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君九龄 > 第五十章 我敢你不敢

第五十章 我敢你不敢


        屋子里的仆妇丫头们面色微变。

        但她们不是因为出事二字,而是因为丫头说出外边二字。

        “在家里说什么外边。”一个仆妇疾声喝道。

        上一次有个丫头失心疯了给公主说外宅的事结果没了命,竟然还有人不长教训来说外边的事,她想死别拖累大家。

        那丫头被喊的讪讪,但却并没有停下。

        “不是,不是那个外边。”她急急说道,伸手指着外边,“是咱们家门外,有人在扔东西。”

        屋子里的人都愣了下,就连九黎公主也停下碗筷,有些微微惊讶的看过来。

        在6宅门外扔东西?这可真是从未有过的事。

        谁失心疯了?

        “扔什么东西?”九黎公主问道。

        丫头神情古怪。

        “说是聘礼。”她说道,说罢垂下头。

        聘礼?

        聘礼….

        满屋子寂然。

        6宅的门口却是响声不断,随着最后一个箱子被扔下车,哗啦一声响后终于结束。

        但门前并没有就此安静,陈七站在站在车边拍了拍手,出清脆的响声,然后从袖子里拿出一张银票。

        “哦对了,还有这个。”他说道,对站在门前居高临下看过来的6云旗挥了挥,“上次的钱。”

        说罢一甩,银票忽悠悠的飘落在散了一地的箱子盒子上。

        门前两边飞鱼服绣春刀的锦衣卫肃立,阴沉的视线让暮色陡然变成了黑夜一般。

        6云旗却没有任何的动作,视线落在那飘落的银票上。

        “现在,敢了。”他淡淡说道。

        这话听起来没头没尾,莫名其妙。

        但陈七却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而且他还自动的给6云旗的话添上了一个语气词,还要配上表情。

        这表情是不屑和冷嘲。

        现在,敢了啊。

        就在年前6云旗甩过这个女孩子一万两银票,让她改了名字,那女孩子不想改,但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拿着钱甩回来。

        “当时不敢不收,后来不敢退还。”她理直气壮的说道。

        这才过了半年,她的行为举止就变了,面对6云旗给的东西,也敢不收了,还敢这么嚣张的拉到6宅扔下来。

        这叫什么?

        这叫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不过搁在半个月前陈七还没敢这样想过。

        他看着6云旗,看着两边肃立的如同一头头恶狗一般的锦衣卫,看着地上散落的箱子盒子,也不由咽了口口水。

        跟做梦似的。

        他竟然在锦衣卫,在6云旗6阎王面前做了这种事。

        放眼整个大周朝,他是第一个吧?

        不对,成国公世子算一个。

        陈七心里胡思乱想。

        他做出这样的事,6云旗竟然只是站在门口看着,不动怒也不动手。

        听说曾经有个朝官在被锦衣卫抄家的时候啐了6云旗一口,当场就被6云旗割掉了舌头。

        这朝官还没下狱审问呢就不能说话了,一群朝官也是弹劾了一大堆,最终6云旗还是好好的站在这里正看着他扔箱子。

        陈七再次咽了口口水,手下意识的按了按胸口。

        6云旗依旧站在门口,神情木然的一动不动。

        “6大人,下次不要开这种玩笑了。”陈七抬抬手说道,“告辞了。”

        6云旗依旧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拦。

        陈七摆摆手,几个伙计呼啦啦的上车,车夫一甩鞭子,伴着清脆的声音两辆马车沿街疾驰而去。

        随着车马的离开,这条街恢复了安静,确切的说死静。

        “大人。”

        一个锦衣卫再也忍不住喊道。

        他们的面色铁青,阴冷的眼中怒火燃烧更是骇人,只待6云旗一声令下将眼前的一切都撕碎。

        但6云旗却神情依旧,看着地上散落的箱子盒子还有红布。

        “收拾一下吧。”他说道,转身进去了。

        进去了。

        锦衣卫们不由你看我我看你。

        就这样算了?

        “当然不能这样算了。”一个锦衣卫冷冷说道。

        “对付这一个杂种还用的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另一个锦衣卫亦是冷冷说道,“九龄堂有圣旨,咱们砸不得,这一个杂种当场弄死了又能如何?”

        “如果圣旨就在这杂种手里呢?”一个锦衣卫淡淡说道。

        在场的锦衣卫沉默一刻。

        方家的圣旨已经大白菜一样谁都能拿着玩了吗?

        锦衣卫们的视线看向四周。

        虽然这边的街上由于怀王府和6云旗的存在没有人敢接近,但因为认出九龄堂的陈七,而且看到他是向这边来,解了烦心事京城闲人更多,还是不少悄悄的跟过来。

        闲众们躲躲闪闪的看到了这一幕,一个个目瞪口呆,此时被锦衣卫们一扫,他们可没有陈七的气势,顿时鸟兽散。

        而走出这条街的陈七也顿时没了气势,衣衫从里到外都已经被冷汗打湿了。

        其实他来决定做这件事时,他也以为自己会死在当场。

        他遇不到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成国公世子,也不是得民众崇敬的君小姐,6云旗真要拔刀砍向他,他还真不知道有谁会来相助。

        但君小姐临行前,将一个卷轴递给他。

        “这是圣旨。”她说道。

        陈七再次伸手按了按胸口。

        圣旨啊。

        这是可是先帝的圣旨,如朕亲临。

        这是方家的命,方家轻易的给了君小姐,而君小姐又这样轻易的给了他。

        这圣旨用的还真是……挺随意的。

        “先帝给的圣旨就是让用的。”君小姐说道,“而圣旨,就是要这样用的。”

        好吧,这样用起来还真是嚣张的不要脸。

        陈七按着胸口。

        事到如今又能怎么样,谁让遇到的人是不要脸的6云旗呢,那就只能更不要脸了。

        陈七回到九龄堂时暮色已经浓浓,街上的灯都点亮。

        陈七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女孩子站在门口,他不由咧开嘴笑了。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他跳下车说道。

        方锦绣看他一眼转身进去,陈七笑呵呵的跟进去。

        ************************************

        感谢空中的飞鱼打赏灵兽蛋,感谢豆豆。

        感谢凌小七、婧三少、叶三墨Rineta、丢丢剪剪、南方的冰一、?最后一枪?打赏和氏璧。感谢大家,不胜荣幸惶恐。

        谢谢谢谢。(未完待续。)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315_63361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