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君九龄 > 第八十七章 命,信不信

第八十七章 命,信不信


        陆云旗没有回头。

        “黄大人,你借我的东西是不是太多了?”他木然说道,“我的东西,不值钱,值命。”

        黄诚笑了,轻声咳嗽着走近,拍了拍马车。

        “当然,当然。”他说道,“陆大人啊,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是个多情痴情有情人啊。”

        陆云旗是个有情的人?这话说出来是骂他吧?江千户在一旁神情古怪。

        陆云旗没有说话。

        “瞧瞧你为那君小姐落下的这一身伤。”黄诚说道。

        陆云旗转过身看着他。

        “黄大人要说什么尽管说吧。”他说道,“我的私事不劳大人费心。”

        “我原本不费心,只是恰好我的私事跟陆大人的私事是一回事,所以就想和陆大人说一说。”黄诚说道,“要是别的女人,只要陆大人你喜欢,我相信就算是公主,也不是那么要不到,只是这个君小姐嘛。”

        他笑了笑,靠近陆云旗,压低声音。

        “靠上了成国公,这就不好办了,陛下可以为仁善舍弃父女之情,但绝不会抢了臣工之家眷。”

        这话说的可大不敬了。

        敢跟皇帝最亲近的权臣陆云旗这样说话的,黄诚还是第一个。

        “黄大人是想告老还乡了?”陆云旗看着他,木然说道。

        以皇帝的性子,如果知道黄诚背后这样讽刺他,绝对不会罢休。

        “陆大人,如果我告老还乡了,你这辈子都见不到那君小姐了。”黄诚含笑说道。

        陆云旗微微皱眉。

        “你是威胁我还是威胁她?”他问道。

        黄诚哈哈笑了。

        “都没有,我只是提醒陆大人。”他说道,“陆大人,你要想得到这个君小姐,目前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靠山山倒,引水水干,成国公倒了,她无山可靠,德盛昌倒了,她也无水可用,还不是任你处置?而如今最想也最能让成国公倒了的,只有我了,所以我不能走,我要是走了,你这一辈子就只能看着她成国公世子夫人,看着她变成以后的成国公夫人。”

        他一口气说完,见陆云旗神情古怪的看着他。

        陆云旗这个万年木头脸,在街边的宫灯照耀下忽明忽暗,一白一黑,露出这样的表情很是诡异。

        黄诚还是第一次看他这种神情,尤其是那眼神。

        似乎森寒似乎怨恨还有哀伤。

        “陆大人?”他说道。

        陆云旗眼神掩去,视线依旧看着他。

        “这种话,我以前听人说过。”他忽的说道。

        有人说过了?

        黄诚眼神微微闪。

        “看来这是人人皆知的道理。”他说道,“陆大人,如今成国公得盛宠,皇帝也需要他来维护面子,所以不会对他怎么样,成国公为人奸诈,给他稍加时日,说不定皇帝都被他蛊惑,所以要尽快让皇帝对生厌,要找出他作恶的把柄。”

        陆云旗哦了声,也不知道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黄诚皱了皱眉头,陆云旗是皇帝的狗,一心只按皇帝的意思行事,现在皇帝肯定没心思动成国公,但皇帝对成国公的戒心不减,就差一个让皇帝下定决定的契机,这个契机就是皇帝的利益被触动,盖过了想要维护的面子。

        这就需要陆云旗这种皇帝最信任的人吹风了。

        而能说动陆云旗的,应该就是这个求而不得的女人了吧。

        “陆大人,所以我要借一下你的马车。”他接着说道,站开了身子,掩嘴咳嗽两声,似乎孱弱不堪,“老了走不动了。”

        陆云旗点点头。

        “黄大人用吧。”他说道。

        用吧,那这是借了还是不借?

        陆云旗说完这句话就上马,锦衣卫们呼啦啦的拥簇过来,一众人向前而去。

        看着他们离开,黄诚也没有再停留在仆从的搀扶下上了马车,吱吱呀呀的行驶在夜色里。

        夜色浓浓,陆宅里灯火通明,但相比于往日看到陆云旗丫头仆妇们更多了几分慌乱,那是因为他身上的伤。

        但没人敢问,战战兢兢的看着陆云旗走向九黎公主的所在,制止了仆妇丫头的通禀,他站在了屋门外。

        夏日换上了纱帘,在内里璀璨的灯光映照下如云如霞,透过这云霞可以看到其内端坐的女子,一身素衫并没被璀璨淹没,反而更显的出众。

        纵然是一人独处,她的一举一动也极其的端庄优雅,这是几代皇室浸润教养的成为与生俱来的贵族风范。

        “九龄从来没这样坐着过。”陆云旗说道。

        这突然的声音让九黎抬起头。

        “你回来了。”她说道,并没有受到惊吓。

        大概从太子突然病故,太子妃自尽而亡之后,就没有什么事能惊吓到她了吧。

        “是九龄她坐姿不规矩吧?”九黎公主含笑说道。

        不是坐在石头上就是坐在树上,就算坐在正常的位子上,也必然不一会儿就歪歪扭扭,小时候没少被她呵斥。

        “不是不规矩,是很洒脱自在。”陆云旗说道,脸上浮现笑意,似乎透过九黎公主看到那个虽然端坐,但会在裙边轻轻露出只穿着袜子的小脚的女子。

        他怕着凉,会用手替她暖着,握在手心里也不老实的晃动。

        九黎公主没有说话,似乎并不想说这个话题。

        陆云旗依旧站在门外没有进去。

        “公主你怨恨过现在的日子吗?”他忽的说道。

        现在的日子,父死母亡从金枝玉叶的公主沦为囚犯一般。

        九黎公主抬起头笑了笑。

        “不怨恨”她说道,“因为我信命。”

        命中注定吗?

        “如果不是命呢?”陆云旗说道。

        “那也是命。”九黎公主淡淡说道,没有大惊失色更没有询问他这句话的含义。

        这句话听起来古怪,但想一想也挺有意思,陆云旗笑了笑。

        “公主信就好。”他说道,转身走开了。

        九黎公主这时才停下手里的针线。

        “我信,命,我信,命有公道。”她喃喃说道,声音轻柔却无比坚定。

        而走开的陆云旗也在慢慢的开口。

        “我不信命。”他说道,看着前方的夜色,“我不信留不住她。”

        他没入黑暗中远去,陆宅里安静如无人之地。

        而此时的成国公府却很热闹。

        嗷的一声,****上身露出刀伤的朱瓒从床上跳起来!

        “疼吗?”

        不待他喊,君小姐主动说。

        “我再轻一点。”

        这和当初杀了黄小大人被打个半死在牢房里被她治伤完全不同,那时她的动作粗鲁的很。

        朱瓒瞪她一眼,重新趴下来。

        “我先说清楚,你别自作多情,我打陆云旗可不是因为你。”他说道。

        这话听起来很不可信,毕竟人人都知道陆云旗觊觎君小姐,身为君小姐的男人,难道是为了别人揍陆云旗的吗?

        “那是为了谁?”君小姐说道,“九龄公主吗?”

        朱瓒身子一僵绷紧弓起,似乎就要跳起来,但他最终只是将脸转向内里。

        “不管你的事!”他闷声说道。

        不是承认但却也不肯否认,听起来莫名的有些伤感。

        当然关我的事,君小姐看着他,因为我就是九龄公主啊。

        这句话如果说出来,不知道他会什么反应?君小姐忽的冒出这个的念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315_82977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