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尘脉 > 第三百二十七章 莽莽雪山的死境之战

第三百二十七章 莽莽雪山的死境之战

  皇甫熙已然泪流满面,他竟是完全呆滞在了原地,浑然没有察觉此刻的险境。
  徐淖的那一剑,已经临至他的身前。
  嗤的一声轻响。
  皇甫熙后退了数步,他的右肩上出现一道很浅的伤口。
  徐淖执剑斜指地面,显得格外潇洒。
  与他相比,皇甫熙的衣衫上到处都是沙粒,再浅的伤口也是伤口,所以有些狼狈。
  徐淖并没有下杀手,否则在皇甫熙失神,陷入悲哀之境的那一刻,这一剑便可能会要了他的性命。
  但皇甫熙毕竟是皇甫熙,在最后一刻,他回过神来,所以进行了闪避。
  数十道剑光连接而至,他险之又险地避开了大多数,却最终是灵息运转出现了滞碍,慢了刹那,被剑光追及。
  既然皇甫熙已经有了动作,徐淖便没有继续乘胜追击,因为在他看来,这场战斗不应该结束的这么快。
  更准确的说,皇甫熙已经回神,哪怕徐淖再度斩出一剑,也不一定能够取了对方性命,索性,他便不去那么做。
  皇甫熙的确吃了亏,但他的神情依然平静,看着徐淖执剑的右手,非常专心。
  “你心中有悲,所以出剑那一刻,也富含了悲凉意境。但也就这一次了,接下来你的任何一剑,都不会再对我有丝毫影响。”
  皇甫熙握紧了手中的刀,他并不会去欺骗自己,刚刚那一剑让他很是恼怒。
  因为徐淖没有受伤,他却受伤了。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很大的失败。
  他不能再允许自己的失败。
  他必须赢。
  雪花飘飘洒洒,覆盖了天地,也覆盖了莽莽大山,仿佛又一场暴风雪袭来,给人无尽的寒意。
  在话音落下的同时,他的右脚狠狠地踏向身前的雪花覆盖的枯叶,他把力量尽数传输到脚底,瞬间让地面裂开数道缝隙,其身体拖出一道残影呼啸而去。
  嗤啦一声,皇甫熙刀出无声,刀光破空的声音却极为的清晰。
  皇甫熙此时的速度快到难以想象,眼看着便要与徐淖正面相遇,却忽然间又消失不见。
  雪色里身影微闪,倏乎间,皇甫熙便来到了徐淖的身前。
  那一刀势大力沉的,近距离劈砍了下来。
  这是两人第一次距离如此之近,近到可以互相瞬间取走对方的生命。
  徐淖右手握着天悲剑柄,便要斩出一剑。
  但在这时,皇甫熙剑眉微挑,眼里流露出目空一切的神情,一拳便轰了过去。
  他右手执刀,左手一直垂在身侧,竟是一直慢慢积蕴着灵息。
  看似随意的一拳,实际上蓄势了很长时间。
  嗡的一声闷响。
  一道雄浑的力量,随着他的拳头击向空中,气浪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徐淖直接被震飞,在空中翻了很多圈,就像块石头般,朝远处的地面落下。
  啪的一声,他整个人躺在地上,脑袋一转,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见此一幕,皇甫熙嘴角挂起冷笑。
  他当然不是要杀掉徐淖,而是让他受伤,要比自己的伤更严重。
  徐淖握剑的手,有些微微在颤抖,他左手撑地,望着对面的皇甫熙,面上有着异色。
  “就只有这种程度吗?”
  皇甫熙向他走来,放出一句嘲讽的话,然后继续说道:“这真令我有些失望。”
  徐淖站起来,看着他说道:“战斗才刚开始。”
  说完这句话,他的身形便消失不见。
  周围黄沙大作,仿佛风雪。
  在风雪之中,他的身影时隐时现。
  只是瞬间,地面上便出现了无数个脚印,密密麻麻,仿佛夜空里的繁星。
  皇甫熙神情微凛,却不显紧张。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刀从他的手里落下,插进地面,微微颤抖。
  他摊开双手,黑发狂飘,灵息爆发。
  那柄刀的颤抖瞬间变得极为剧烈。
  嗤嗤嗤......
  数百道刀影,脱离刀身而去,瞬间充斥百米内全部的空间。
  下一刻,徐淖的第三剑也斩击了出来。
  刀影与剑意相融,漫无边际。
  你一刀,我一剑,二人展开了最强硬的对决。
  他们每一个轻微的动作都拼尽了全力,每一刀、每一剑,都足以取人性命。
  此乃死境之战!
