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向胜利前进 > 第三百五十章 同时发现两拨人

第三百五十章 同时发现两拨人

        上午九点半左右,一切收拾妥当,这一行八十五人的队伍继续赶路。

        因为李雪山刚刚动过手术,不能受到大幅度颠簸,所以,无法用马拉着担架的方式前进,只得由八个身强力壮的战士,轮流抬着他前进。

        别看李雪山先前还得意的有力气教育彭鹏,但那仅仅是一种回光返照般的回力,这不,刚一上路,他就沉沉地睡过去了。毕竟,动手术之时,没有麻药,全靠他自己的意志力支撑着,加上失血过多,此时的他真是身心疲惫至极。

        倒是刘兵显示出了他极为认真负责的一面:张青山明确表示过不想听刚才会议的具体内容,可在他眼里,张青山作为三人最高领导小组的组长,就必须要听,因为这是张青山的职责,是领导必须要掌握的信息。而他作为三人最高领导小组的一员,也有义务要把这些情况告诉张青山,因为这是他的职责——尤其是这是他第一次主持着一支队伍的党的领导会议,自然大为兴奋。

        为此,他还特意把彭鹏也拉过来,让三人边走边以商量的形式开会。

        但很遗憾,他遇到了两个并不把这些相当于政工干部负责的东西放在心上的家伙,或者说,张青山和彭鹏都只想挡一个军事指挥员,所以,这一路上,大半都是刘兵再说,他俩在听,偶尔回答一句,也基本上都是认可点头的份。

        八十五人的队伍,就相对要长很多。

        “报告!前面现人影!”

        一听这话,张青山心头大喜——终于能从‘刘政工’(张青山心里刚刚给他取的外号)嘴皮子底下解脱了。

        遗憾的是,正当他要开口,万万没想到,有人比他还着急,居然抢先一步。

        “探路是我负责的工作!”彭鹏的脑子就是反应快,边向前跑边回头叫道:“你俩继续商谈,我去看看……回头也不用问我意见,你俩做的任何决定我都支持。”

        张青山张了张嘴,只能无奈的闭嘴,耷拉着耳朵继续听,心头琢磨着:老子得想个借口,免得被刘政工疲劳轰炸而死。

        哪知,异变再起!

        “右边!右边也有人影!”

        就在张青山无奈之时,却听坐在马上的吴邵红突然指着右边,兴奋的大叫。

        啊哈!终于轮到我了吧!张青山兴奋的又要张嘴,没曾想,刘兵突然开口道:“老张,你是居中坐镇指挥的大将,这点小事就不劳您大驾了,我去看看。”

        说完,刘兵撒腿就跑,就如同深恐迟疑片刻,张青山就会跟他抢这个机会似的。

        张青山目光呆滞的看着刘兵的背影,老半天后,低着头,幽幽地嘀咕道:“真是的,真不知道我俩到底谁怕谁?”

        “连长,你嘀咕什么?”

        张青山扭头一看,见是向涛。撇了下嘴,正要转身走人,却见向涛凑过来,小声道:“连长,给几根烟抽抽。”

        心头正郁闷的张青山立马对他翻了个白眼,背起手要走人。

        “连长,就给几根嘛。”

        “你当我是烟厂厂长?想抽多少就多少?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地方,抽一根就少一根。”张青山想了想,觉得自己的警卫员,还是不要太绝情的好,边掏出烟边说边给他两根。哪知,向涛还不知足,接过两根烟后,拿在手里,嘴上却笑呵呵地继续讨要:“连长,再多给几根嘛。”

        “你小子的烟瘾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这个……这个……连长,我跟你说实话,我这不是交了几个谈得来的朋友嘛。他们好久没抽到烟了,这不,我就跟他们吹牛,说我是你的警卫员,肯定能从你这里讨到烟的……”

        后面的就不用听了,向涛这样的爽快人肯定爱面子,在几个新交的朋友 起哄之下,就厚着脸皮来找张青山讨烟抽……

        张青山也是个爱面子,自然能理解向涛此时的心态。当然,作为自己的警卫员,该给面子的时候,还是要给的,最少,不能让人家说:向涛给张青山当了警卫员后,连根烟都抽不起。这要说出去,丢人的可不是向涛,而是他张青山。

        从烟盒里抽出一根,叼着,把大半盒烟都交给向涛手里,叮嘱道:“就这么点了,你小子节约着点,长点心,不要一下子全抽掉……这地方就是想找根烟都没有,必须得等长征胜利后才能再抽到。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谢谢连长,还是连长对我好。”向涛本来以为最多就讨要到五根,现在居然得了大半盒,心里乐开了花,脸上也喜开了花,一个劲的点头,边把烟往口袋里装边回道:“连长,你放心,我向涛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这次只是争个面子,下次就不会再这样了……我知道现在没地方补充的,抽一根少一根,我会节约的……连长,您要没什么吩咐,那我先到后面去跟我的朋友们分享一下了。”

        “嗯!去吧。不过,别离我太远,不然我叫你你都听不见。”沉吟了一下,张青山补了句:“这同时碰见两支队伍,还是第一次,最好不要出事,要不然,就麻烦了。”

        “是!”

