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混元天书 > 第三百二十章:邪公子

第三百二十章:邪公子


传闻血魔珠乃是魔族至宝,相传乃是以十八位地仙境巅峰魔仙的魔骨为材料,再以九九八十一个少女的纯阴之血祭连而成。

蕴含着强大的阴煞之气,能够噬血吞魄,蚕食人的神魂!

“冷兄,你还是让令郎早些认输吧,否则万一伤到了可就不美了”屠海出言提醒道!

“屠海兄言重了,想我魔族儿郎哪有贪生怕死的,即便是他伤在血魔珠下,那也是他学艺不精怨不的旁人”

屠海见冷烟客没有丝毫的担忧,心中也不由得一怔,想来冷飞羽肯定还有所依仗;但转念一想以血魔珠的威力,屠天自然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心下又稍安许多。

魔元化原本想要出言阻止,但见冷烟客不为所动,最终只能坐了下来静观其变!

冷飞羽冷喝一声,手中折扇展开,轻轻一挥一道扇形的紫气如海浪般不断向前推进,强大的气浪在周围形成一道绵密的防护。

十八颗血魔珠明灭不定,不断的释放着阴煞之气,和冷飞羽的紫气屏障一时间相持不下,两人之间的距离也从最开始的三丈逐渐的向中间推进。

战斗至此普通的武技已经没有多大的效果,现在两人比拼的便是各自的底蕴和根基,谁的仙力先坚持不住,谁便输了这场比赛!

这样的比斗比之武技的比拼更加凶险的多,一个不慎便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当双方都是当世人杰,谁也不肯就此罢手,而此时只要双方不认输,在场不得有任何人插手。

观战之人全都为两人捏了一把汗,随着两人气势的不断攀升,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嗤嗤作响,就连两人额头的汗水也在第一时间蒸发,化作一团团白气。

“血魔乱舞”

危急时刻屠天突然大喝一声,两只铁臂在虚空中快速飞舞,十八颗血魔珠立时光芒大盛,分从十八个方向攻向冷飞羽。

“铿、铿……”

血魔珠每一次撞向冷飞羽的紫色屏障,都会发出震耳欲聋的金铁撞击之声!

每一次的撞击亦是两人真元的对碰,只见两人嘴角不断的溢出鲜血,两人的脸色也是越来越红,这正是真元消耗过度的表现。

冷飞羽双眸射出骇人的精光,而屠海虽然嘴角溢血,但脸上却洋溢着残忍的笑容,看向冷飞羽的眼神亦带着一丝血腥。

无论是冷飞羽还是屠海心中都是哑然,都觉对方是自己有生之年最为强劲的对手,所以这一战对于两人来说都是意义重大。

“再这样下去拼下去,肯定是两败俱伤,不如算作平手如何?”魔元化开口说道!

屠海和冷烟客也在沉思,这一战固然重要,更何况两人全力比拼之下很有可能损害到两人的道基,如果真是那样倒是有些得不偿失了。

还不等屠海和冷烟客说话,突然间一道人影一闪而逝,紧跟着只看一道人影站到了擂台的中央,一举将正在比拼仙力的两人分开。

“屠兄、冷兄,这一战就当作平手轮,你们意下如何?”

擂台中央,邪云飞负手而立,淡然自若的说道!

此刻,无论是屠海还是冷飞羽都惊诧的看着面前之人,心中更是骇然无比!

就连观战中的魔元化和冷烟客等人,都有些难以置信,穆凌峰和独孤一方两人更是震惊的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要知道屠海和冷飞羽此时正在全力比拼,邪云飞此举等同于同时承受了两大地仙的全力一击。

更为难得的是邪云飞此时还能够毫发无损,如何不让人吃惊。

观战中最为震惊的莫过于无情,原本还信心十足的他见到邪云飞露出这一手,便知道自己想要胜过他是万万不可能的。

抬眼看了一眼魔凌音,不由得有些失意。

本来他便醉心于修炼,不想牵扯到儿女私情有碍于自己修炼,因此才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做无情。

但在看到魔凌音第一眼便被魔凌音的美貌所惊艳,让他生出一种如果能够与魔凌音成就一段姻缘,倒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但邪云飞一出手彻底将他的希望给断绝了,他虽然不惧与邪云飞一战,但想要打败天邪圣典大成的邪云飞却是不可能的。

好在他自幼醉心于武学,虽然有些失意,但并不能对他造成实质的影响!

“飞羽,回来吧”冷烟客开口说道!

冷飞羽微微一怔,随机向着邪云飞抱拳道“云飞兄神功惊人,小弟甘拜下风”,说罢径直向着台下走去。

而屠海则是看了邪云飞一眼,然后有些愤愤不平的走下了擂台!

“哈哈,白兄,你这是教出了一个好徒儿啊,看来这一次你天邪宗注定独占鳌头了”屠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公孙三娘也开口道“白云然,果然是名师出高徒,你这徒儿恐怕已将天邪圣典修炼至大成境界,恐怕已经胜过你年轻的时候了吧?”

