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君九龄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色迷心窍否

第一百八十四章 色迷心窍否


        圣旨是方家最珍贵的东西,也是最大的秘密。

        方承宇如果说自己要拿走放在身边倒也没什么,他毕竟是方家的家主。

        但他竟然要把圣旨送到九龄堂。

        送到京城德盛昌倒也可以理解,送到九龄堂是什么意思。

        方大太太都要以为自己听错了,但她又很清楚自己没有听错。

        方承宇的确会这么做也敢这么做。

        “你,你色迷心窍了是不是?”方大太太气的伸手戳方承宇额头最终说出一句。

        方老太太制止她。

        “起来说。”她看着方承宇说道。

        虽然方承宇已经好了,但大家还是舍不得也不敢让他坐这种下跪的事。

        方承宇依言起身并没有说什么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的话。

        方大太太心里哼了声,却又更生闷气。

        这个儿子聪明的太聪明了,但这聪明劲用在这种儿女私情冲动上真是让人恼火。

        看到方承宇起身并挨着自己坐下来,方老太太的面色缓和几分。

        “她在京城出什么事了?”她问道。

        自从方承宇接手家里的生意后,她就不怎么出面,方承宇定期给她说生意的事,君蓁蓁在京城的开九龄堂自然也告诉了。

        这对于方老太太婆媳来说没什么可担心的,她们都知道君蓁蓁的医术了得,再退一步说,也本就没把君蓁蓁开医馆当回事,就是不赚钱,养着一个医馆对德盛昌也不算什么大事,也并没有当做一回事,方承宇也没有再详细说。

        此时听到问,方承宇将君小姐在京城怎么做铃医被民众猜忌到被民众追捧,又到宣称千金问诊只治不治之症引发嫉恨到指点京城大夫技艺而受尊崇详细讲来。

        听得方老太太方大太太一惊一乍一喜,觉得匪夷所思又觉得理所当然。

        “这孩子走到哪里都这样。”方老太太感叹道。

        走到哪里闹到哪里,每次都让人心惊胆战又柳暗花明。

        “那这不都是好了吗?”方大太太用帕子擦擦细汗,端起茶杯润润嗓子,“不需要圣旨名头也坐稳了,你还送去圣旨做什么?”

        方承宇笑了笑。

        “因为锦衣卫陆千户要砸了九龄堂的牌子。”他说道,“而陆千户这个人,我想唯有圣旨摆在九龄堂才能镇住他。”

        他说的轻描淡写,比起先前讲述的抑扬顿挫,就好像现在说的是今天的戏看的怎么样。

        锦衣卫,陆千户,砸了九龄堂。

        这内容和这语气形成鲜明的对比。

        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锦衣卫,陆千户,砸了九龄堂。

        方大太太猛地站起来。

        “她,她怎么惹到陆千户了?”她喊道,才擦去的细汗又冒了出来。

        这可不是缙云楼里坑林主薄的女儿,那是京城,那是人人闻之色变的陆阎王。

        这才多少日子,她都干了什么啊。

        方大太太脑子都乱了。

        “母亲,别急,没有什么事的。”方承宇说道,起身挽住她的胳膊安抚。

        “又是小孩子的口角吗?”方老太太说道,神情有些复杂。

        从让左艳芝卖了金钗,到让宁云燕哑口无言,再到让林瑾儿身败名裂,一次又一次的这些事在她口中都是小孩子口角。

        方承宇适才讲的她在京城的那些事,从他口中说来很是让人心惊胆战,但方老太太知道如果换做是君小姐来说,肯定就只有一句话打发了。

        “没事,不过是口角而已。”

        方老太太苦笑一下,是,这些事也的确可以归到口角官司上,但她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马上又要过一年都是十六岁的大姑娘了。

        更何况有些断头灭家的事论起来也都是起与口角。

        她到底在想什么?到底要做什么?是天生的容易招惹麻烦,还是她故意的?

        方老太太也觉得脑子有些乱。

        方承宇依旧神情含笑,又走过来挽住方老太太的胳膊。

        “祖母,不是的。”他说道,“连口角都没有,真的没有过节。”

        简直是胡说八道,没有过节陆千户会去摘她的匾额啊?

        “真是没有。”方承宇再次笑道,“只是因为名字。”

        名字?

        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一怔。

        “九龄堂…九龄…”方老太太最先回过神说道,“九龄公主?”

        方大太太这才明白,又有些不可置信。

        “就因为九龄堂的名字跟九龄公主一样?”她说道,又有些失笑,“这是什么道理?”

        陆千户对亡妻情深?连别人用这个名字都不允许?

        可是那不过是个公主,又不是皇帝,别人犯讳要回避,且不说天底下,就是说京城叫九龄的肯定不少,满朝文武中肯定也有。

        难道他陆千户还能逼的这些人都改名字吗?

        哪能做这种事,这不是有病吗?

        方承宇却没有笑,而是认真的点头。

        “虽然很可笑,但就是这个道理。”他说道,“天下叫这个的多得是,但九龄堂被他看到了。”

        是啊,九龄堂在京城这此起彼伏的一串动作,名声大扬。

        扬名就是这样有利有弊,也难怪陆云旗会要把它当做眼中钉拔了。

        有了这个事例,其他九龄这个名字的人和物都自然会有自知之明。

        方大太太和方老太太沉默一刻,神情复杂。

        “这叫什么事!”方大太太说道。

        “所以这事也不算什么事,九龄她…”方承宇含笑说道。

        他的话没说完方大太太就拍桌子打断了。

        “还九龄九龄的喊,她叫蓁蓁,胡乱改什么名字啊。”她没好气的说道。

        屋子里气氛一滞。

        “母亲。”方承宇声音诚恳又带着几分平静,“她改名字,也只是因为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是君家的祖业传承,是她要表明一力担起的决心,这是铭志,这不是胡乱的玩闹。母亲,她从来没有胡乱的玩闹过,她一直都是努力的在做事,为了这个名字在做事。”

        方大太太喊出这句气话时也有些后悔了,她也知道这件事不是君蓁蓁改名字的错,只不过心里憋着气总要找个由头。

        方承宇说的道理她自然也知道,但道理归道理……她看向方承宇。

        自从病好了之后,方承宇长得很快,短短半年的功夫个头窜高了一头,身子虽然还有些瘦,但脸上已经肉色饱满,精神奕奕,正是到了少年人最光彩夺目的时候。

        如今对于阳城的女儿家来说,宁十公子因为长久不在已经成了遥远的天上星,而方承宇则因为近在咫尺成了大家最追捧和喜欢的。

        方家原本人人退避视为不详的子女,现在则成了阳城乃至山西最热门的联姻门户,以前是因为各种劣等说亲而不堪其扰,现在则因为说亲的人家多且富贵也不堪其扰。

        方承宇的亲事更是成了最抢手的。

        “总之这次陆千户为了名字,蓁蓁为了名字,谁都不肯退步,这过节就这样结了是不是?”方大太太说道。

        方承宇点点头。

        “是。”他说道,“九龄绝不能放弃这个名字。”

        九龄绝不放弃这个名字,他也就绝不放弃对不对?方大太太看着他。

        讲这么多道理,还不是因为她是他喜欢的人。

        “她需要什么你就给她什么?这次是圣旨,下次要是是我们全家的性命呢?”方大太太问道。

        “那当然也给。”方承宇没有丝毫犹豫的答道。

        方大太太再次大怒。

        “你色迷心窍了是不是?”她说道。(未完待续。)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315_58596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