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不灭战神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很失望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很失望


  “要去吗?”

  卢正瞥向秦飞扬,传音问道。

  “小时候,我就很想见见这位传说中的人物,可惜当时以为他死了。”

  “如今有这个的机会,我当然要去看看。”

  “况且我也想知道,在看见我之后,他会是什么态度?”

  秦飞扬暗道,眼中有着一丝复杂之色。

  “那你小心点。”

  卢正叮咛。

  秦飞扬点头,一把拧起红衣老人,离开古堡,随后开启传送门,直接降临在帝宫后山的入口上空。

  入口,有大量的麒麟军镇守。

  “秦飞扬!”

  见秦飞扬出现,那些麒麟军顿时变色,如临大敌。

  “挡路者死!”

  秦飞扬冷漠的扫了眼他们,便堂而皇之的从他们身边经过,随后在红衣老人的指引下,朝帝宫后山深处飞去。

  而那些麒麟军,没有一个敢上前阻止。

  不过。

  在秦飞扬消失之后,他们就立马把这个消息放了过去。

  “什么?”

  “他到后山去做什么?”

  国师收到消息,老脸上满是惊疑。

  同时。

  秦老和麒麟军统领也是满腹疑惑。

  ……

  不一会。

  秦飞扬便来到一片黑雾之前。

  黑雾笼罩八方山川和大地。

  而被黑雾笼罩的地方,没有任何凶兽和植物,光秃秃一片,犹如一片死亡禁区!

  虽然秦飞扬很少进入帝宫后山的深处,但这个地方,以及这些黑雾,他并不陌生。

  这些黑雾,叫噬魂雾,带有一股极强的穿透力,能轻松渗入生灵的识海,侵蚀灵魂!

  而那让人闻风丧胆的神狱,也就在这里面!

  秦飞扬扫视着噬魂雾,皱眉道:“你是不是带错地方了?”

  这噬魂雾,最少都需要九星战帝,才能抵御。

  “什么意思?”

  红衣老人不解。

  “这里分明是神狱的所在地,而你带我来这,不要告诉我,泓帝现在在神狱?”

  秦飞扬道。

  “他没在神狱。”

  “不过要去泓帝的居所,必须经过这,因为泓帝住在神狱的后方。”

  红衣老人怕秦飞扬误会他别有居心,所以连忙解释。

  秦飞扬道:“那把令牌拿出来吧!”

  通过噬魂雾,需要一面令牌。

  这枚令牌,可以释放出一个金色结界,把噬魂雾隔离在外。

  麒麟军统领身上就有一枚。

  当初去救母亲时,也正是麒麟军统领,带着他潜入神狱的。

  “我没有。”

  红衣老人摇头。

  “没有?”

  秦飞扬挑眉。

  红衣老人连道:“凭我的修为,已经完全可以无视这噬魂雾,又怎么会有令牌呢?”

  “也有道理。”

  秦飞扬点头。

  红衣老人道:“要不在这休息一会?等我修复了气海,再带你进去?”

  “有必要吗?”

  秦飞扬不屑一笑,现在他身边,九星战帝,九星帝兽多得是。

  更何况。

  现在古堡,已经可以移动,即便没有令牌和九星战帝帮忙,他也能在噬魂雾里面自由穿梭。

  秦飞扬拧着红衣老人,进入古堡,随后驾驭古堡直接掠了进去。

  很快。

  他就看见了神狱。

  神狱一如既往的坐落在一座山巅之上,犹如一头太古巨兽,散发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

  而神狱前,有两个黑袍人镇守。

  他们便宛若两尊石雕般,盘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也极为可怕。

  当然。

  他们的身份也不简单。

  连当初麒麟军统领见到他们,都要恭恭敬敬的称呼一声老祖。

  不过此刻。

  古堡就从神狱旁边掠过,他们也没发现。

  从神狱擦肩而过之后,古堡继续朝深处掠去。

  约莫百息过去。

  古堡终于掠出噬魂雾笼罩的地带,进入画面的是一片生机勃勃的山川。

  山川,草木葱茏,野花盛放,一条条清澈的河流,犹如巨龙般,贯穿东西南北。

  并且。

  这里还有很多凶兽。

  每一头凶兽,都达到了战帝境。

  但它们非常安分,默默地静修,让这里显得特别安宁,宛若世外桃源。

  “没想到在帝宫后山,还藏着一个如此宁静的地方。”

  秦飞扬带着红衣老人,出现在一条山岭上空,扫视着下方山川,神色颇为意外。

  山涧的凶兽,也发现了秦飞扬。

  但!

  没有一头凶兽,去找秦飞扬的麻烦,都只是好奇的打量着他。

  “现在怎么走?”

