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大梦追万古 > 第五章 鼻烟壶里生狼烟

第五章 鼻烟壶里生狼烟

        冼凰皇朝,开国皇帝李氏以武立国,辖内尚武成风。后国势稳定,趋治国之道,遂四海开设学堂,鼓励创办私塾,行文风之号角响彻山河大地。

        可武风之盛始终盖过文风一头,与人争执时道理讲不通,当然谁的拳头大谁有理。更主要的是谁不羡慕那高高在上的天上仙师,万里之遥御剑行,千里之敌取其项,弹指一挥间……

        冼凰朝大吗?肯定大,可在那武力修为高深的仙师眼中无非就是大点的蚂蚱统领无数的蝼蚁而已,不值一提。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

        所以,王朝内的显赫世家豪门望族世世代代皆会一脉相承下家族至强功法,武技法器,保本族昌盛发达,以求在岁月的洗礼中沉淀出以之立本的根基。

        若遇到仙师宗门下山搜寻根骨资质上等的修武奇才入宗修行,便会将家族天赋卓著的少年男女送之测试,以求能入仙师法眼。有之一二人能被仙师挑中,甚至是被其看中的话,则整个家族都会跟着一人得道,那么鸡犬也会纷纷升天,即便是皇家旺族在遇到与其家族相关的人或事,也会在心中掂量一二,毕竟一个世俗王朝还没有底气与高高在上的仙家宗门扳手腕。

        ……

        富柳巷。

        门前有两棵细柳,两只立卧石狮的大宅院里,有一老一少。

        老的胡子花白,正蹲在大门右侧菜园子里,左手拿着一只古朴的鼻烟壶,右手拿着铲子在墙根挖坑,神态别扭至极。

        少的穿着一身花裙子站在离老人五丈远,菜园子的边缘地带。小脑袋垂着,两只小手搂着一个巨大银锭,足有寻常十两银子的二十个大小,坠的小身板下沉。那张小脸笑开了花,一个劲的碎碎念:“爷爷,我才不要去见那什么仙师,他又不给我银子,你也不给我银子,我还看不到小织,它能拉银子……”

        一个听不见,一个只管念。

        花白胡子老人是三姓之一刘氏家族现任家主刘昱相,花裙子小姑娘是其孙女刘穗穗。

        “小姐,小姐,你赶紧看看。”

        杠杠响的声音出现在十数丈远的内堂,接着很大“一只”肥硕生物呼啸而来,跑动落脚踩得地面一颤一颤发出“咚咚”巨响。

        胖丫鬟阿鲭跑到刘穗穗跟前,大口喘气,焦急万分地说道:“小姐……走……赶紧……去看看。”

        小姑娘将那锭巨大的银子向右手一推,用力搂住,抽出左手摊开伸出去。

        胖妞一愣,那双小眼睛望向小姐使劲翻白眼,调转肥大的身子转身就往内堂走,边走边嘀咕道:“就知道要银子,小织今天到现在还没有拉,你都不管管……”

        嘟嘟囔囔说了一大片。

        刘穗穗一听,立马急眼,即便如此境地,仍还不忘双手搂住那巨大的银锭,使出吃奶的力气奔跑向内堂,可是由于重力太大,使得小身子骨左摆又荡,重心不稳。

        哼哧哼哧呐喊着:“等等我,等我……”

        刘昱相这几日心情特别烦躁,总是会为了一点小事就吹胡子瞪眼。

        要说为了什么,罪魁祸首就是这么一只小小的鼻烟壶。

        坊间传闻世上有着鬼魅妖物魔障,对于打小爱看《狐妖与书生》《人鬼情缘》《秀才美娇娘》这类小说的刘昱相来说,内心深处对神仙鬼怪总是会情不自禁的神驰向往。幻想着某一天有个绝色鬼怪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其一见钟情,续一段千古佳话。

        别说,这事还真就让他遇到了。

        两年前从街头小贩手中挑中这只“一见钟情”的鼻烟壶,爱不释手,日夜拿在手里把玩。

        后来猜想,应是自己将那壶嘴位置漆黑模糊一片看不清本来样子的“墨物”,实为镇住狼妖本体的“黑色墨”蹭掉了,他才得以脱困。

        你说,出来的要是千年狐媚,或是绝色鬼魅也就算了,可偏偏狼烟滚滚之后,现出一抓耳挠腮瘦皮猴样男人形体。这也就算了,还是一只公狼妖,仰天一声畅快的狼叫。

        那一刻,刘昱相瘫坐在椅子上,比吃了大便还难受,原来小说里那感人肺腑的人妖恋,人鬼情缘,情爱感天动地都是骗人的,至少此时此刻,这老夫的玻璃心是那样想的。

        铁铲不停的挖,小坑已有三尺深。

        刘昱相恋恋不舍将鼻烟壶放入坑中,欲葬下那终将逝去满怀憧憬的人妖恋。

        怕吗?肯定有的。可刘昱相完全听不懂那抓耳挠腮的狼妖在说什么,叽叽咋咋,言语不通。几番测试那头狼妖疑似不能脱离那只鼻烟壶,其他人也听不到狼妖的声音,于是乎,他便下定决心,将此壶埋葬。内心深处,其实他更担心这不可揣测的妖物会对心爱的孙女不利。

        “你乃我恩人,若能再助我脱困,我将给予恩人世人梦寐以求的修仙功法,至强法器,无尽财富……”

        刘昱相放入鼻烟壶,就开始掩埋。那狼妖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不再是叽叽咋咋听不懂的言语,而是心声传递,表达意图再明显不过。

        再听到这话之后,老人的动作更快了,几息功夫就将坑填满,用小铁铲在上面狠狠拍了几下,看上去结结实实。接着又去挪动门口的那口大缸,将缸里的水倒掉,挪动位置压在鼻烟壶的位置,去井边挑水,一桶接着一桶,直到把水缸灌满。

        这块篱笆栅栏围着的菜园,平日里没有家主的吩咐,除了孙女之外任何人都得进入,每日照料施肥浇水琐事都是刘昱相自个儿完成。这也是为什么他不担心有人会无意间将狼妖放出。

        这之间,那头狼妖不停的许以重利,条件,甚至发天道誓言,哀求,无所不用其极。

        “恩人,我将通晓的古籍功法全部传授与您,由您修炼。日后功力大进,修为渐深到一定境界,搬山填海,移星摘月完全不再话下……”

        “恩人,我可以脱离此壶之后一生守护刘氏家族,保其世代兴旺,子孙昌隆……”

        “恩人,我可以许下天道誓言,此生绝不会违背。”

        “我阆贝,今日对天地起誓,终身守护恩人家族,受其差遣,但有反心与本心相悖,愿受五行天雷地火惩罚,从此烟消云散。”

        “恩人,这已经是最重的天道誓言,我求求你,将我挖出地下,得以重见天日,阆贝定不负今日之恩……”

        ……

        刘昱相心海不停的收到心声,哀求痛哭,大声求饶……他无动于衷,更多的是不敢。

        “无利不起早”,面对天大的诱惑,谁能不动心,无动于衷。可更要知道,狼之天性,反目,白眼狼。何况这是一只修行成精的狼妖,万千之中也不知会有一只吗?之后一旦真的脱离鼻烟壶的掌控,捏死刘昱相还不普通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刘昱相不敢赌,更不能赌,在他心目中,没什么比小孙女的安危更重要,天大地大,我家穗穗最大。

        水缸下,土壤里,鼻烟壶中,跪在地上求饶的瘦皮猴狼妖露出一双怨毒的眼睛,凶狠嗜血。

        狼行千里必吃人。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56701_193716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