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向胜利前进 > 第两百八十三章 算计周平

第两百八十三章 算计周平

        “鬼啊~!”

        又是一日夕阳西下,又是一处干燥之地,张青山负责挖坑生火,周平负责把马栓好并拿出粮食,周宝玉则负责挑水和洗沿途采集到的野菜——这就是人少在吃的方面的优势,很容易就找到野菜。8  『1『中文『网

        周宝玉用小锅打来水后,抱起那捆野菜就去洗,结果,刚走到一个水坑边,就吓的惊叫一声。

        张青山和周平同时看过去,只见周宝玉正手脚并用的向后倒爬,身边洒的到处都是野菜,一看就知道是被惊吓的不轻。

        作为一名**党员,张青山本来应该是不迷信的,可因为长期生活在迷信思想之地,加上他的文化水平不高,因而,他对于鬼怪之说也是半信半疑。周平跟他差不多。

        两人放下手里的东西,边冲过去边掏出枪。

        “宝玉,鬼怪在哪儿?”

        “老子还从来没见过鬼怪的样子,今天正好开开眼。”

        两人冲到周宝玉身边,拿着盒子炮就四下打量,嘴里自然要不服气——咱有枪,还就不信打不死这些妖魔鬼怪。

        没见到想象中的鬼怪,两人又同时扭头看向周宝玉。见周宝玉一脸苍白,嘴唇哆嗦,显然不像是开玩笑,张青山眉头一皱,问道:“宝玉,鬼怪了?”

        “那……那里!”

        听着周宝玉哆嗦的话语,顺着他哆嗦的手指之处看去,张青山和周平同时吸了口凉气,立马就体谅了周宝玉被惊吓到的原因了:只见清水坑中,一只洁白的右手骨正向上竖立着,指骨半握,猛不丁的看到,确实吓人。

        张青山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这手骨之人最后时刻的画面:此人不小心陷进去,在最后时刻,依旧本能的挣扎着想爬出来,所以,右手始终向上,并因不想死而不断的向上抓着,只是一切都徒劳无益,最后,只能在缓缓地抓动中被吞噬……

        “宝玉,你好歹也上过战场,见过生死,怎么还被一只骨头给吓成这样?”

        “我……我正要洗菜,突然见到水中冒起这东西,确实有些害怕嘛~!”

        “好了,赶紧生火做饭,抓紧时间休息。”张青山哭笑不得的摇摇头,道:“老周,你去生火,宝玉去帮忙,我来洗菜。”

        周平点点头,转身走出两步,回头对张青山说:“老张,重新选个地方洗菜。”

        “咱们死都不怕,还怕这个?”

        “这跟生死无关,只是一想到用泡着尸体的水洗菜,我就想吐。”

        周宝玉回过神来,一时觉得有些羞愧,但一听周平这话,立马就抓到空子,插嘴道:“老周,只有孕妇才想吐,难道你有身孕了?”

        “小子,找打是不是……站住,没大没小的,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看着他俩嬉闹中走人,张青山收集起散落的野菜,抱着到另外的清水坑里去洗。

        洗完菜,回到火堆边,三人继续笑谈着,就算是一颗野菜,也能因它到底有多长而争论不休,属于典型的没话找话,而最好的方式就是相互挤兑:这天地间实在太静了,不主动交谈,不用声音来打破这种宁静所产生的压抑感的话,会让人憋屈的想疯。

        而现在,张青山的话格外多,尤其是不断的主动的找周平说话,因为他心头一直憋着一个问题:周宝玉打来的水,也是从那指骨处取水的。既然周平这么在意这点,那么,等下他喝这小锅里的水的时候,自己再说出来……哈!哈!想想周平到时候的反映,绝对是件让人无比开心的事。

        周平严格执行着卫生条例,把水煮了三次,觉得干净后,问道:“老张,是先把这锅水当开水喝,还是先煮饭?”

        “喝的水是第一位,先把水壶装满。”张青山假模假样的拿起腰间的水壶,摇动了一下,听见水响声,正儿八经的说:“我这还剩下半壶,你先装你的……”

        说完,猛地想起:既然在算计老周,而宝玉又如此恐惧那手骨,那么,干脆连宝玉也一起算上得了。于是,笑眯眯地扭头对周宝玉说:“对了,宝玉,你的水壶也要装满。”

        周宝玉拍了下水壶,毫不犹豫的摇头:“我的水壶还是满的,不用加水。”

        随即,周宝玉直勾勾地看向周平,道:“老周,我有些饿了。你快装,装满了好再烧一锅煮饭。”

