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君九龄 > 第六十二章 我说不好

第六十二章 我说不好


        宁云钊不仅面不改色的这样说,还果然抬脚往外走。

        内里的同僚再也看不下去了。

        “行了行了,宁大人你就别装了。”他起身疾步过来拉住宁云钊,对着进门的人说道,“你们在外边说什么呢?我们在屋子里听不清。”

        来人以及门外的人们都愣了下,旋即意味深长的笑了。

        “宁大人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嘛。”一人说道。

        宁云钊笑了。

        “两耳不闻的是与自己无关的窗外事。”他压低声说道。

        里外的人一怔,旋即都笑了,又颇有感触。

        这是大实话啊,毫不矫情虚伪,人人都说大公无私,但谁又能真正的没有私心呢?

        “宁大人也别这样偷听了。”忽的一人迈出来说道,“我们正要出去吃顿便饭,不如宁大人跟我们一起吧。”

        他说出这句话,身后的人有些骚动。

        “好好,我们一起去。”宁云钊同屋的人已经主动说道。

        宁云钊也点点头。

        “好,那就同去吧。”他说道。

        看着宁云钊与几人向前走去,落后的几人神情有些复杂。

        “怎么叫他啊,他可是姓宁。”一人低声说道,“宁炎可是维护成国公的。”

        但另一人立刻摇头。

        “宁小官人和宁大人不一样。”他低声说道。

        “怎么不一样,都是一家人,难道胳膊肘还能向外拐?”先一人皱眉说道。

        “不不,不向外拐,但是他向自己拐。”又另外一人低声说道。

        “是呀,上次宁大人反对议和的时候,宁小官人就什么都没有说。”有人也凑过来低声说道,“而且由他提醒,好几人免于池鱼之殃呢,不仅有主战的还有议和的。”

        听大家这样讲述,原本有疑虑的人神情惊讶,旋即又释然。

        “这样看来宁小官人很明智,那让他一起来商量下,也许有不错的建议。”他说道。

        ……………………………………

        位于京城最繁华地带的张家酒楼里,白日黑夜都热闹无比。

        此时一间宽敞的包房内坐满了人,一个个虽然看起来穿着简朴,但举手投足间带着几分威严之气,眼尖的知客一眼就认出他们都是京官。

        当然知客也同时看出这些人职位并不高,这样的官员在京城很多,很多人充其量也就是个吏员。

        但京官到底是京官,他们数量庞大,且在京城盘踞多年关系复杂不容小觑。

        他们慢条斯理的说笑着,言语简单却机锋暗藏,几盏酒茶之后就商议几件事。

        “那如今大家都意见一致了。”

        一个四十余岁的男人站起来说道,举手投足间言语娴熟,显然是一个久浸官场的人。

        “成国公要犒赏,以至于掏空国库,逼迫商户出钱,官员出俸禄,此举实在是飞扬跋扈。”

        在座的诸人纷纷点头。

        “是啊,他好大喜功,贪战伤民。”

        “如今各路军将都学他,一味的邀功邀赏,如无赖虎狼之徒。”

        “如果这次让他得逞,来日必将更得陇望蜀。”

        “今日掠商户之利百官之俸禄百文几两,来日就能抢百两千两,到时候不知多少商户要家破人亡。”

        一时间话语不断。

        站起来的男人很是满意大家的反应,抬手示意大家停下,眼底闪过一丝阴冷之色。

        “那些受到欺迫的商户们已经决定联合请诉,我们身为官员不便行事,所以我们要说服学子们替商人请命,联名进言,并集体罢课,以正视听。”他说道。

        商户们请诉到也罢,这学生罢课可是大事,学生为士人,是将来的官员学士,代表着国之正统,如果他们出面做出反应,绝对能掀起大风浪。

        室内顿时都热闹更甚。

        “大家觉得如何?”男人再次问道,也只是一问,心中已经笃定没人会反对,毕竟这件事已经运作一段了。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有人声音清亮。

        “我觉得不好。”

        这声音让大厅里顿时安静下来,谁啊这是?怎么让捣乱的进来了?

        所有人的视线看向发声处,但见一个俊秀清雅的年轻人坐在蒲团上,身姿挺拔,神情和煦,让人一见便心生愉悦。

        单从面向和神态上实在难以将他和故意捣乱的人联系在一起。

        是不是说错了?

        “诸位,我觉得这样不好。”宁云钊再次说道。

        室内一阵骚动嘈杂,带他来的人更是慌张。

        还好为首的男人见惯了风浪,虽然恼怒但很快冷静下来。

        “宁小大人,为民请命有什么不好?”他反问道。

        “为民请命自然是好的。”宁云钊说道,“只是这件事是皇帝的命令,大家这样是要违背皇命吗?”

        状元之才的宁常是读书读傻了吗?他们当然不是要违背皇命,所以才将矛头对准成国公。

        “陛下是被成国公逼迫欺瞒,才做出此等命令。”为首的男人耐心的说道,“所以我等才要成国公听万民心声,能回头是岸。”

        宁云钊摇头。

        “但是这个时机不对。”他亦是耐心的说道,神情平静,语气平和,让人觉得十分的诚恳,“要给成国公夸功奉迎是陛下的命令,到时候出现这样的事,让前来迎接的皇子怎么办?让在皇城门等候的皇帝怎么办?万民空巷都等着看,要看的不止是成国公,还有皇帝陛下的风光啊,出了这样的事,是打了成国公一耳光,但同时也是打了皇帝的面子啊。”

        认真想也的确是这个道理,他们之所以打算这样做,也正是因为有皇帝在,到时候引起皇帝的震怒,好惩罚成国公。

        不过,这的确是打了皇帝的脸面,到时候罚了成国公,这些闹事的人只怕也没跑…

        室内响起低低的议论声。

        “民意为大,陛下不会因为民意而震怒的…。”男人忙抬手示意大声说道。

        宁云钊接过了他的话。

        “陛下体恤民意,我们也要体恤陛下啊。”他说道,“所以我觉得,请命当然要请,但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件事不是陛下的错,不该让陛下如此难堪。”

        他说着站起来,走了几步到场中。

        相比于那位四十多岁的男人,宁云钊声音清亮,姿态优雅,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我们食君之禄当忠君之事,应当再择更合适的机会来做这件事,用句大俗的话来说,不要在陛下高兴的时候泼他的面子。”

        “议和已成,国泰民安,因为战事的担心终于散去,正是难得举国欢庆,陛下也高兴的时候,望诸君斟酌。”

        宁云钊说罢对着室内诸人团团一礼。

        室内的议论声更大,不少人的面色浮现犹豫,还有人不自觉的点点头。

        为首的男人看到这场面心里气的抓狂。

        没错,宁云钊说的都对,但只有一点不对,皇帝并不怕被泼了面子,皇帝并不想要这风光,皇帝更愿意看到大家打了他的脸。

        然而这件事偏偏不能说,因为皇帝这场面做的太足太完善了。

        男人狠狠盯着宁云钊。

        真是气死人了,宁炎那么刚直不阿喜欢跟皇帝对着干的大臣,怎么养出这样一个谄媚的侄子呢?

        恨不得时时刻刻把皇帝的面子顶在头上心上。

        真是没出息!

        。

        。

        (真不知该说什么了,我真说不好……5555)(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315_78154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