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向胜利前进 > 第三百三十七章 还是得受苦!

第三百三十七章 还是得受苦!

        在目前的情况下,人多有好也有坏!

        好的地方是:安全与照顾!

        水草地毕竟是危机四伏之地,人多了,安全就上去了。??  ≠最简单的就是对付沼泽泥潭,哪怕一个人掉进去,后面的人只要稍微跟紧点,十有**都会及时救援。而如张青山先前七人,多半都是并排走,深恐因为踩踏过多而导致水草不稳,而陷下去。

        还有就是照顾!

        说的难听点,虽说那些重伤员,能活到现在的,基本上都是跟大部队在一起,要是只有几个人一起走的话,别说他自己,就是他身边的几个战友也得被他拖累死。但如果人多,就是抬也能把他抬出去,毕竟,大家可以随时相互交换……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支几十人的队伍,虽然缺吃少穿,却依然能把这些轻伤员和李雪峰这个重伤员带到现在的实际情况。

        坏的地方就越明显了:消耗量大!

        进入水草地之前,洛桑给张青山三人准备的格外充足,尤其是粮食,估计三人就是走上四五个月都不会饿肚子,要是加上野菜的话,估计走上大半年都没一点事。

        后来秦芳几人6续加入后,虽然依然有所消耗,而且还在饭菜中加了一些的野菜,但坦白的说,还是饭多余野菜。可就算是这样,一行七人走上三四个月,根本就不用担心肚子和缺药的问题。可以说,他们真的没尝试过苦,尤其是跟别的同志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可现在,碰到了李雪峰这几十号人,那么,用屁股想想,都能想得到,这消耗量一下子就提高了七八倍,就算先前洛桑给他们准备的再充足,也无法应付眼前这样的情况。

        说的直白点,从现在起,张青山他们就得开始尝试过苦日子了——原先他们随便吃的青稞粉等物资,现在就必须留给伤员或者体制弱的同志。他们自己则要跟战士们一起,吃野菜,喝野菜汤。当然,相对来说,他们也可以偶尔尝试到一点油星子的滋味,毕竟,他们也需要补充一下营养。但是,就这,也是比别处那些已经断粮多日的红军战士要好得多。

        深夜!

        作为被临时任命着一支人马的领导,张青山以身作则,不!准确的说,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培养,他已经养成了习惯:总是习惯于在入睡前,到战士们的宿营地看看情况,看看战士们是否安然入睡,有没有战士出现病害的情况等等。

        战士们几人一起,围在五堆火堆边,背靠着背入睡,或者干脆躺在火堆旁的地上酣睡……有的同志见张青山来检查,要站起来,都被张青山无声的制止,并低声吩咐他继续睡,别吵扰到别的同志……

        检查一圈后,见战士们都没事,张青山松了口气。

        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抬头看了看残月,低头时,无意中现不远处有个暗红色火光点一闪即暗,张青山知道,那是彭鹏在水坑边钓鱼。

        说起来,这彭鹏也是个爽直人,最少做到了愿赌服输。

        想起彭鹏二话不说,拿起钓鱼的工具和鱼饵,接过半盒烟,转身就去钓鱼的情景,张青山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笑容,向彭鹏走去。

        只见彭鹏坐在鱼竿的后面一米左右的地方,双手抱膝,叼着根烟,有一口没一口的吸着,脑袋却抬头看着天上的残月。

        也不知他在想什么,张青山走到他身后,故意停顿了几秒,他都没有反应过来,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无奈,张青山只好轻咳两声,这才惊醒彭鹏。

        彭鹏嘴巴一动,叼着的烟的前半段,略带弯曲的烟灰立马掉下,正要扭头看来的彭鹏又赶紧去拍,结果,拍的一片白渍残留在裤腿上。

        “怎么,想家了?”

        “嗯!有点。”彭鹏看了眼坐到身旁的张青山,继续道:“不过,更多的是对同志们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感到担忧……还有就是为营长明天的手术担心。”

        “你这家伙可以啊!”张青山见他嘴上叼着的烟就要燃到底了,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边递给他边笑道:“个楞都还能想这么多,比我厉害。”

        “哪里,我就是想一件事一阵楞。这不,刚想完家,你就来了。”

        这都是口水话,张青山也只当是闲聊,没在意。只是现彭鹏目光有些深沉,觉得还是不要直接问的好,所以,他笑着点点头,转而看了看几只鱼竿和水面,笑道:“老彭,看来,你这五条鱼的任务十分艰巨啊!坐了一两个小时了,居然连条鱼得影子都见不到。”

        “它们不上钩,我也没法。”彭鹏也扫了眼鱼竿,苦笑道:“我总不能把它们一条条地抓出来,质问它们为什么不吃饵料吧?”

