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君九龄 > 第十四章 此时才为始

第十四章 此时才为始


        进京看一看,这句话成国公当初是说过。

        那时候大家都不建议进京,因为知道进京肯定没好事,君小姐也说了有办法让他表现伤重,但成国公还是决定进京,一是为了顺利的落定青山军的身份,给大家该有的奖赏,再者他说就是要看一看。

        从进京城那一刻被阻拦到如今被弹劾他终于看明白了吗?

        君小姐默然一刻。

        “是寒心了吗?”她说道,“那北地苦守的十年之功就不要了吗?”

        “怎么要?”朱瓒讥讽一笑,“遇上这个一群人,十年,二十年又怎么样?”

        这样的皇帝啊。

        君小姐心情复杂,这样的皇帝让忠臣寒心奸臣当道,越发能证明是个无道昏君,她应该高兴,然而又真的没什么高兴的。

        忠臣寒心,奸臣当道,朝政混乱,国不稳民不安,苦的是百姓,伤的是江山元气。

        “你先去哪里?”

        耳边朱瓒忽的问道。

        君小姐回过神看向他,似乎有些不明白。

        “跟我回家,还是先去九龄堂?”朱瓒问道。

        这话听起来哪里有些不对。

        “去九龄堂吧。”君小姐说道,“有些事你和你父亲先说说。”

        朱瓒哦了声。

        “咱们的事一起跟父亲说也没事”他嘿嘿笑道,“又不是外人,你比我更像我爹的儿子呢。”

        君小姐一怔,旋即呸了声。

        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

        什么回家,她的家是九龄堂好不好,什么叫跟他回家。

        “我们有什么事!”她没好气的说道,“你装什么傻,你不知道我让你和你父亲说什么事吗?”

        朱瓒哦了声。

        “现在想到了。”他说道,神情坦然,“我刚才的确想错了。”

        君小姐横了他一眼没有再说话上马。

        二人一前一后的向京城而去,走到城门附近接到消息的张宝塘几人也赶来了。

        知道朱瓒急着回去见成国公,大家也没有说接风洗尘的事,不过张宝塘让随侍的小厮拿过来一包炙猪蹄。

        “县主,你们赶路肯定顾不得吃喝。”他憨厚的笑着说道,“你拿这个先垫垫。”

        君小姐笑着大方接过,直接就拿出一块吃了,并没有收起来。

        张宝塘咽下了那句这个要趁热凉了就不好吃了的话。

        “县主对吃的很精通。”他嘿嘿笑道。

        她并不是娇滴滴养在深宫的公主,她也是走南闯北奔波在外的人,这样的人自然见多识广,也最知道在不怎么好的环境中吃喝玩乐。

        原来她那么多年不是被弃之在外,而是主动所为心之所向。

        跟自己一样。

        朱瓒不由笑。

        “二哥,我不是说县主是吃货的意思,你不要笑。”张宝塘有些紧张的说道。

        朱瓒的笑顿僵。

        他更没有那个意思好不好,这个混小子是不是故意整他的?好容易才不让这女人胡思乱想折腾了。

        君小姐哈哈笑了。

        “再多一个货也没什么。”她说道,转头看着朱瓒一笑。

        所谓再,那就是先前有一。

        二货。

        这是自己称呼她的。

        朱瓒想起当初又觉得莫名的激动,怎么那时候就偏偏遇上她了?茫茫人海她怎么恰好也在那里?

        这除了是上天的安排,还能有什么能解释呢?

        他心里的笑意难抑从嘴角从眼底四散溢出。

        张宝塘一脸疑惑的看着这两人,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笑起来?还笑的这样傻?

        “不过你们别叫我县主了。”君小姐想起什么说道。

        是因为这样叫显得生分吗?

        张宝塘看着她。

        “不好听,像猪。”君小姐说道。

        这还真是头一次听说!亏她想得出来!也亏她敢说!

        张宝塘等人愕然,君小姐已经摇摇晃晃的催马向前。

        “二哥你看她不正经的样子。”张宝塘摇头叹气说道。

        “哪有不正经。”朱瓒皱眉说道

        说罢又瞪了张宝塘一眼。

        “她挺正经的人啊,你别乱说话。”

        挺正经的人?张宝塘愕然看着他,这哪里正经啊?再说不是他一直说她不正经的吗?

        看着君小姐夹杂在几人中骑马穿过城门进城,站在城门旁酒楼最高处窗边的陆云旗依旧没有收回视线。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说道,“一个人外表可以变,但举止习惯却很难很难,我终于懂了,明白为什么这么像了。”

        这句话江千户知道,但为什么此时此刻说这句话,他就有些不懂了。

        这是在说成国公世子吗?

        他看向陆云旗。

        初冬正午日光灿烂,陆云旗一向木然的面容如火一般烧红了,他的手捏着的窗户正发出轻轻的破裂声,一道道细纹在窗上散开。

        “先生有句话说的果然对。”

        位于保州博野境内一间宅院里,一个金将领感慨的说道。

        这宅院虽然在乡下,但布置的很是豪华,很显然是一位富裕乡绅的家产。

        当然此时已经属于这位金将官,至于那位乡绅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已经南逃了。

        金将领四周还有五位下属,他们团团围坐,面前摆着茶几两个小小的婢女正在烹茶。

        只是他们身上穿着铠甲与这本该清雅的场景不太符合。

        当然也没有人在意。

        “当时都说举全国之力一击,实在是太危险了,尤其是成国公突袭易州,五皇子几乎被害,皇帝陛下也犹豫了,郁大夫再三劝说不可退,说能胜。”金将领接着说道,“皇帝陛下很是疑惑,先是周兵凶猛,再者又有前所未见的凶器,怎么就能胜。”

        “是啊。”身边围坐的一个下属们纷纷点头,“那凶器果然可怕,询问了很久有老兵将说二十多年前也曾出现过几次,说是天上降下来的神器,后来就没有了,还以为天神收回去了,没想到隔了这么久竟然又出现了。”

        “什么神器,都是人为的。”金将领说道,“郁大夫于是就和皇帝陛下说只要人为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然而那东西真的可怕啊。”围坐的一个下属忍不住说道,“郁大夫怎么就这么笃定我们能赢?”

        金将领微微一笑。

        “郁大夫说。”他说道,话音一转,“因为权臣在朝,不会有大将能立功于外久矣。”

        这一句他说的是周语。

        虽然语调怪异,但也算是字正腔圆的北地口音,很明显这是在模仿那位郁大夫。

        被派驻到这边的金将官们都是多少懂周语的,只是文绉绉的他们想了想才明白,旋即大笑起来。

        “郁大夫神算。”他们纷纷说道,一面举起茶。

        众人一饮而尽再次狂笑,那两个小婢女在这凶悍的笑声中忍不住瑟瑟发抖,头也不敢抬。

        “成国公朱山已经完了,那我们的大计便可以施行了。”一个下属放下茶碗激动的说道。

        金将领却抬手摆了摆。

        “不,郁大夫说这还没完。”他说道,神情阴寒又带着狂炙,“还不算完,这不过是刚开始。”

        (调整先恢复早上更,明天再恢复双更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315_92597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