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君九龄 > 第九十章 谁是旧人

第九十章 谁是旧人


        皇帝的喝声被帘帐遮挡变得模糊,在明暗交汇的寝宫内,如同猛兽低吼,令人心悸。

        袁太监俯身在地。

        “是奴婢无能,奴婢该死。”他连连说道。

        皇帝起身踱步,宽大的衣袖挥动。

        “朕也不是无情,他们方家荣华富贵也享了,三代还不够吗?人不能这么贪心吧。”他说道。

        “是,是,陛下说的是。”袁太监连声应道。

        “朕知道方家这么多年老实本分,所以命你多加辅助,朕不闻不问。”皇帝说道,“难道这还不够?”

        “够够。”袁太监再次认真的说道,“陛下对方家仁至义尽。”

        这来回踱步以及一通话,皇帝的郁郁也散去了很多,他拂袖重新坐下来,蒙蒙的晨光透过帘帐照进室内。

        “方家做生意还不错,这么多年也没出纰漏。”他沉声问道。

        “只是陛下到底不是生意人。”袁太监接过话说道。

        是啊,现在的他也不需要那些钱了。

        最关键的是他也不能让人知道曾经做过的生意。

        “只要他们做个老老实实的生意人,朕自然能允诺保他们生前富贵荣华无忧。”皇帝说道。

        “奴婢一直遵陛下的叮嘱,从没有危害方家的生意以及妇人们。”袁太监忙俯身说道。

        他们只是要方家断子绝孙而已。

        只可惜棋差一招。

        “都是奴婢选人不善,露出马脚。”袁太监诚惶诚恐的俯身叩头,“差点惹来大祸。”

        皇帝闪过一丝恼恨,但旋即掩饰,看着袁太监浮现笑意。

        “这怎么能怪你。”他说道,伸手示意起身,“大概是天意如此吧。”

        袁太监连连谢恩。

        “为了不打草惊蛇,奴婢会继续寻机安排。”他说道,“请陛下放心。”

        “老袁啊,朕对你当然放心。”皇帝带着几分感叹,“你才是朕真正可靠的旧人啊,要不然这件事朕就交给陆云旗来办了。”

        陆云旗的锦衣卫的确不知道这件事,袁太监知道,闻言再次激动不已。

        “奴婢有愧陛下信任。”他叩头说道。

        “安排完这件事,你就回来。”皇帝斜坐倚靠引枕上,面色几分沉重忧虑,“自从九龄死了后,陆云旗的心思朕越来越难以把握,所以想要你回来帮着朕,到时候司礼监给你一个位置,别的事也不用管,就做锦衣卫做的那些事,也好监管他们。”

        袁太监大喜。

        “多谢陛下。”他叩头说道,抬起头又谄媚一笑,跪行近前,替皇帝轻轻的捶腿,“陛下这寒腿症好些了吗?”

        “好什么啊,这里虽然比山东暖和,可是阴寒。”皇帝任他服侍,手掐着额头说道,又笑了笑,“不过你送回来的膏药很管用,你还年年惦记朕这老毛病啊。”

        袁太监双眼含泪。

        “奴婢从小就跟着陛下,这心里除了陛下也没有别人了。”他哽咽说道,“奴婢知道陛下的不易,那些外人怎么能比我们这些人用的方便。”

        皇帝含笑点点头。

        “好了,你下去歇息吧,歇一歇就又要走。”他说道。

        袁太监俯身叩头应声是,低头退了出去。

        屋子里越发的明亮,也睡不了了,皇帝干脆伸手在案上翻了翻,看到一本黄诚的奏章,便抽出来翻开看,一眼就看到其内德盛昌三字,顿时坐直身子,越看神情越难看,啪的一声将奏章扔在桌子上。

        “来人。”他喝道。

        外边的内侍齐齐涌入,一面打起帘子,一面对面色不善的皇帝施礼。

        “叫黄大人…”皇帝说道。

        内侍忙应声是转身就走,走了没两步又被皇帝叫住。

        “还是让陆云旗来。”他说道。

        …………………

        ……………

        袁宝在皇宫内缓缓的迈步,离开了皇帝面前,他再没有半点卑微姿态,偶尔看着经过的趾高气扬的红袍大太监,他的脸上还会浮现几分不屑。

        当初齐王登基并没有带潜邸的旧人们来京城,皇宫里的宫人皆不动,以示对先帝的尊崇。

        他来这里很少,偶尔来一次,就会被那些大太监们冷眼蔑视,在他们眼里自己这个潜邸太监像条狗一样被扔了吧。

        袁宝的脸上浮现几分冷笑。

        这些废物根本就不知道他对于皇帝来说多重要,而他又做了多少事,看着吧,他很快就会回来,等他回来,就让他们知道谁才是皇帝跟前的第一大红人。

        前方有急促的脚步声,以及纷乱的问好声传来。

        袁宝抬头看去,见路上的大小太监纷纷避让,有一高瘦的红袍男子正背着晨光缓步而来。

        虽然看不清面容,但年纪轻轻就能穿上红袍,又让太监们的恭敬惧怕,袁宝立刻就知道来人是陆云旗。

        袁宝迟疑一下,在路边停下脚像其他人那样避让,但视线却忍不住暗暗的打量。

        年轻的锦衣卫指挥使长得果然漂亮,而这漂亮的面容又令人望之生惧,只眼神因为如蛇一般的阴冷。

        他目不斜视径直走过,似乎一切都视若无物。

        袁宝直起身子,看着走过的身影,撇撇嘴。

        得意什么,也不过是贱命一条,托了好运才有今日。

        走出宫门的袁宝已经换了装束,唇上两撇胡子,穿着普通的布袍,带着帽子,就像常见的任何一个官员手下的伴当亲随一般,骑马得得离开了御街,很快拐进街市。

        天虽然才刚亮,但街上已经不少人走动,店铺也都忙着卸下门板准备开张。

        他东走西逛,停在了德盛昌票号的门前。

        票号刚开了半边门,不过当袁宝走进去,还是有伙计及时的迎来。

        “兑个钱。”袁宝说道,拿出一张银票,用浓浓的山东口音说道,带着外地人的紧张以及故作的镇定。

        这种外地人的样子总会被京城本地人嘲弄嬉笑。

        袁宝看到那伙计果然又看他两眼。

        “好的,客官请坐稍等。”那伙计说道,接过银票进了柜内。

        透过高台上的隔栏,袁宝看到那伙计跟另一个伙计说了句什么,那伙计也抬头看了自己这边一眼。

        虽然二人低声说话,但并没有嬉笑。

        德盛昌好歹是做大生意的,伙计们这点规矩都没有的话,趁早关门。

        袁宝不以为意翘起腿端起桌上的送来的茶水慢悠悠的喝了口。

        很快那伙计就捧着重重的一个小箱子出来了。

        “客官,您点收,需要我们给你送府上否?”他恭敬的说道。

        袁宝站起来。

        “不用了。”他说道,接过箱子向外而去。

        伙计们只在室内施礼,并没有恭送到门外,免得客人不自在。

        待袁宝离开,那伙计才抬起身,并没有再迎接下一位客人,而是转身疾步进内,穿过几道门来到后院。

        柳掌柜正守着炉子喝茶。

        “掌柜的。”伙计上前低声,“画像的人出现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315_83703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