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大梦追万古 > 第二十五章 文弱书生,两鬓白发

第二十五章 文弱书生,两鬓白发

        纤洛进楼,登楼。

        古九渊走在后面,总是觉得纤洛小姐有摇摇欲坠的趋势。

        果不其然,纤洛真如他想,身体向后倒去。

        闭上眼睛前,纤洛看到少年的那张脸,煞白晶莹的嘴唇轻轻动了动。

        古九渊一把揽住纤洛小姐的腰肢搀护在右,望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庞,苍白如纸,他没来由的有些心疼,不知何故?

        他将纤洛扶回一楼,轻轻安放在窗边的长椅上,准备出去叫人。一抬头,看到吴伯正站在窗檐下看着二人,眼神复杂,明灭不定。

        “唉”

        老者叹息一声,欲言又止,扶起小姐向楼外走。

        走出门外,吴伯回头道:“小姐答应之事,不会变。”

        古九渊作揖大礼。

        人情世故少年懂,但是他隐隐觉得超出了这条界限,似乎那改头换面之法,没有纤洛口中那般随行即易。

        此乃大恩。

        ……

        道门,五英殿。

        四位白发老者,一位白发老妪盘腿坐于大殿五个方位柱前。

        “翠竹峰的小丫头是天灵体。”居中大柱前的眉心有痣的白发老者眉眼含笑地说道。

        “什么?”

        “道体榜排名第四的天灵体?”

        “哈哈哈……”

        东南方位的白发长眉老者惊的一蹦而起,觉得不可思议。

        西北方位的缺牙老者倒吸一口气,平复心情问道。

        东北方位留着山羊胡的白发老者吹胡子瞪眼,开怀大笑。

        唯有西南方位慈眉善目的白发老妪低头沉思,不言不语。

        “此女入道门,不出百年即可大成,到时道门水涨船高,拔高何止一筹,何愁不兴。”居中柱的老者笑意更弄。

        “可是,她始终根脚在外?”老妪提醒道。

        “吾等所在的这方天地,有秘闻说,对于那些域外来者就是寻求机缘与造化的秘境,十年一开,并且境界超过一定界限者得其门也入不得。倘若,这些天赋了得的外来者,在秘境中修炼遇到些大机缘大造化耽搁出境,再不然以我等之境界拘一人留下又有何难……”山羊胡的老者笑的最欢。

        缺牙老者与白发长眉的老者听之后,跟着喜笑,只是笑容要收敛了许多。

        白发老妪再次低头。

        眉心有痣的老者笑而不语。

        “那族来人是为同一件事而来?”缺牙老者脸色凝重。

        笑声戛然而止。

        提及此事,五人皆露出凝重之色。

        “不止如此。”居中柱前老者摇头,推掌向前。

        虚空幻影浮现。

        清晨钟响,山门大开。一群服饰怪异的年轻人带着一个漂亮小姑娘,传话门主,登巨鹿山。

        “恐怕是来要道门归还一物。”白发老妪身影消失在五英殿。

        余下四人,三人相继离开,眉心有痣的老者最后走进身后方位柱。

        柱中有人。

        “我教立身之本,任谁来索要也休……”

        ……

        故园。

        张淼淼揪着天仑的耳朵“想到没有,想到没有?”

        天仑双耳青一块紫一块,疼的直哇乱叫“到底我是不是你弟弟,你放下我耳朵,我就给你想法子。”

        这话一说,耳朵更疼。

        “依我看,他就与我们有本质差异,昨日道门传令你我四只耳朵都听到了,今日我偷听姐姐讲话,说是要以秘法为古九渊改头换面。我说姐,你又何必折腾法子,多此一举?”天仑摆出一副老持稳重的姿态说教。

