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君九龄 > 第一章 一个砍柴人

第一章 一个砍柴人


        山石偶尔脱落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回荡在山涧。

        她半个身子悬空,双手攀着一块松动的山石,下一刻就会跌入悬崖。

        见到这种状况,胆小的会发出惊叫,胆大的会立刻扑上来救人。

        但现在这个男人,发出了惊叫,也扑了上来,但问的话以及动作却是古怪。

        他没有立刻把她拉上来,而是按着她的手捏住了她手里的紫英仙株。

        他蹲在面前,日光被挡住投下一片阴影罩住了君小姐。

        君小姐也能看清了他的脸。

        他大约二十一二的年纪,肤色不算白皙,但光泽而细腻,鼻梁高挺眼睛明亮,相貌出众。

        他此时蹲下来,依旧块头不小。

        他的腰里缠着一根草绳,挂着一只兔子,还别着一把斧头。

        斧头上还沾着血迹。

        不知道是砍的兔子还是别的什么。

        君小姐的视线回到他的脸上。

        “我快要掉下去了,公子你能拉我上去吗?”她说道。

        没有急没有恼更没有害怕,就好像她说的是今天天气怎么样。

        眼前的男子笑了,笑容温煦又带着几分不羁,这不羁并没有让人觉得反感,反而更添了几分别样的风姿。

        “好啊。”他说道,说完这句话,长臂一用力。

        君小姐就轻轻松松的被拎起来,他也随之站起来,带着她退后。

        才离开这里,这边的山石就哗啦一声陷落。

        男子呼的一声。

        “好险啊。”他说道,拍了拍胸口,似乎受了很大的惊吓,“你差点就掉下去了。”

        是啊,好险。

        君小姐看着自己还被他握着的右手。

        男子的手骨节粗大,手掌宽厚而有力,手指上还有薄薄的茧子。

        “是啊,真是多谢公子了。”她垂目说道。

        “你是做什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男子好奇的问道。

        “我是采药人。”君小姐轻声细语的说道。抬眼看着男子,“公子是这里人吗?”

        怎么也恰好到这里来?

        男子微微一笑。

        “我是砍柴人。”他大声说道,左手拍了拍腰里的斧头。

        君小姐再次施礼。

        “多谢恩公救命之恩。”她说道。

        男子忙抬手制止。

        “不用,不能这么说。”他说道。“举手之劳而已。”

        君小姐没有再说话,视线再次落在还被男子握住的手上。

        有一句话说的是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戏台上那些娇滴滴的小女子被仗义的公子相救,就是说着这样的话,对这位公子献上芳心。

        街市上也有地痞无赖抓住不知哪里来的小女子,说着这样的话凶神恶煞的招摇过市。无人敢管。

        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她没有说话,二人之间沉默。

        荒山野岭,一个漂亮的小女子,一个拿着斧头的青壮砍柴人,这沉默让气氛变的有些诡异。

        就在君小姐要再说话的时候,她的右手猛地被一翻,手臂顿时酥麻,紧紧握着的手松开了。

        不待她低呼,握着她的手的那只手也移开了。接住了跌落的紫英仙株。

        “好了,些许小事,不足挂齿。”他大声说道,带着几分随意对君小姐摆摆手,潇洒的转身。

        君小姐看着被他拿住的紫英仙株。

        “这位公子。”她说道。

        男子的身影一顿,皱眉回头。

        “你要这药草是为了治病还是为了卖钱?”君小姐看着他说道。

        男子笑了。

        “你是说这朵花吗?”他说道,将手里的紫英仙株晃了晃,“这个我还没想好,反正是我的东西,回去后慢慢再说。”

        君小姐看着他。看着他强壮的身形,以及腰里带着血的斧头。

        “可是,这是我采的。”她说道。

        这话她不该说,但是她还是想要说。虽然不够理智,但不知道是不是死过一次,她特别的不想对自己说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有些事不急。

        来日方长,有些东西没了等以后再找。

        可是谁知道下一刻是不是还有来日。

        她得师父照看六年,无一回报。来日即将为父报仇而奔波,翻山攀岭只为寻到紫英仙株的时候是不可能的。

        听她说这句话,男子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原本温煦的气息顿消,就如同他腰里别着的斧头一样,散发着血腥气。

        “你知不知道不该说这句话?”他说道,看着这个站在山坡上似乎被一阵风就能吹倒的小姑娘,声音意味深长。

        荒山野岭,孤身的小姑娘,别说抢她一朵花,抢她的人又怎么样?

        他把她能拉上来,也能将她扔下山崖。

        现在的小姑娘,不知恩图报就算了,还越发的得寸进尺。

        再说,这能叫抢吗?

        “可是,这紫英仙株的确是我采的。”君小姐再次说道。

        男子的脸色更阴沉了。

        “小姑娘,你说错了。”他说道,“这是我采的。”

        “是我采的。”君小姐说道。

        这就像孩子们之间没有意义的口角争执,你的我的你的我的。

        男子一步跨过来,像一座山压过来,投来巨大的压力,携带的风几乎要将君小姐吹倒。

        君小姐真的跌倒了。

        倒也不是被吓得或者被风吹的,而是她的脚在适才蹬着山崖的时候就伤到了,此时坐到在地上,裙角露出血迹。

        并没有斧头砍下来,也没有将她拎起来扔进山崖,当然更没有看她跌倒而怜香惜玉。

        “你想一想。”男子恶狠狠的说道,“要不是我,你是不是已经死了?你要是死了,这花还是你的吗?”

        他伸手指着地上。

        “你死了,这花就扔在这里了,谁捡到就是谁的。”

        然后蹲下来看着君小姐,浓眉皱起。

        “你还讲不讲道理?”

        君小姐看着他,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可是。”她伸出手向身后指了指,“我刚才是在那边,我死也是死在那边,这样的话花就随着我掉下去了,所以按道理。。。”

        她看着眼前的男子,神情认真。

        “你也捡不到的。”

        男子瞪眼,脸上浮现恼火,举起来沙包大的拳头。

        君小姐没有闭眼,看着那沙包大的拳头一晃指向那边的方向。

        “但是我刚才已经捏住这株紫英。”他说道,“你掉下去,它也掉不下去,所以,它还是被我捡到了。”

        君小姐立刻摇头。

        “我掉下去也绝不会松手的。”她说道,“要么它随着我掉下去,要么它被我扯成两段,那这正只紫英仙株还是不是你的。”

        沙包大的拳头停在她的鼻头前。

        “小姑娘,我一定有办法在你掉下去的时候让你松手的,你信不信?”男子恶狠狠的说道,另一只手一甩,那只别在腰里的斧头被啪的砍在君小姐的身侧,擦着她的裙角,溅起尘土和砂石。

        君小姐不说话了。

        “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不讲道理。”男子说道,义愤填膺,“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未完待续。)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315_12832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