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君九龄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踏云而去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踏云而去


        伴着寒风,雪粒子洒落下来,京城的街道上行人变的匆匆。

        这个冬天的雪下得格外早,这让京城里乞丐日子变的不好过,尤其是最近又多了很多。

        大约从一个月前,京城里渐渐来了很多北方口音的人,有老有少,拖家带口聚集到京城,这些人长途跋涉到这里已经精疲力竭,也没有手艺本事,只能混迹与街头桥头乞讨为生。

        这些就是因为北地战乱逃来的民众。

        他们的到来提醒着京城的人们,北地的战事还在持续,甚至并不乐观。

        朝堂上的气氛亦是凝重焦灼。

        “竟然连丢了三城,这就是你们说的一时败不是一时败吗?”皇帝愤怒的喊道,“这都多少败了?”

        宁炎站在堂前神情几分坚定。

        “金贼来势汹汹,避其锋芒退让也是正确的。”他说道,“更何况成国公退兵时护送百姓,且将城堡一扫烧光,金贼占据了只是个空城,既不能补给也没人力重建,反而耗费分散了兵力。”

        黄诚在一旁笑了。

        “依照宁大人这么说,这败的还很光荣,还要嘉奖了么?”他说道。

        宁炎毫不在意他嘲讽。

        “这不是败,这是战略。”他说道,“将在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就是因为战场上形式瞬息万变,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好。”

        “这都是成国公一面之词。”又有大臣站出来说道,“我看是他自找借口,好大喜功才导致的节节败退。”

        “没错,短短时日,丢了三城,失了一个总管,死了两个监军,还口口声声说什么策略,还有功了?”另一个大臣亦是满面愤怒的斥责,“还要各地援军皆听从他的号令,他想干什么?”

        面对质问,宁炎没有丝毫的畏惧。

        “你们怎么只看到我们的伤亡?金贼折损的数额你们都忘了吗?”他说道。

        随着他的话音落,便有几个大臣也站出来,将金军的伤亡也报了出来。

        相比于大周官兵的折损,金兵的确更甚。

        “谁知道是真的缴获还是别的什么。”一个大臣哼了声。

        另一个大臣立刻瞪眼急了。

        “你这什么意思?你是说成国公谎报军情?”他愤怒的喊道。

        “谎不谎的谁知道,反正整个北地如今都在他成国公手中。”有人也说道。

        “你是说成国公一手遮天?”

        “我可没说,这话是汤大人你说的。”

        朝廷里顿时吵成一片,几个大臣面红耳赤,口沫四溅,都恨不得打起来。

        这种场面每日都在上演。

        “都住口。”龙椅上的皇帝按着额头喊道。

        他的声音有些无力,还是太监们尖声喊着,御史以及禁卫们上前将这些吵闹的大臣制止住。

        “朕不想知道这是什么策略,朕就想知道什么时候金兵能退?”皇帝面带焦虑的说道。

        这话让大殿里一阵安静。

        “陛下,征战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宁炎沉声说道。

        “那就要累及数千将士吗?”黄诚幽幽说道。

        宁炎转头看向他。

        “累及?黄大人这话说的什么意思?将士们为国征战而亡是错的吗?”他说道。

        “那要看是为国而亡还是为他成国公好大喜功而亡。”黄诚不咸不淡的说道。

        “黄大人…”宁炎喝道,刚开口门外传来一声急报。

        因为战事,急报隔几天就会传来,朝臣皇帝都已经很熟悉了,闻言立刻停下吵闹看向门外。

        所有的人的神情都很紧张。

        好消息,一定要是好消息。

        宁炎心里在想,黄诚心里也在想,虽然他们期盼的好消息并不一样。

        “启奏陛下,开德府失守,知府杜妙殉节。”举着急报的太监跪地颤声喊道。

        开德府,那是河北东路靠南的一个府城,二十多年前金人就是从这里冲进围住了都城,四方救不得,皇宫被困,皇帝被掠。

        这是大周皇室不想回忆起的耻辱,也是天下人都不想记起的噩梦。

        没想到隔了这么多年,这一幕竟然又出现了。

        昔日重来。

        大殿里死一般的安静,旋即见皇帝从龙椅上站起来。

        “来人…”他发出一声喊,喊声颤颤,面色苍白,一语未了人抖了抖跌坐回龙椅上。

        太监们吓了一跳。

        朝臣们也顾不得争执震惊,纷纷向龙椅涌去。

        “陛下。”