        张青山有时候也很佩服自己的乌鸦嘴,因为,他这张嘴,有时候还真的很灵验。

        等向涛离开,张青山往前面看了下,见极远的地方有几个人影,再看看右边,却无法用肉眼看到。他掏出怀表看了下,快十二点半了。

        “向涛!”

        “到!”

        向涛刚要显摆,听到张青山的叫声,赶紧跑回来。

        “连长,怎么了?”

        “他们这么追是追不到的,对方很可能看不见我们。你对天放三枪,用枪声提示他们。”

        “是!”

        “砰!砰!砰!”

        三声步枪声响过后,正在集合一班战士的彭鹏赶紧大叫:“谁打枪?谁打的枪?”

        张青山只得大声回道:“我!”

        “老张,怎么回事?”

        “隔得太远,喊话他们是听不见的,他们要不停下,你们追过去岂不是要多走路?”

        彭鹏想了下,觉得有道理,就不再说话。

        “老彭,你带着一班的战士去追赶正面的同志。追上后原地等待……老刘,你带着几个人去追右边的同志,追到后,往老彭那儿去会合,我们都在那儿等你……你们路上小心点,多带点绳索,以防万一。”

        等他们都去执行各自的任务后,张青山下令部队继续出。

        他自己则来到了李雪山身边,看了看躺在担架上,由八个人轮流抬着的李雪山,见其双目紧闭,又用手放在他鼻尖前探视了一下,感觉到李雪山呼吸平稳,这才放心了点。问一直在他身边照顾的秦芳:“小芳,李大哥现在没什么大碍吧?”

        “我已经给他打了消炎针,暂时应该没事……”想了下,又补充道:“等他醒了后,可能会一下烧,但我已经做好准备,有信心让他退烧,到那时,就没什么问题了。”

        张青山点点头,对那八个同志笑道:“几位同志,辛苦你们了。”

        “张连长,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李营长不仅是我们营长和领导,也是我们的革命同志,他为了革命而受伤,我们照顾他一下,是应该的。”

        张青山点点头,右手习惯性的往口袋里一模,本来是打算摸烟的,但刚才那大半包烟已经给了向涛,此时口袋空空如也,他只好讪讪一笑,道:“嗯!在坚持一下,抬平稳点。李营长刚动完手术,伤口还没愈合,这个时候,最忌讳的就是颠簸……等到了前面,我们就先休息一下。”

        “没事!张连长,您放心,我们八个人轮流抬着,不辛苦,而且,保证平稳的很。”

        “那就好!晚饭给你们八个加餐!”

        “哈!哈!那可太好了。我们也不要求别的,就希望能来个猪油泡饭,那能饱肚子,长力气。”

        “没问题。”

        和这把人聊了几句后,张青山又加快脚步,向前走。

        一路上,问问这个需要帮忙吗?瞧瞧那个是否要帮着抬东西——事实上,到了现在,大家很多东西都丢了,有的甚至连枪都丢了,张青山就是想帮助体弱的背一下枪,都没什么机会。

        但事情也不能绝对,因为他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机会:周平扛着一大袋粮食,估计有三十斤左右。张青山边劝边抢都没得手,却转而敏锐的现,周平身边正打算开溜的老王,腿似乎有点不利索。

        “老王,你这腿脚不利索,来,我给你背大锅。”张青山边说边不顾老王的反对,毫不客气的直接把大锅背到自己身上后,转而问道:“老王,你这腿伤怎么回事?”

        “没事。”老王大咧咧地笑道:“多年的老毛病,已经习惯了。”

        张青山这才放心下来。

        又跟老王聊了几句后,张青山扫了眼前面,见大家都没背什么重物,这才放心的站在一旁,等到后面的人走过来,他继续对这些同志嘘寒问暖。

        有警卫员就是好,尤其是这个警卫员还是很有眼力劲的。

        “连长,来,我帮你背这口大锅。”

        “不用!这点重量不算什么。”

        “连长,你是我的领导,我是你的警卫员,你说,天底下哪有领导背着东西,警卫员却在一旁两手空空的?”

        也对!确实如此。张青山一想就同意了,同时还赞许的看了眼向涛,觉得这小伙子很不错,确实是个干机灵的家伙……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21438_91570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