗,整个环境又回到黑暗之中,只不过那个玉玺在变得黯淡之后,虽然依然发出的是微微泛红的幽绿光芒,但似乎比刚才亮了一些。

        也许是自己的错觉吧。

        黄尚没有心思去思考玉玺的问题,借助玉玺刚才光芒大盛之极观察到的周围情况,黄尚起身快跑两步,将旁边一块石头吃力的抱了过来。

        陡然那块石板被顶开半寸,一只枯手从顶开的边缘伸出,扣住地面。

        由于黑暗的缘故,吃力抱着石块的黄尚并未发现异常,他走到石板边缘,重重的将石块放下。

        当黄尚将石块放下之后,又陆续的摸索着找了几块石头,胡乱的堆积在石板上方,完全没有注意到地板下面坑道出现的沉重的惨叫声。

        暂时躲避开老头的追杀,静下心来的黄尚思考着该如何才能离开这个莫名其妙的坑道。

        他转身将还泛着微光的玉玺再次放入腰间,摸出火折子照亮了一下,看清楚坑道的方向之后,开始灭掉火折子,摸索着朝坑道尽头走去。

        火折子就是用易燃的草纸人为的加个外筒,造成缺氧环境,让明火变成火星。然后打开盖子,火星重新获得足够氧气,开始重新燃烧。毕竟火折子只是临时使用,否则很快草纸就会被燃烧掉,就像打火机一般,用打火机主要是为了点火,但如果用打火机照明,不仅效果不好,而且很快就会将汽油用完一个道理。

        即使用来照明,也照不了多大的范围。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除了自己摸索前进偶尔碰到地面石块发出的声音之外,就是自己沉重的喘息声。

        偶尔用一下火折子,一是观察周围的情况,二是为自己壮壮胆,即使这样,火折子很快就被用掉一半,而这该死的甬道,似乎还是没有一个尽头一般。

        正摸索前进的黄尚突然踢到什么东西上面,那东西被黄尚的脚一踢,发出叮当的声音之后倒地,咕噜着滚动了几次之后停住。

        黄尚再次逃出火折子打开一看,那个被他踢到的东西大约尺长,全身散发着金黄色光芒,显然为黄金铸就。

        黄尚上前将那件物体拾捡起来,仔细观详才发现,这是一个黄金铸造的人像,人像为一穿着华丽衣服的女子形象,整个塑像雕刻得极其细致,连头发和眉毛都仔细的刻画。

        从远处看这个塑像极其的妩媚,穿着纱罗裙裳,似在偏偏起舞一般。

        黄尚将塑像翻过来,在塑像的底部,一个小洞深不见底。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56707_193310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