  秦飞扬收回目光,看向红衣老人,问道。

  “继续往前,约莫二十几里,会看见一座巨峰,泓帝就在那。”

  红衣老人道。

  秦飞扬一挥手,带着红衣老人,闪电般划破长空,没过多久,他就看见了红衣老人所说的那座巨峰。

  巨峰高达千余丈,雾霭缭绕,瑞兽飞腾,一片瀑布从山巅倾泻而下,在山脚下汇集成一个湖泊。

  湖泊约数百丈左右,水波荡漾。

  湖中,一群群五彩斑斓的鱼儿,欢乐的游荡。

  湖边四周,一片翠绿。

  荷叶亭亭玉立,一朵朵荷花,有的盛放开来,争芳斗艳,有的含苞待放,犹如闺中少女。

  而一座不起眼的庭院,静悄悄的坐落在湖边。

  庭院很大,但很旧。

  一排整齐地木栏,围绕在四周。

  里面有菜园,花圃,凉亭,小溪,还有一栋两层高的小木楼……

  这里充满朴实和宁静的味道。

  而就在这份宁静之中,一个白发老人,独自坐在湖边,身前有一张石桌,石桌上整齐地摆放着一个茶壶,一个茶杯。

  茶杯之中,倒满了茶,茶香扑鼻。

  而老人的手里,也端着一个茶杯。

  他一边慢悠悠的品茶,一边欣赏着湖泊的美景,惬意无比。

  “他就是泓帝。”

  红衣老人指着白发老人,对秦飞扬道,神色满是恭敬之色。

  秦飞扬抬头看向白衣老人。

  老人背对着秦飞扬,所以秦飞扬无法看见老人的面孔。

  但从老人的背影之中,秦飞扬看见了一种超然世外的气息,便彷如一位来自天外的神灵。

  “过来吧!”

  突然。

  老人的声音响起,没有半点强势的味道,平平淡淡,让人听着很舒服。

  秦飞扬深呼吸一口气,大步走了过去。

  湖泊荡漾,几条红色的小鲤鱼,从湖中跃出,像是在欢迎秦飞扬,随后又蹿进湖里,溅起一阵阵浪花。

  秦飞扬走到老人身旁。

  老人笑道:“茶是给你准备的,坐吧!”

  秦飞扬看了眼石桌上的茶杯,把红衣老人扔在地上,便走到老人的对面,坐在石凳上面。

  当即。

  老人的面孔,进入秦飞扬的视线。

  那是一张很慈祥的面孔。

  虽然在老人的脸上,布满岁月留下的痕迹,但眸子很明亮,也没有那种咄咄逼人的感觉,很平和,给人一种平易近人之感。

  秦飞扬端起茶杯,放在鼻尖闻了闻,但并没有喝,又放下茶杯,也没再去看老人,转头看着清澈的湖水。

  泓帝也没有开口,静静地品茶。

  红衣老人爬起来,怨毒地瞧了眼秦飞扬,跑到泓帝身旁,呼道:“大人,你要为我做主啊!”

  “怎么?”

  泓帝笑问。

  “我好心去请他过来,可他却不知好歹,竟让手下的人和凶兽羞辱我。”

  “你看,我身上的伤势,都他们弄的。”

  “甚至他们还废掉了我的气海。”

  红衣老人委屈道。

  泓帝打量了眼红衣老人,摇头笑道:“能保住性命就已经是万幸,你还想做什么?退下吧!”

  “我……”

  红衣老人还想说什么。

  泓帝挥了挥手。

  红衣老人见状,神色间顿时爬满无奈,转身带着满腹的怨气,消失在院子内的木楼里。

  泓帝瞧了眼秦飞扬,继续品茶。

  “唉!”

  也不知过去多久。

  秦飞扬幽幽一叹,转头看着泓帝,道:“我是该叫你泓帝?还是该叫你太爷爷?”

  “太爷爷?”

  古堡内!

  听到秦飞扬这话,无论是白眼狼几兽,还是陆虹和王阳风等人,皆是膛目结舌。

  外面。

  泓帝听闻,放下茶杯,低头沉默一阵,笑道:“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就算你叫我老头,我也不会介意。”

  “卢正,这究竟怎么回事?”

  “泓帝怎么就成了小秦子的太爷爷?”

  古堡里面。

  白眼狼惊疑的看着卢正。

  王阳风等人也都望着卢正,满脸狐疑。

  “唉!”

  卢正深深一叹,道:“泓帝本来就是小表弟的太爷爷,而泓帝,还有另外两个身份。”

  “什么身份?”

  白眼狼问道。

  “先帝的亲生儿子,大秦帝国的第二任帝王。”

  卢正道。

  “什么?”

  众人变色。

  先帝的亲生儿子?

  大秦帝国的第二任帝王?

  天啊!

  这老头的身份,也太可怕了吧!

  难怪连国师和秦老,都对泓帝这么尊敬。

  湖边!

  秦飞扬静静地看着泓帝,片刻后摇头一笑,淡淡道:“我一个被逐出帝宫的人,还有什么资格叫你太爷爷?还是叫你泓帝吧,免得落人话柄,说我秦飞扬,乱攀关系。”

  “你高兴就好。”

  泓帝笑了笑。

  没有半点勉强,似乎在他眼里,秦飞扬真不是他秦氏的后人。

  秦飞扬自嘲一笑。

  原本他还以为,当泓帝听到他这番话,会有一点点的惋惜,但结果没有,他很失望。

  其实。

  虽然秦飞扬憎恨帝王,但并没有憎恨所有的人。

  而对于泓帝,他非但不恨,反而有点渴望,得到泓帝的关爱。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22638_187890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