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大梦追万古 > 第二十四章 纤洛执念

第二十四章 纤洛执念

        月隐无星,崖顶风大吹得那株小树沙沙作响。换上白衣束装后翩翩俊朗的少年,息地而坐,望着远方。黑夜中依然明亮的双眼,想要穿透黑暗寻到那座小镇,那条小巷,那间破旧的院子,熟悉的人。

        今夜,他没有坐在小土包旁与小丫头说说话。

        眺望远方的少年在做决定。

        回顾以往,饥寒交迫过,穷挨过,苦受过,害怕无助过,难受窒息过,十四年走的不好不坏尚算太平。但是,五年春去秋来,带给自己无数怡悦时光的小丫头死了,他难受。他不知道那一刻八岁的莫丫头是有多痛,又有多难受……

        他古九渊在虬龙山,月阳泉的秘境口说的不是气极的狠话,十年不够,百年,千年,甚至万年,他都会去做。修行为何,倘若不能快意恩仇那有何意?太上忘情,何必去修?

        有些话必须为自己说,为莫鹊鸯说,有些东西更是必须取下。

        来到金阳赤渊,他有无数次问过自己,若有那么一天,敢否杀之?答案是:杀!

        已有杀人意,何惧挥刀之?

        世间事既然不全是美好,天道有缺,当有人补。

        古九渊心中那杆秤不仅仅是称重分量,亦可量长量短,最主要的是量称心意,明晓己念。

        若一人修行之路,尸山血海,却皆是凡夫俗子。纵使道成高远,亦有缺。

        然,道心无缺,成道可期。

        所以,古九渊即使懂得“言中皆明了,成道又几人?”这句话的隐藏含义,他仍会抬头望青天,大喊一句“我心无愧”。

        入夜后,深渊中的金光之柱便会沉寂,只余下呼呼嘶啸的罡风作祟。

        少年安静走回小屋,轻轻关上房门,心中已有决定。

        房门紧闭。

        猛然间,小树蓝光大盛,迅速扩大又骤然缩小,最终缩作一团,形似蓝光球,光芒骇人,仿佛要撕裂虚空。

        瞬息间,冲霄而起。

        光芒映射中,恍惚有个高挑修长的黑影掠过,若隐若现间,疑似位容貌出尘绝世的姑娘在挑眉。

        没入黑暗消失不见。

        这一刻,有大修士发现祖峰周边地域突然灵气骤减,遂遣出神识几欲窥探,不想差点识海崩溃,吓得退避三舍,再无此心。

        ……

        翌日。

        魏城,张府。

        大清早,古九渊做了许多清清扫扫的差事,最后帮着翦枝向池塘中投了鱼饲料。

        无事可做的古九渊,回到长廊下,右手伸出廊道外,任由细雨微风拂过手掌。

        他仰头倾斜,让视线刚好能越过琉璃瓦顶,看到乌云遮蔽的这片院落放大的青天。

        少年看的出神。

        天尊法旨,参加道门大选,古九渊的决定是去。他知道去了避免不了会遇到虬龙山,月阳泉的一些人。倘若硬碰,与找死无疑。农夫亦知斩草除根,更何况那些为夺宝亦可杀人的仙师。

        古九渊在心中盘算“装傻充愣不可行,黑衣蒙面绝行不通……”

        兰馨阁,三楼。

        纤洛站在窗前,望着廊下单薄的少年身影,怔怔恍惚。

        古九渊来的几日,她有无数次把他看成那人,尤其是那沁人心脾的笑容,实在太像。

        当年在幽府,救下踏入鬼门关的少女时,那人也是如此挂笑。

        她故作妇人态,挽起发髻,实则仍是冰清玉洁身。

        廊下少年,眉头渐渐紧皱。

        纤洛若有所思,随即下楼。

        雨势大了些,落在瓦顶有了“唰唰唰”的响声。

        “为昨日天尊法旨之事?”纤洛走到少年身旁,与之并肩而立,望着天空。

        古九渊收回手,转头望着这位不速之客,道了声“纤洛小姐”。

        “若是你不想去,我可以帮你。”纤洛依然望着天空,将白皙透亮的左手伸出廊道外,感受雨珠触手后迸射四溅成无数水滴击打在脸颊的感觉。

        古九渊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看着。

        纤洛收回视线。

        古九渊摇了摇头,微笑作揖道:“多谢,但要去。”

        纤洛不语,转身就走。

        “纤洛小姐”古九渊喊道。

        纤洛回头,等着少年后话。

        古九渊心中酝酿措辞,斟酌来斟酌去还是那点事,倒不如言简意赅的表达“道门之行,有一些人暂不能相遇,不知可有法子……”

        他还没说完,就被纤洛打断,她娇笑不停“就这么点事?”。

        古九渊点头,等待。

        足有五息时间,纤洛收住笑,道:“我有一术,可改头换面,但是施展时,受者会感到莫大的痛楚,你可接受?”

        古九渊微笑点头,接连作揖三次,连声道谢。

        “此术乃我之小道尔,小事一桩,举手之劳。”纤洛嫣然一笑,轻声解释道。

        少年脸色舒展开来。

        “我去取些东西,你去藏书楼等我。”纤洛转身离去,步伐轻快。

        古九渊转身行往藏书楼。

        独栋别院,吴伯居地。

        吴伯将廊道发生一切尽收眼底,对话言语一字不拉。他心急如焚,直接以神通瞬移,去往兰馨阁。

        老者出现在兰馨阁五楼,见小姐已经取出散发金光的道骨。

        “小姐,不可……”吴伯欲行劝阻。

        纤洛回头,脸色苍白,轻轻摆手,不容吴伯多言。

        吴伯眼看着小姐出门的背影,既心疼又无奈,怅然道:“小姐的执念太深,何时起何时能断?”

        修炼一途,修为达尊者境,施展小神通便能改头换面,但是这种术法只能用于自身。欲施彼人之法,涉及的就不单单是神通,触及了某些禁忌。

        吴伯清楚知道这点,小姐除非施展禁术。

        但是,施以禁术强行换之,损耗施术者的也不仅仅是修为,还有大道之根底。

        小姐决定了的事,谁也阻止不了,那人除外,他就是有如此魔力,令小姐等待几千年。

        ……

        东南边陲。

        孟禺,姜淳终于走出了山林,可是却被条大江挡住。

        游过去,简直痴人说梦。巨石投底掀起长流,他二人向江中扔了块大石,大石居然被江水卷起,浮在水面,冲往下游。

        孟禺四仰八叉的躺在江边碎石路面上,灌了口酒,大喊道:“这鬼地方何时是个头。”

        姜淳附和“好大一头水牛”。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56701_201953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