        张淼淼眼前一亮。

        道门与莲阁同属二等宗门,多年来相互扶持,交集颇多,一则恐防被大禳蚕食,二则也为守着那块宝地地,提防一家获利独大。彼此间好歹在名义上还是患难之交的盟友关系。

        这些山门秘事里的弯弯绕绕,张淼淼看得通透。

        张淼淼想起前日老家伙飞行符传讯之事,心生一法,心情豁然开朗,随即松开了那双有些变大的耳朵。

        天仑如获大赦,夺门而出。

        ……

        古九渊在魏城逛荡了一天,只是看,街边沿道的各式谋生方式,种行流息的千姿百态。

        扛冰糖葫芦走街串巷的老人,渡口忙着装货卸货的中年汉子,蹲在饼摊前流着哈喇子的小孩,肚子滚圆的大官人酒楼雅座叫嚣着换掉龙肝凤胆……

        近了傍晚,街上行人如织,古九渊穿过人流,走进魏城中应数头号寸土寸金的地段,兰荫街。

        翦枝曾自豪万分的对古九渊说整条街都是张家的祖业,也是那时他才领会张家在这座古老城池中的份量。

        张府门口的两只石狮子最是醒目,梁上两边挂着的大灯笼将狮头在夜色中照的铮亮。

        古九渊入门,廊道下翦枝正在喂鱼,有淡淡的兰花清香弥漫在整个张家府邸。

        他往翦枝所在廊道走。

        “小姐说了,她在你要去的地方等你。”翦枝如同后脑勺长眼睛一般,适时而言。

        古九渊走向翦枝右侧,极有涵养的道了声多谢,随后离开。

        翦枝俊俏的脸庞四顾茫然,愣头愣脑的左顾右盼,见人都离得稍远,直接捧起一大把鱼饲料,扔下池塘。

        “快吃吧,吃吧……吃完就去吧。”翦枝嘟嘟囔囔的说着。

        池塘中,那些红彤彤的鲤鱼还真就吃得飞快,接着排成一字长蛇阵离开。

        ……

        藏书楼。

        少年一脚踏入。

        “九层”

        纤洛温柔的声音在书楼里回荡。

        天地感知,余音缭绕,这类小术通的仙师法门,古九渊还不能理解。

        “纤洛小姐”古九渊轻呼,施礼作揖。

        纤洛正站在通天窗前,翻阅一本名为《禁骨》的古书,黑色皮封,手掌大小。她看得认真,生怕错漏某些细节。

        古九渊虽然看不清书名,但是他确定这本书他没见过。尽管只浏览过一次九层,却能过目不忘。此书要么不在此楼,要么目视不见。

        “此法之痛不是你所能想象的,受者清醒承受最得其法精髓,神识封闭受之,虽不够完美,但亦影响微小……”纤洛娓娓道来。

        她轻轻合上《禁骨》,就此消失。

        古九渊很平静,道:“清醒状态。”

        儿时伴身之痛,还随之游走。他古九渊能忍痛,此痛加彼痛又何妨。

        纤洛二话不说,挥手布结界。

        古九渊被纤洛小姐这一手给惊到了,这就是仙师神通,如此这般就隔绝了外界。

        想当初,虬龙山四名玄级阵师才布出结界法阵。光这一手,古九渊就认为纤洛小姐比那些人厉害。

        只是,这时的少年不晓得结界的布置与区域大小、空间等息息相关,要不然铁定不会如此想。

        但是,少年这般想,有一点是对的,那就是纤洛确实比那些玄级阵师厉害,因为境界相差悬殊。

        纤洛闭上眼睛,朱唇蠕动,念了一些古老的禁语。

        “咚”

        古九渊觉得耳膜都要炸裂,仿佛大山与雷电碰撞在一起,爆炸四起,山石滚落。

        这时,古九渊发现,即使睁眼也ABC小说网内的一切,四周堕于黑暗,而他自己,似乎横在空中。

        黑暗中,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少年深邃明亮的眼睛,眼神各异,有贪婪,无知,阴狠,奸诈,狡黠,诱惑,仇视,嗜杀……

        突然,少年冷汗直流,咬紧牙关,但依然觉得疼的快要窒息,仿佛在被人剥皮拆骨,生生撕下全身皮肌,砸碎骨囊,分离骨肉……

        化外。

        纤洛不顾损坏大道之根,一身修为达至巅峰,强行逆转,以禁术将流淌暗弱金光的金骨与少年合本体。

        此刻,尤为关键。

        《禁骨》所载:先天有排异,大道留一线,翻天倒换之,骨留本命精。

        这块金骨,来自纤洛,凝聚她一半的本命精血,为一个只是神韵相似那人的少年。

        纤洛无暇再去顾及是否值得?她眼看着少年痛得冷汗直流,面部狰狞到扭曲。

        少年再痛,就是强忍着不叫出声。纤洛看着,心痛到流泪。

        年少时,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痛,凡体肉身。

        少年自身的感触,其实就在发生,剥皮拆骨,换骨重生,改头换面。

        最后,少年痛得晕厥过去。

        外界,翦枝望着藏书楼九层,忽明忽暗,以为有鬼魅,吓得趴在廊道长椅下,闭着眼睛,小声念“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清晨。

        池塘里,鲤鱼跃龙门。

        文弱书生,两鬓白发。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56701_202034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