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大梦追万古 > 第二十九章 掌水观神象,飞天辨识图

第二十九章 掌水观神象,飞天辨识图

        半柱香的功夫,古九渊已于青霄客栈附近的柳颐街将干粮置办妥当,预备一天的量。

        两斤牛羊肉干,一摞烙饼,有十几个,水果干果少量,清牛奶打灌小两壶。

        或许是因为从小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原因,尽管身上银子富裕,有人临行前还刻意嘱咐了无需束手束脚,古九渊也没有大手大脚地去买,只是比以往出手大方了些,但仍是精打细算。

        银钱由来自然是张家。

        ……

        靖屿湾角靠海,夜空呈淡蓝之色,白云朵朵点缀清明,独有寥寥几星,星光不觉间落得颓势黯淡。两相对比,蓝天白云就显得喧宾夺主。

        青衣少年背着行囊,坐在湾角靠海处望澜庭的栏杆上,鬓角两缕白发随清风拂过脸颊,灿如星辰闪耀的双眸望着星空,普罗且苍白的脸上流露出淡淡的愁绪。

        三月将至,不知不觉间,古九渊来到金阳赤渊中已有十三日,从与纤洛言谈话语中,他也知晓了天斗拳磨练己身的成果。

        一品武师,堪堪入门。

        他亦明白不能好高骛远,修行的仙师路要一步一步去走,可是如此离乡背井,实在忧愁难免。

        古九渊取下绑缚腰际的马鞭,抬头望着夜空,掌心不自觉地轻轻摩擦握柄,思绪飘荡,那些曾经的往事,似乎已经过了许久。

        饱含沧桑的情感落在这张稍显稚嫩的脸庞上,本不协调,但当目光投在少年鬓角的白发,以及单薄的身躯上,又是如此契合,自然天成。

        当想起某个红霞满天的黄昏,娇俏可爱的小姑娘沐着霞光蹦跳着,笑容灿烂而行,少年不禁莞尔。

        他翻身跳下栏杆,准备去寻天伦与翦枝。

        收拾心情,整理思绪。境界要一层一层破,道基要打得牢,路仍在脚下走。

        仙云瀑离此不过数百丈,古九渊寻人问路,不大会儿功夫就到达目的地。本打算直奔离化渡口的少年,对于翦枝与垂钓老翁口中的奇地奇景,心中多多少少还是存在少年心性的些许好奇。

        兜兜转转,绕至一处被当地称作灵陨山的后山,此时虽说已是入夜,可繁嚣之象依然尤盛,影影绰绰。

        古九渊跟着人流走在灯火璀璨的夜行道上,半点不起眼。他一袭青衣,行囊斜挎,眼睛随人流注视前方透着亮光,烟雾弥漫,吼叫惊声不断的山坳处,眸光熠熠。

        山坳边缘有条小径,通往一座佛寺,寺门大开,从外观内中格局虽小,却将佛殿大堂的镀金佛陀凸显的尤为庄严大气。

        古九渊走近,稍顿驻足,或许是灯火透亮的原因,眼睛微眯,便看清了寺门上古朴匾额的文字,大篆功底深厚,字字苍劲有力,栩栩如生。

        梵清陨寺。

        听着周围数人夸赞言辞“大气磅礴、活灵活现、妙笔生花……”,古九渊暗暗记在心里,大块头孟禺说过“在外行走,要多听多看。”,也说过“祸从口出,谨小慎微……”。诸如此类,他没有发言权,依类照做,边学边揣摩边求证。

        古九渊驻足在小径路口正想着,“阿弥陀佛”,一声轻扬和善的佛号在其耳边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古九渊回头,望向身后不远处正缓步走来,单掌持佛礼的光头小僧,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恢复如常,等待下文。

        小僧和善一笑“施主是第一次来到仙云瀑吧?”

        不等少年回复,小僧神色一动,笑容更加和善,接着说道:“贫僧乃本寺的引客僧,施主初次来到此地,想来也是要去仙云瀑,不妨由贫僧引领观瀑如何?”

        听到眼前小僧的示好询问,古九渊眉梢微微一皱,心中思量着。

        小僧笑而不语,耐心等待答复。

        片刻,他微微一笑,道:“敢问小法师法号?”

        小僧一愣,接着再施佛礼,笑道:“贫僧法号戒贪”。

        古九渊不动声色的瞥了小僧一眼,心中思定“不必麻烦小法师了,古某虽是初到此地,但已有友人在此游玩,眼下寻得便一同而行就好,不必麻烦法师了。”

        小僧听到对面少年婉拒之言,目中失望之色一闪而过,笑容恢复如初,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如此也好,那贫僧就不打扰施主雅兴了”。

        古九渊听到此言,也笑着抱拳还礼,然后转身离去。

        当少年随着人流消失在夜幕中,光头小僧仍旧站在路口处,此时的他白净的脸上笑容收敛,双眼微眯着看向少年消失的山坳处,挠了挠后脑勺,喃喃低语:“难道是贫僧的灵觉所感有误?”

