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君九龄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希望你能治好

第一百九十一章 希望你能治好


        江太医曾与我有约,他治不好的人我来治,现在我来应赌约了。

        这叫什么意思?

        这叫挑衅!

        听到门吏来报,太医们神情愕然旋即愤怒。

        “真是太过分了。”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

        “将她打走打走。”

        大家纷纷说道,江友树却抬手制止。

        “她说来应约了?”他看着门吏问道,“她知道我在治什么病什么人吗?”

        应该是知道,门吏点头。

        原先可能不知道,但现在怀王得了痘疮的消息散开了,满京城的人都要知道了,君小姐肯定也会知道。

        “她知道啊。”江友树重复一遍,意味深长。

        她知道现在得病的事怀王,那她可知道怀王是什么人吗?

        她莫非以为王爷身份高贵,就可以借机扬名了吗?

        真是太年轻太天真了。

        “既然如此,那就请她”江友树说道。

        话没说完屋子里的太医们就站起来。

        “大人不可啊。”

        “大人怎么能让她诊治怀王。”

        反应这么大?这是生气呢还是畏惧不敢接受挑战?

        门吏心里有些惊讶。

        “怀王如此尊贵,怎么让人这个黄口小儿接诊。”一个太医察觉失态,轻咳一声,神情肃穆说道。

        那倒也是,痘疮这种病可是不治之症,门吏低头退了出去。

        看到门吏离开,屋子里的太医们立刻站过来几步。

        “大人,这可不能开玩笑。”一个太医说道,“可不能让这君小姐接诊,毕竟”

        毕竟怀王得的不是痘疮。

        他们用些药可以让怀王显出痘疮的症状,骗过其他人,甚至其他的大夫,但君小姐可不敢保证。

        毕竟不管厌恶还是不服气,这些日子看下来不得不承认的君小姐的医术的确不错,有没有她吹的那么神暂不论,肯定有几分真本事。

        怀王的真实病情可不能让外人知道。

        这一点他当然也知道,江友树想道,不过这是一个机会。

        他端起茶杯慢慢的转动。

        “首先,怀王的病的确很严重,就算不是痘疮,也是如同痘疮般足以致命的。”他看着太医们说道,“我们之所以说是痘疮,只是为了让民众们明白怀王这次病的严重凶猛。”

        意思就是说不怕被君小姐指出不是痘疮?

        太医们看着江友树,神情不解。

        “她指出我们误诊,这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只要她能治好。”江友树说道,“我们是大夫,只要病人能治好,怎么都行。”

        几个太医对视一眼,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

        “她要是治不好呢?”一个太医脱口问道。

        江友树端起茶杯到嘴边。

        “那我们就没办法了。”他说道,“就不能怪罪我们了。”

        说罢吸溜了一大口茶水。

        那就不能怪罪我们了。

        太医们对视一眼,原来如此啊。

        怀王的病肯定是治不好了,而怀王的身份到底是特殊,虽然现在将病情改换成不治之症,但出了事肯定还是少不得一番议论。

        有人非要出来当替罪羊,他们何乐而不为。

        君小姐和柳儿在门外站了好一会儿了,太医院连大门都关上了。

        “小姐,他会不会怕了根本就不敢应承?”柳儿撇撇嘴带着一脸不屑的说道。

        君小姐看着紧闭的大门笑了笑。

        “不会。”她说道,“他不会怕,他会很高兴。”

        她的弟弟病了,很多人都高兴,对于很多人来说这都是一个机会。

        对她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踩着刀尖能前行,纵然痛也是很高兴。

        看着太医们领会意思去见那君小姐,江友树将茶杯放下来,神情比之先前更复杂几分。

        太医们是因为想到治不好有人出来当替罪羊很高兴。

        他则想的更多一些,他甚至想到她能治好。

        江友树拿出几案上夹在一本医案里的册子,这是锦衣卫送来的有关九龄堂的记录,这几个月他还添加了一些。

        这个女孩子医术不凡,他虽然不太愿意,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而且这个女孩子也不傻,虽然有沽名钓誉之心,行事看起来荒唐嚣张,但却粗中有细步步精巧。

        这个病,她既然站出来了,就极有可能是能治好的。

        不过,他并不担心也不害怕她能治好,因为这也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江友树将册子合上,因为这个得病的人是怀王啊。

        皇帝因为怀王的病发脾气,太后则护着太医们,看起来是让他们尽心不要有后顾之忧的治病,但实际上也是说明了这病治不好也不怪他们。

        治不好不怪他们,那治好了呢?是不是要怪他们?

        江友树端起茶杯再次喝了一大口,茶香萦绕令人愉悦。

        有些名声可以要,有些名声可是断头的刀。

        年轻人,还是还年轻太天真了。

        看到几个太医走过来,门吏们忙几分探问。

        是要把人赶走还是抓起来?

        “开门,请她进来。”为首的一个太医说道。

        竟然是要请进来?难道真的同意了?门吏们心里想着忙打开了门,但开了门却愣住了。

        门外一个人影都没有。

        “人呢?”太医们也站出来,神情愕然的说道。

        “大人,真的刚才在外边的。”门吏们忙说道。

        并不是他们故意逗大人们玩的。

        他们忙忙的向两边看,冬日的六部衙门街上安静无人。

        方才难道是眼花了吗?是做梦吗?那也不能是大家都一起做梦嘛。

        “大概是自己说了又害怕了,就跑了吧?”一个门吏说道。

        跑了?

        什么玩意!

        “现在想跑,晚了!”一个太医面色铁青的说道,“去九龄堂。”

        君小姐并没有跑,她只是突然被人抓住拖到了一旁的巷子里。

        一击晕倒的柳儿被扔在墙边,君小姐被按在墙上。

        “朱瓒,你找我有事啊?”她不惊不恼,神情平静的问道。

        就好像他们是在大街上遇到点头打招呼。

        朱瓒松开抓着她的手,人并没有退开,依旧就当她挡在墙边。

        “你来这里做什么?”他问道。

        “没什么,我来跟江太医履行赌约。”君小姐说道。

        她面对他从来都没有害怕,也似乎总是很坦然。

        朱瓒皱了皱眉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知道怀王是什么人吗?”他问道。

        君小姐笑了笑,所以他是要阻止吗?

        所有人都盼望着怀王去死吗?

        她要说什么,朱瓒又先开口了。

        “我跟你做笔交易。”他说道,看着君小姐,“你治好他,我保你性命,你治不好他,我保方家性命。”

        他说……什么。

        君小姐看着他怔住,莫名的眼睛一涩,一瞬间似乎什么都看不清了。

        ************************************************************************************

        过的都不知道周几了多少一天班好似多上一星期。(未完待续。)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315_59132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