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君九龄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夜深有行人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夜深有行人


        公主讳九龄,兴文太子之第二女也。

        太康三年冬违豫,疾驰饵药无捐,薨与京城北镇抚司陆千户宅馆,时年十九。

        这是刻在墓志铭上的,是宣告天下的九龄公主的死因,这就是九龄公主的死因。

        此时此刻,九黎公主问出这句话,如果在别的地方那就是大逆不道。

        九黎公主从来不做大逆不道的事,也从来不追问什么。

        当初接到九龄公主死讯赶来的时候,九龄公主已经入殓完毕,她也只是拉着怀王站在棺材前看了眼遗容,就按照礼仪坐在灵堂里哭丧去了。

        “九龄公主的身子骨太弱了,还是从小养在外边的缘故。”当时有皇亲这样对九黎公主感叹过。

        九黎公主只是拭泪却不发一言。

        自后也没有再说过一句有关九龄公主死因的事,甚至连什么病都没有问过。

        怎么此时此刻她会问出这样的话,而且还是问陆云旗,这个相当于皇帝手眼的男人。

        “别的事我不评价,现在至少我知道一件事,陆大人你对我妹妹,是真心的。”

        九黎公主的声音从后传来。

        “你对我和怀王也是尽可能的好意,尽可能的相护。”

        尽可能听起来并不算什么赞誉,但对于陆云旗这般身份来说,已经是极其感激了,同时也是不可与外人道的感激。

        九黎公主说完这句话,屋子里便陷入沉默。

        陆云旗依旧背对着她,但并没有继续迈步。

        “人都死了,知道怎么死的,有必要吗?”他忽的说道。

        九黎公主扶着床站起来,一向平静的脸上流露几分迫切。

        “生的糊涂,死的明白一些,也算不枉为人。”她说道。

        陆云旗转过身。

        “那一天,她说想吃城外曹家的猪油饺饵,我立刻去给她买。”他说道。

        明亮的灯下,他的面色越发的惨白。

        明明没有说什么,九黎公主听到这句话,眼圈不由红了,有眼泪就要滴落。

        那一天。

        她握住手瞪大眼认真的看着陆云旗,唯恐错过一句话。

        “曹家开门晚,我不想惊扰逼迫,免得他这样状况之下做出的饺饵不好吃,所以我就等着。”陆云旗的声音继续响起。

        “第一笼饺饵做好的时候,他们过来告诉我说,九龄进宫了。”

        “我就知道要出事了。”

        陆云旗站在厅中明亮的灯光倾泻在他身上,却偏偏如同给他罩上一层阴影。

        九黎公主看着他,手掩住了嘴。

        他并没有说什么,他说话有些笨拙,叙述的木讷平淡,描述的干涩,但九黎公主就好像看到当时的场面。

        她看到那个女孩子行走在皇宫的路上,带着决绝,义无反顾。

        “我赶到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九黎公主闭上眼,眼泪沿着孱白的脸颊滑落。

        果然是因为进宫刺杀皇帝而死的。

        至于为什么九龄要去刺杀皇帝,这就不是能问的问题了。

        问也得不到答案。

        “她怎么死的?”她哑声问道。

        陆云旗神情木然。

        “她被乱刀砍死。”他说道。

        他看着眼前,似乎又看到那一片血泊,血刺的他眼疼欲裂,但他没有半点的避开,要把眼前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看着她被砍断的骨肉牵连的胳膊,看着她扭曲的身形,看着她那件她最喜欢的衣衫被血染红,看着她面目全非。

        看着她看向自己,一笑。

        室内一片死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九黎公主一声轻叹。

        “这样啊。”她说道,“多疼啊。”

        没有愤怒没有痛哭,只有这轻声的三个字。

        多疼啊。

        多疼啊。

        陆云旗转过身走了出去,他的步伐很快,甩动的珠帘刷拉作响,剧烈的晃动流光溢彩。

        陆云旗冲进夜色里,丫头仆妇们被他吓了一跳。

        “大人”大家纷纷施礼唤道。

        声音未落,陆云旗已经越过她们疾步向外而去。

        “大人要出去了?”

        “大人?”

        外院的锦衣卫们纷纷涌来询问着。

        陆云旗只是一言不发向外走,所有人都忙碌起来,马匹牵来,火把灯笼云集,大门被推开。

        在一片忙乱中,陆云旗神情木然一语不发,如果不是人还自己走动,就真的如同木雕石塑一般。

        他跨上马,催马疾驰。

        锦衣卫们左右前后拥簇围护,马蹄声火把的亮光将安静的京城夜色惊乱。

        看到这队人马过来,夜市上的人群吓了一跳纷纷躲避,待看到其中的陆云旗更是咋舌。

        这大晚上就要抄家吗?

        又是谁啊这么倒霉?

        在人们躲闪好奇的视线里陆云旗一行人消失在街道上。

        “看方向是向城外去了。”

        “竟然这么晚出城吗?”

        “走夜路不怕遇到鬼吗?”

        这话说出来街边一阵沉默,人们哄的一声作鸟兽散,这动作太快,贴着墙角的一个男人不提防被撞的摔个跟头,头上戴着的斗笠也滚落,被奔散的人踩了好几脚。

        “哎哎我的帽子。”他着急的喊道。

        帽子被人一脚踢回来。

        “大晚上的带什么帽子。”那人骂了声。

        男人恼火的将帽子捡起,再看街上人夜色里奔散,哪里看得清是谁踢的。

        男人将帽子捡起来,见好好的帽子已经被踩的歪歪扭扭,只得愤愤的扔到一边。

        夜市已经恢复了热闹,男人站直身子看了看四周,抬手按了按鬓角,整了整衣衫沿街向前走去。

        夜市上摆出了很多摊位,不少人或者坐或者站着吃喝说笑,当然也有很多大酒楼也还开门,不过相比白日到底是显得冷清一些,毕竟夜晚吃酒有青楼这个好地方去。

        男人走到一间行会会馆前,跟门口的一个伙计低声说了几句话,那伙计就忙引着他向内而去,而会馆的门也随之被关上,门上的灯笼也被取下熄灭,表明这里已经关门了。

        内里随着伙计的引路,那男人走过的地方,灯笼也纷纷被取下熄灭,原本明亮的室内变的昏暗,男人停在一间屋门前,再次整了整衣衫拉开门走进去。

        屋子里灯光柔和,照着窗边坐着的一个老者,此时正低着头认真的写字。

        男人含笑上前恭敬的长身作揖。

        “拜见黄大人。”他说道。

        写字的老者抬起头,灯光照着他枯皱的脸,正是黄诚黄大人。

        “如果我现在去见陛下,说我捉住了金朝的太子司仓大人。”他说道,神情和煦,“陛下一定会很欣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315_68646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