        许久,小僧仍想不通心中所惑,便有些悻悻然地向梵清陨寺走去。守门的武僧一见距离寺门不到三丈的小僧,心中一凛,快步向前就要行礼恭言,小僧一摆手,径直向内院走去。

        留下一脸敬畏,依旧如往常般行礼的中年武僧。

        山坳处,人头窜动,不大的地方挤满了各种服饰的游人。前方半截不高的断山一条如同白幕的云瀑流水潺潺,倾斜而下,灌入青葱杨木包围的水池中,即便是在这样的黑夜,水下鱼儿,石头,杂草,一目了然,就连夜空星辰,以及众人倒影,清晰可见。如此奇景,令人惊叹。

        水池西边,围拢了很多人,吵嚷声尤为大,众人半包围中,蹲在池边的两人,一名俊俏少女,一位年幼男童,在二人上空有两只背生两翼小巧白象,盘旋飞舞不停。

        二人对周围事物不为所动,正聚精会神地凝视着少女手中捧着的一条刚刚抓住的短小鲤鱼,四目中透着兴奋。

        “小哥,那里发生了何事?怎么如此多人围在一起。”古九渊来到此地闻名的仙云瀑,首先引起他注意的就是一群围拢在一起的游人,随即不解的拦下身旁一皮肤黝黑的青年谦逊地问道。

        “你是外地来的吧?”青年盯着眼前的少年,目光闪动。

        古九渊笑着点头,摆出不解请教的姿态。

        青年对少年的姿态很满意,不由得笑容浮现了几分“仙云瀑在我们本地存在不知多少年了,对于我等凡俗之人来说,只是观游的奇地而已,可是对于修行之人来说就大不一样了,此地有另外一个名字,赋根池,据说修行根骨资质一般者,若掌中掬捧池水,诞出神象飞天异象后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对于天赋异禀,亦或绝佳根骨者,神象飞天转而回返盘旋头顶,天赋越高,神象盘旋越久。”

        青年说到这里,停顿了下,看向一脸茫然的少年,心中有些自得,似是发现特别有面的事儿,经常被工坊做工的坊工欺负的遭遇仿佛也在此刻找补回来的一般。

        想到这些,他笑容就更浓了,眼珠滴溜溜一转,洋洋得意道:“这些言论虽然只是我听前辈高人所言,真假却是毋庸置疑,阁下若是觉得此言有虚,不妨上前一观,此刻众人围拢中正有两人头顶盘旋神象飞舞已有一柱香功夫了……”

        青年一直自说自话,仿佛为了印证自己所言非虚,滔滔不绝地说了许久,在说到神象盘旋在众人围拢的前方两人时,青年眼中满是羡慕妒忌之色。

        在这番言语中,古九渊却从中了解到不少有用的信息。

        古九渊在客套致谢过青年后,在对方心满意足的情况,二人擦肩而过。

        古九渊正向前行,欲上前一观,不想此时围拢的人群一阵骚动,众人同往一个方向而行,挪移的方向正是他的相对面。

        “渊哥”

        一声雀跃的男童声从人群中传来。

        古九渊凝目望去,居中二人不正是自己此行的主要目的。不过二人此时的情景实在是太令人侧目了,尤其是头顶神象盘旋的异象。

        神象虚影有些黯淡,仿佛快要就此溃散,但依旧让人咂舌不已。

        天仑翦枝二人见古九渊许久未来,抓了条小鲤鱼也就准备回返,此刻见到少年到此,也就不急于离开了。

        天仑小身子在人群中穿梭像条滑不溜秋的泥鳅,几个呼吸就跑到少年面前,小手拄腿,弯腰喘息。

        待平复呼吸后,又急切的邀请古九渊走向水池掬水一观。

        本来见好戏散场的众人也都准备就此离开,不想好戏连台,有热闹瞧,怎么能错过呢?况且鱼找鱼,虾找虾,随同的少年又岂会差到哪里去,如此奇景不一观多可惜。

        可是古九渊掬水一观的结果令不少人失兴而归,连掬三捧,水中连根毛都没瞅见,不少人在幸灾乐祸之余也有些怅然,何必五十步笑百步?

        古九渊与天仑二人归去的路上无悲无喜,心境平和,此番的结果他早有预料,只为求个心安。

        当古九渊三人回到客栈,仙云瀑所在地,已经人流散去,踪影皆无。

        而山坳处池水中水滔翻滚,涌出数十丈高,久久不落,无数双翼神象在一只巨大凝实的八翼神象带领下,冲天而起,方向正是某三人所在的位置。

        梵清陨寺,内院最深处的小厢房中,光头小僧冲出房门,围着院中兴奋地又蹦又跳,自言自语仰天大呼着“就说贫僧所感无误吧?这回你他娘的总该信了吧?”

        “阿弥陀佛,贫僧口误,佛祖恕罪,恕罪……”

        小僧如老僧入定般,盘膝静坐院中,仿佛刚才那一切丝毫与他无干。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56701_211176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