花万紫接口道“白兄,云飞年纪轻轻便已经有了这等修为,放眼整个修炼界的年青一代,恐怕没人能出其右了”。

白云然洒然一笑,道“云飞这孩子的确比我当年强多了,不过要说年青一代第一人却是言过其实了”。

“哦,不知道白兄认为在年青一代中还有哪一位能够胜的过令徒呢?”屠海饶有兴趣看着白云然。

白云然不由得露出遗憾之色,叹道“只可惜他已经陨落在葬天绝域了”。

众人闻言无不露出诧异之色,脑海中立时浮现出同一个名字,易云之名整个修炼界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虽然众人没想到白玉然口中年青一代第一人居然是易云,无论是花万紫、公孙三娘还是冷烟客等人都不由得微微点头,表示认可白云然的话!

只听花万紫道“能够以一己之力独战天下,更是敢公然向各大传承势力宣战,这等气魄就连我等恐怕也有所不及”。

冷烟客也道“只可惜,此子乃是人魔之子,为正邪所不容,否则若能为我族所用,假以时日其前途不可限量”。

魔凌音听到众人对易云的赞许,心中更是欢喜无限,甚至比别人夸她更要开心,因为这就是自己喜欢的人。

心中欢喜自然而然的表现在脸上,白云然从说出易云名字之时便一直在观察魔凌音,此时见她不仅没有悲切之色,反而暗暗欣喜,不觉有些奇怪。

魔凌音察觉到白云然的目光,立时露出不自然的神色,只能微微点头却不答话。

此刻只听屠海道“元化兄,据说这易云和令嫒好像关系匪浅,若不是这么早就死了,恐怕早已经成了你的乘龙快婿了吧”。

易云乃是人魔之子,无论是人族还是魔族都视他为叛徒,屠海如此说摆明了是在挖苦讥讽。

魔元化此时脸色微冷,转移话题道“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谈他何意,现在云飞贤侄还在擂台上等着呢,接下来还有谁上台挑战”。

邪云飞的出场直接将这场会武定了性,更没有人想要与他一较高下,因此在没有人挑战的情况下自然夺的了会武的第一名。

而花弄影和公孙玲珑之间却是展开了一场比拼,毕竟同性相斥,而花弄影和公孙玲珑又是参赛弟子中仅有的两位女子。

所以这一战是在所难免的,最终却是以公孙玲珑以一招之差,败在了花弄影的剑下。

而作为本次七宗会武的东道主,派出的参赛弟子却不是百里唯一,而是大长老独孤一方的亲传弟子独孤剑,只可惜以一剑之差,败给了无情。

一番比试下来,最终七宗的排名为邪云飞稳居第一,无情紧随其后,花弄影位居第三,而冷飞羽和屠海并列第四,孤独剑位列第六,而绝情谷的公孙玲珑排名最末。

对于这样的结果修为如魔元化等人心中并不算出乎意料,若说出乎意料的就只有公孙玲珑。

公孙玲珑作为公孙三娘的嫡传弟子,天赋绝伦,更是被誉为绝情谷千百年来最为杰出的弟子,相传更是在二十岁之龄将绝情赋修炼至第十三重境界。

这等天赋就算不敌邪云飞,但也不至于会排至最末,唯一的解释就是公孙玲珑并未施展全力,像是在故意隐瞒着什么。

这一点自然瞒不过魔元化等人,但既然对方执意如此他们也不能说些什么,因此所有人都心照不宣。

至于一同前来的其他弟子,也同样进行了一番挑战赛,彼此此间相互印证所学,虽然没有排名,也没有奖励,但一番比试下来每个人都是受益匪浅。

整个会武持续到日落西山,而接下来便是这重中之重,只见魔元化站起身来,说道“本座有言在先,今日谁能够多的会武魁首,便是我魔元化的乘龙快婿”。

说罢,眼神不由得看向邪云飞!

此刻除了白云然,其余众人的脸色都异常的难看,天魔宗在魔道七宗力本就实力最强,若是再和天邪宗结了姻亲,其实力更是远远超过其他五宗。

这样一来对于其他五宗来说形势可就不妙,但眼下一个愿娶一个愿嫁,作为旁人来说却不好说些什么。

邪云飞早在二十年前便见过魔凌音一面,当时便惊为天人,这一次之所以强势夺得第一,也是为了在佳人面前留下深刻的印象。

此刻邪云飞早已经按奈不住心中的喜悦,上前一步道“前辈,小侄对凌音早就倾慕已久,承蒙世伯厚爱,小侄今后定会尽心呵护凌音,不让他受到半点伤害”。

白云然看着自己的爱徒不由得微微叹息,若是没有易云的出现,邪云飞和魔凌音或许是令人艳羡的一对,但因为易云恐怕事情就不难么简单了。

果然,只见魔凌音站起身,对着邪云飞道“父亲之命凌音不敢违背,但嫁人却是一辈子之事,说魔凌音也不能这么简简单单就把自己嫁出去”。

邪云飞微微一愣,但片刻便恢复平静,微笑道“凌音妹妹,你是不同意这么婚事?”

“要想让我同意这门婚事也可以,除非你答应我三个条件”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56692_413340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