        听到这话,张青山立马笑了。

        “你确定这水里有鱼?要不,换个地方?”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也懒的换地方。不过,垂钓之前我看了看水势,这下面的水好像是相通的活水,我觉得,就算这儿一时半会没有,但好歹能把别处的鱼吸引过来,我只管等着就是了。”

        张青山点点头,深吸一口烟,问道:“你刚才说,对同志们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感到担忧,说说,怎么个担忧?”

        “我就担忧两点,一是粮食,二是方向……”说到这儿,他沉吟了一下,补充道:“其实,两者也是相连的。”

        “嗯!”

        “你看,我们本来就没有粮食了,你们虽然带了一些粮食,要是只有你们七个人的话,绝对能顺利的走出水草地,可现在突然增加了我们这几十号人,这粮食就不够了,那么,我们后面就还得吃大量的野菜。如果就是如此,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毕竟,野菜吃着吃着就吃习惯了……老张,说来你不信,我现在觉得野菜特香,一餐不吃,这嘴里就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味道。”

        张青山立马打趣道:“要不,从明天开始,我让老周他们专门给你一个人开个小灶,餐餐专门吃野菜?”

        “滚蛋!你真当我是山羊?我只是说怀念,又不是说光吃野菜不吃粮食。”

        张青山笑了笑,没出声。

        “我担心的还有方向,你该知道,我们这几十号人当时虽然跟主力部队打散了,但后来我们不断打听和追赶主力部队,现在,方向上应该没错,离主力部队也应该不远。可问题是,对于主力部队来说,我们这几十号人是杯水车薪,无所谓,但我敢断定,主力部队里面掉队的绝对不少,你想,我们这一路收容下去的话,到时候,别说粮食药品,恐怕就你们带的那点粮食,连伤病员都不够吃了。到时候,大家还的餐餐吃野菜……”

        “老彭,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彭鹏这话的意思,和当时张青山跟周平商量时的担心是一样的,只是两人都决定要追赶主力,并收留那些掉队者,可现在,彭鹏这话却让张青山感觉到他有另一种自保之意,张青山立马就火了,瞪大眼睛看着彭鹏,语气低沉的问道:“你打算偏离主力部队,不去收容那些掉队的同志?”

        “你这是什么话?我彭鹏又岂会做出这种不顾战友,临阵脱逃的举动?”彭鹏也是个火爆性子,一听张青山的话心里就不舒服了,不过,他也明白自己刚才的话引起了张青山的误会,所以,他不得不解释:“我的意思是,我们从明天开始就要着手准备迎接更大的苦难。我觉得,除了伤员的伙食可以参点粮食外,其余的同志,每天还是全野菜的吃。”

        张青山欣慰的扫了眼彭鹏,点点头,想了下,道:“我觉得你这样做有些极端……你别瞪我,要瞪也的听我把话讲完。我的意思是,光吃野菜的话,短时间内还行,可要是时间一长,大家体力下降,绝对会出大问题的。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每隔几天……嗯!就每隔三天,大家吃一点粮食,你觉得怎么样?”

        “嗯!我同意,毕竟,我们这么多天没吃到粮食,大家都感觉到体力下降,越走越慢……对了,我看,不仅粮食要如此,还有油星子也要这么做,毕竟,油才是最贴肚皮的。反正不管多少,到时候随便给大家熬个汤,里面加点就是了。”

        “好,就这么定了。”

        商定,两人心里都松了口气,张青山从烟盒里掏出根烟递给彭鹏,彭鹏接过去后,却夹在耳朵上,转而又对张青山伸出手,笑的很贼:“老张,我很疑惑,原先明明看你口袋里没烟了,可转眼却又变出来一包。来,跟我说说,你这烟到底是从哪来的?”

        “我会法术,变的。”张青山随口糊弄了一句,白了他一眼,又从烟盒里拿出两根,给彭鹏一根后,自己也点燃一根,吸着。正要说话,却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两人同时回头一看,却见秦芳轻手轻脚的走过来,一看就知道,她这是打算猛地跳出来吓他俩一跳。

        不过,秦芳就是秦芳,被人抓了个现行,也是一点都不在乎,反而嘻嘻一笑,很自然的就坐到了张青山身边……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21438_90964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