        “快宣太医。”

        大殿里陷入一片混乱。

        宁云钊依旧站在队末,他没有资格挤进去,也没有去挤着,站在原地跟其他未能上前的官员一样,神情焦虑不安。

        但如果仔细看他的焦虑不安都比别人要平淡很多,但现在没人注意他,大家都踮着脚看向前方,不时的低声议论。

        “这也太巧了。”宁云钊没有跟旁人议论,只是低声自言自语,眉头微皱。

        ………………

        “这也太巧了。”

        朱瓒将嘴里的牧草吐出来嗤声说道,用手点了点地上。

        地上勾勒出一个简单的舆图,摆放着石块代表城池,一根根牧草则摆出金人行进的路线。

        “只有一股精兵,在多方金兵的掩护下,硬生生的闯进这里来,这与其说是攻占,不如说是孤军深入的冒险。”张宝塘说道,“我们都知道金兵善骑射,行动迅速,做到这一点也不是不可能。”

        “也许不止是金兵的掩护。”四凤忽的说道。

        张宝塘愣了下,朱瓒神情无波,依旧平静。

        “你查出来了?”他问道。

        张宝塘不解的看向四凤,前一段四凤是出门消失一些时候,说是有公干,原来这公干是朱瓒的吩咐吗?

        “具体查不出来,但有些将官阳奉阴违不战而逃是真实的。”四凤说道。

        这种事在战场上并不少见,也不能说明什么。

        “是不能说明什么,但他们的行为却造成了很多不该出现的后果,这就太巧了。”四凤说道。

        朱瓒抬脚将地上的石子牧草踢乱。

        “我明白了,这金兵并不是为了战,而是为了吓。”他说道,踩着适才标记为开德府的地方,“一切行进都按照曾经破我国都的路线来,就是为了让皇帝朝臣百姓想起当初的事,心生畏惧。”

        张宝塘听明白了,噗嗤乐了。

        “这金贼这次还会玩这个把戏了。”他说道。

        “这个把戏很管用呢。”朱瓒说道。

        四凤也没有笑,神情更沉默一刻。

        “就在适才,皇帝下令要成国公调兵援救开德府,同时驻守开封。”他说道。

        张宝塘瞪眼。

        “伯父怎么能动,动一发而牵全身。”他说道,“不用伯父回来,这股金贼在开德府也长久不了。”

        四凤苦笑一下。

        “因为,陛下害怕。”他低声说道。

        朱瓒拍了拍衣衫,看向西北。

        “我要走了。”他忽的说道。

        四凤和张宝塘愣了愣,似乎没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

        “你们今天来,告诉我开德府失守的消息,我现在跑去为国杀敌,理所应当合情合理,也不会怪罪到你们身上。”朱瓒接着说道。

        这的确是合情合理,但现在问题的关键可不是这个。

        “你怎么走啊?”四凤问道。

        朱瓒已经走开几步,闻言回头笑了笑。

        “就,走啊。”他说道,抬手放在嘴里打出几声呼哨。

        伴着呼哨声,四凤张宝塘就听到马儿嘶鸣,同时地面震动,出什么事了?他们回头,顿时神情愕然。

        只见一群群马从马厩中冲出来,向着四面八方奔去,整个监马厂如同滚雷袭来。

        “马惊了!”朱瓒一声大喝,人向着马儿奔去,他的速度极快,很快混入混乱的马群中,再一眨眼已经越跃身上马,在奔腾的马群中犹如一艘小船起伏。

        但小船不仅没有被浪头打翻,反而隐隐引领潮头。

        整个马厂都被惊动了,所有人都跑出来,却没有办法阻拦如同滚滚洪水的马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马群跃出了围栏,向四面八方而去。

        马惊了,马跑了。

        喊声不断的响起,人们四散奔忙。

        我日

        四凤和张宝塘呆立在原地,唯有这个词能表达心情,看着视线里已经远去的人影,张大嘴久久合不拢。

        ***********************************

        多谢书友书友160815115426234、猫猫小虫虫提出双方兵力问题,我重新查了宋明资料,修改了下军队人数,不影响大局,细节控记得删除重新加书架下载就可以看到修改后的新内容。

        谢谢大家指正。(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315_68993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