  二人完全抛开生死,没有丝毫的留手,以全身的力量爆发,进行最快意、最简单的碰撞。
  雪原被极深的裂缝,切割成了数十块。
  这片雪原要厚了很多,即便此时,还有些飞扬的雪花在不停飘落。
  狂风暴虐,仿佛一把野火,落在堆满枯叶的竹林间。
  轰的一声,整片竹林猛烈地燃烧起来。
  那相互碰撞的气息有些狂暴,非常炽烈,就像是有人点燃了篝火,而且火势极大。
  现在所身处的距离,已经完全无法置身事外,林昊乾和沈无风等人,皆是飞身后撤,远远的避开。
  这场战斗已经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胜负随时可能会被定下。
  看着这幕画面,场间人脸上的神情变得极其古怪,震撼异常。
  当然,这并不包括沈无风和贺兰珏。
  这场战斗的确激烈的超出想象,但还不足以让沈无风感到震惊。
  贺兰珏的目光再度望向了林昊乾。
  此时的林昊乾,眸子中是有些震撼的。
  是因为他没有想到,徐淖和皇甫熙会战得如此狂暴。
  那俨然是要自死境中绝处逢生。
  他们不断施展着杀招,然后各自再突破死境,恢复生机,如此循环往复。
  “他们的战斗随时可见分晓,现在该轮到我们了。”
  或许是被徐淖和皇甫熙的战斗所影响,贺兰珏已经忍无可忍,他握剑的手,一直在颤抖,那是迫不及待想要染血。
  林昊乾楞了一下。
  自知无法避免,他索性也没有再拒绝,往前走了一步,说道:“你擅长什么环境下战斗?”
  “无所谓,无论在什么地方,我都可以一剑杀了你。”
  林昊乾轻笑了一声,道:“那就到竹林外的平原去吧。”
  两人绕过徐淖和皇甫熙激战的范围,走出了竹林。
  陆嫣然和苍空宁等人目视着这一幕,谁都没有说话。
  显然他们的境界,完全无法与这些人相比较,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更何况,此地还有一个沈无风没有动作。
  徐淖闭着眼睛,脚边的黄沙和雪花、枯叶却飘了起来,那些被血水凝作一团的沙砾,经过无形高温的炙烤,纷纷干燥散裂。
  那些血水,都尽数被化作青烟。
  飘舞的沙雪里,徐淖的脸越来越红,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滚烫。
  他已经到了极限。
  皇甫熙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同样到了极限。
  这是真正的势均力敌。
  他们都仿佛身处九幽地狱,随时都有可能命陨,但他们都没有停手,仍在不断的挥剑和挥刀。
  看着这幕画面,沈无风微微蹙眉,面色略有些凝重。
  “这样下去,他们可能会两败俱伤,甚至直接战死。”
  这确实是死境中的激战,已经不是哪一方会死的问题,而是继续打下去,他们两个都会死。
  置之死地而后生,或许,他们经历了这场战斗,对修行会有很大的领悟。
  但前提是,他们必须能够活下来,否则一切都是妄谈。
  他们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停手了,若非等着他们一方战败,那么现在,便是第三方人出手阻拦的时候。
  沈无风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皇甫熙去死。
  虽然他并不想救徐淖这个北朝人,但若是不出手,两个人真的会必死无疑。
  所以,他没有再犹豫,身形化作一股清风,瞬间荡了过去。
  他的动作很快,快到陆嫣然他们根本没有察觉到沈无风已经消失在原地。
  等到他们注意到的时候,沈无风已经站在了徐淖和皇甫熙之间。
  两股强大的力量相互挤压,中心位置最是恐怖,但沈无风却站在了里面。
  轰!
  双臂张开,以肉掌硬接两股碰撞的恐怖力量。
  沈无风一声厉喝,他的面部变得通红,青筋暴露,但随着一道狂风呼啸,整个世界都仿佛静止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碧蓝的天空里,忽然落下了一滴雨。
  然后,便是千滴雨,万滴雨,一场暴雨。
  哗哗哗......
  磅礴的大雨,自天而降,瞬间转为暴风雪,雨水完全被雪花覆盖,落在地面上,也落在了沈无风的身上。
  除了风雪之声,便显死寂一般诡异。
  陆嫣然等人望向天空,看着那风雨雪之势,震撼无语,心生悸意。
  风雪落在徐淖和皇甫熙的身上,与他们滚烫的肌肤接触,瞬间便蒸成水汽,与此同时,他们的体温也在急剧降低。
  场间激战范围内的温度,也正在急速下降,先前本已是寒冬,一场雪雨后,便是到了深冬,冷冽刺骨。
  徐淖忽然觉得有些冷。
  他诧异的望了一眼站在面前的沈无风,随后盘膝坐在了地上。
  而皇甫熙同样如此,两人中间隔着沈无风,盘膝坐于地,没有任何动静。
  沈无风的衣袖已经被震裂,甚至有一些斑斑血迹,但他并未在意,只是看着那两个人,微微吐出口气。
  “这是属于你们两人的造化,我只是推波助澜了一下,这场顿悟,就看你们能领悟多少了。”
  死境之中的决战后,两人竟然纷纷顿悟,开始了破境。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50664_470219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