        看你这么着急的催促老周,难道说,你小子打的也是跟我一样的心思?张青山扫了眼周宝玉,再看看周平,他很自觉的闭嘴。

        周平也没多想,打开水壶盖子后,拿起勺子舀了瓢水就要往水壶口里灌水。

        “老周,你怎么能直接装了?好歹先试试水到底有没有怪味。”周宝玉责怪似的说:“扎西大叔可是特别警告过:要是喝起来有怪味,表示水还没烧好,得继续烧,要不然,喝下去会得病的。”

        周平还是没有多想,还感激的看了眼周宝玉。随即,把勺子凑到嘴边,吹了几下后,轻轻尝试了一小口后,对周宝玉笑道:“没怪味。可以装了。”

        “真的?”周宝玉有些不信的说:“才烧了这么几次就没事了?老周,你可别骗我。”

        “我骗你做什么,要不信,你自己尝。”

        说着,周平把勺子递向周宝玉。周宝玉立马摇头:“肯定没烧好,你又想骗我,我才不上你的当了。除非你把这一瓢水都喝了,我才信你。”

        一听这话,张青山终于确定:周宝玉这家伙跟自己想的一样。不过,正好乐的看戏,因而,张青山还不得不一本正经的陪着点头,心里却早已乐开了花,越期盼想象中的那一幕。

        “你这小鬼头,没事这么疑心做什么?”

        说是这么说,可周平大概真的有些渴了,又对着勺子吹了几下后,一口将勺子里的开水喝干。

        确定周平将勺子里的水喝干后,周宝玉刷地一下站起来,边后退边得意的指着正一脸奇怪周宝玉这是要做什么的周平大笑:“老周,你上当了。哈!哈……”

        周平不解的看向周宝玉,又茫然的扫了眼张青山。

        “老周,这水可是从那只手骨的地方打的,也就是说,你喝的是浸泡尸体的水……哈!哈!哈……”

        “哈!哈!哈……”早就忍不住的张青山,终于有了爆的机会:一手指着老周,一手捂着肚子,最终,大笑着仰天倒下。

        “你……你们……呕~!呕~!”

        周平大怒,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右手食指点着周宝玉和张青山,最终,将勺子一扔,转身跑了两步后,蹲在地上呕吐起来。

        张青山和周宝玉不仅没有一点上去安慰的意思,反而笑的越肆无忌惮了。

        周平吐了三次,用时十多分钟,差点没把苦胆水给吐出来;漱口无数次,连张青山和周宝玉的水壶都被其抢过来漱口,算是找回点利息。

        总算是好了点,随即,在张青山和周宝玉嘲笑的大笑声中,勃然大怒。

        冲过去就跟张青山算账,结果同样悲剧:跟张青山摔跤摔的势均力敌之时,被周宝玉从后偷袭:一把抱住了右腿,一拉,周平顿时仰天倒下,被张青山和周宝玉联合压在身下。

        只得仰天感叹遇人不淑的恶果:“老子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才会在这辈子跟你们两个王八蛋一起长征,真是……真是……唉~!回头的看看祖坟去。”

        这回,周平是亲自从别处打水,亲自烧水,总算是能痛快的喝一壶了。

        心中恶气难出,自然得唠叨,这不,就连吃饭时,他都是边嚼着野菜边诅咒回到队伍的第一件事就是跟他俩永不相见。

        最后,还是张青山和周宝玉赌咒誓,绝不将此事说出去,并且保证今后不提这事,周平心头才好了些。

        吃完饭,休息时,三人谁都没提如何处理那手骨及其手骨下面的尸体,因为张青山先前就提过这种事:这一路上,肯定会遇到不少牺牲的战友尸体,那么,为了保证体力跟得上,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风险,三人一致同意:在内、外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掩埋牺牲战友的遗体。而像那具手骨及其下面的尸体,那就属于有风险的范畴——一看就知道那水坑的风险巨大,甚至比沼泽还危险,最少,沼泽是一点一点地吞噬你,别人还有机会搭救你,可这水坑,万一不小心掉进去,可就麻烦了,甚至直接吞噬掉,连救都来不及。还是以活人为大的好。

        第二天一大早,出的时候,三人搓土为香,算是对这位战友的一种祭奠。每个人说了几句祭奠的话,敬军礼,离开。

        离开那一小片干燥的地方不到三十米,三人依旧如昨天那样,并排而行。

        也不知是因为对这具尸骨印象深刻,还是对于昨天被吓到的场面记忆犹新,周宝玉边走边回头。

        一旁的周平还以为周宝玉想着昨天戏弄自己‘喝水’的事,恶狠狠地瞪着他,说:“小鬼头,不快点走,想什么了……你要敢说一个字,老子立马把你放到那儿洗澡去。”

        周宝玉没好气的扭头瞪了他一眼,张嘴想要说什么,谁知,没注意到脚下,顿时一脚踩偏,身体直接向左边倒去,吓的周宝玉边死命抓住一堆水草边大叫:“大哥!救我,快救我……”

        ……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21438_80288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