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君九龄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这是复杂又简单的事

第一百一十六章 这是复杂又简单的事


        楚九龄这个名字,屋子里的两人并不陌生。

        她是楚九龄?

        可是楚九龄已经是个死人。

        在这夜色人静中,一个活人突然说自己是一个死人。

        朱瓒的面色发白,雪儿满面惊恐。

        室内一片死静。

        她并不是第一次这样说。

        朱瓒想着,而且在很久以前,他曾经也这样掐住她。

        因为在陌生的从未来过的城镇,面对的是陌生的萍水相逢的即将再也不见的女孩子,突然叫出了他的名字。

        “你是谁?”他问她。

        为什么会认的他?

        那时候这个女孩子气都不喘眼都不眨一下的说出家门。

        家门无懈可击,但她的话半点不真。

        时隔两年,她终于回答他的问题了。

        我是楚九龄。

        你是楚九龄?

        你怎么能是楚九龄?

        朱瓒看着眼前的女子,眼前的女子也看着他。

        她的眼里有氤氲弥散,似乎幽深又似乎清明。

        “令九?”

        “你为什么叫令九?”

        原来之所以疑问,是因为她也叫令九吗?

        “你父亲身子还好吧?冬日的咳嗽痊愈了吧?”

        因为她认得父亲,所以才会问出这些外人都不知道隐疾。

        所以当怀王病了,她拼死也要去治病。

        所以陆云旗会缠上她,因为只有她才能更像楚九龄。

        所以她会站在成国公府外的院墙边看,因为她曾经来过这里。

        所以她会救助他的母亲。

        所以她会保家卫国,因为那是她父亲的江山。

        所以她会涉险奔入金人之境,救回父亲。

        所以在他说管她什么事时,似笑非笑的说出一句话。

        “我是九龄公主。”

        那莫名其妙的熟悉,那莫名其妙的亲近不疑不防备,那莫名其妙的相助。

        原来…

        朱瓒身子发抖,只觉得一口气喘不上来,他猛地松开她,蹬蹬后退,眼神满是惊恐不可置信。

        不,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你很奇怪,你对我,对我们一家,都很奇怪。”

        “是,我对你们家,是有不一样。”

        “原因。”

        眼前的女子想了想,摇摇头。

        “我不能说。”她说道。

        不能说,原来是指说了没人信吗?这的确没人信,太荒唐了,这怎么可能?

        朱瓒大口大口的喘气,看着君小姐。

        君小姐站稳了身子,伸手整理了下被扭乱的衣襟,在这夜色中娴雅安静的令人心惊肉跳。

        “雪儿。”她看向在一旁掩着嘴瑟瑟发抖的婢女,“冰儿告诉我的事,是不是真的?”

        雪儿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人再也支撑不住瘫坐在地上。

        君小姐慢慢的走向她,雪儿想要向后躲避,但又没有力气,看着这女子站定在面前。

        “蒋艳宝,真的没有死是不是?她问道。

        蒋艳宝。

        雪儿似乎看到了那个男人,他拘束又惊恐的站在屋子里,面前坐着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

        “你叫什么名字?”太子温和的问道。

        “我叫蒋艳宝。”他颤声怯怯的答道。

        雪儿发出一声哭声,俯身叩头。

        “公主…公主”她只是哭道,整个人说不出话来。

        “先别喊。”朱瓒的声音响起。

        君小姐看向他。

        见她看过来,朱瓒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神情戒备,这种戒备不是以前那种嬉笑夸张。

        “你,你怎么证明。”他沉声说道。

        君小姐笑了笑,摇摇头。

        “我没有办法证明。”她说道,“朱瓒,你跟我不熟。”

        她又看了看雪儿。

        “雪儿跟我也不熟,我常年不在家。”

        她抬起头带着几分怅然。

        “你们不认识我,我的事说了你们也不知道,而且我也不认识你,跟你们也不熟,你们的事我也说不上来。”

        室内再次沉寂一刻。

        “所以你那次去关庙,不是意外?”朱瓒问道。

        君小姐知道他说的哪次。

        “你也不是?”她问道。

        朱瓒眼神晦暗没有说话。

        “你怎么知道的?”君小姐接着问道,“冰儿说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难道我死了后冰儿被发现了吗?”

        朱瓒看她一眼,移开了视线。

        “你说的冰儿是那个得了病患死去的宫女吧。”他说道。

        君小姐皱眉。

        “你不用皱眉。”朱瓒说道,看她一眼再次移开视线,“她可能被发现了,但是发现的人肯定不多,最多也就陆云旗和陛下知道。”

        “那雪儿”君小姐皱眉问道。

        “雪儿我不太清楚。”朱瓒接过话说道,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宫女,“陆云旗肯定知道,因为关庙那边一直有锦衣卫的人监视着,但我把人带走,皇帝陛下好像完全不知道,并没有大规模的找人,只有锦衣卫个别的人在私下寻找。”

        这样啊,是有点古怪。

        君小姐沉吟不语。

        “雪儿什么都没有说。”朱瓒接着说道,“你方才说的事,我不知道。”

        啊?他不知道?君小姐看向他,那他怎么注意到雪儿的?

        朱瓒没有看她。

        “就是猜的。”他说道。

        猜的?这还能猜?君小姐更不解了。

        “你突然死了,我就觉得肯定有问题。”朱瓒扭着头看着墙说道,“然后就看有什么异常,查来查去,就查到有个宫女死了,就查她是什么身份,查到了原先在先太子跟前服侍过,再查就查到她姐姐住在关庙,然后就发现锦衣卫的人监视着她,锦衣卫这些人无利不起早,既然监视了肯定就有问题,管它什么问题,我就先把人弄到手再说。”

        他说到这里又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宫女。

        “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她不知道,甚至不知道有人监视她,既然这样,我也就没再问。”

        “就这样。”

        听起来是很简单,就这样。

        但做起来…

        君小姐看着他。

        一个落魄的公主死了,也就死了,还有人关注着,而且还要查询她的死因。

        她的死因皇帝一定是竭力的隐瞒,要想从中查出蛛丝马迹,还能从这蛛丝马迹中找到至关重要的又毫不起眼的一个宫女,哪有说的这么简单。

        他从北地千里跋涉而来,原来不仅仅是在她坟前送一朵花。

        “你怎么想要做这些的?”她问道。

        “也没什么啊。”朱瓒有些结巴的说道,始终没看她一眼,似乎畏惧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怪物,“我父亲说了,可能死的有古怪,我正好进京,就查了查,顺手的事嘛。”

        顺手的事吗?这顺手冒的可是抄家灭族的险。

        君小姐轻叹一口气。

        “谢谢你和成国公。”她说道,“你们对我们很好,很惦记,谢谢。”

        “谢什么,不都是相互的。”朱瓒扭着头闷声说道,“你不也是帮了我爹那么多。”

        室内沉默一刻。

        君小姐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那这么说,你相信我的话了?”她问道,“你相信我是楚九龄了?”

        朱瓒依旧看着一边。

        “好像除了相信,也没有别的办法解释这件事了。”他说道。(未完待续。)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315_88424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