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向胜利前进 > 第两百六十七章 尴尬的欢乐气氛

第两百六十七章 尴尬的欢乐气氛

        “你要干什么?”

        下午,医疗蔵包里,看到央金兰泽拿着针管,可那架势显然是要给向福利打针,让向福利有些下意识的抗拒——四人商量来商量去也没商量个好办法出来,最后决定:先冷落一下央金兰泽,然后再进一步,如此,可以徐徐渐进的方式,在不伤对方脸面的情况下,让双方彻底掰掉。√

        第一次进入爱情中的单纯的女孩子,尤其是双方已经挑明,在央金兰泽看来,这就是双方在私下里确定了彼此的关系,所以,央金兰泽现在的表现绝对符合少女羞涩,同时,因藏族同胞天性大胆,又忍着羞意而好不回避之意。反正两者相加,让其虽然脸蛋有些红润,却还是大胆地看着向福利。

        听到向福利的话,她低下头,偷偷地瞄了眼向福利,正好与其目光相对,刹那间低头,脸色红彤彤地。过了一两秒,才鼓起勇气,赫然抬头,直勾勾地看着对方,清脆的声音却小了很多:“我给你打针啊,不然你的伤怎么能好?”

        我这正要按计划跟你疏远,怎么能让你越来越热乎了?

        向福利下意识的抓紧裤子,叫道:“我……我……前几次不是你给我打针的。”

        面对这无力的辩驳,央金兰泽却理直气壮的想着:前几次的时候,咱们不是那啥关系,现在既然是了,我当然的亲自帮你打针,要不然,万一别人手重了一点,打出血了,可就不好了……难道你不知道女孩子最见不得情郎受伤的吗?

        这大概就是单纯的姑娘第一次恋爱时的感受:要么不陷进去,一旦陷进去,那就事事都会为情郎考虑,为此而不惜一切。

        憋了半天后,央金兰泽终于还是悠悠地问道:“我亲自给你打针,怎么了?不好吗?”

        “不是!是我……我……唉~!你还是让前几次给我打针的那位来吧。”

        “你是怕我打针打疼你?”央金兰泽不服气的辩驳道:“她们打针的技术还是跟我学的了。你放心,我一定轻轻地给你打针,保证不疼。”

        向福利真的是找不到什么好借口了,正想着该用哪种方式耍赖时,却听央金兰泽身后的一个壮妇对她说了一大堆话。央金兰泽看了看她,又回头看了看向福利,坚定的点点头。

        只是,那眼神,怎么看怎么有种:我该从哪儿下手的意思。

        如果向福利听得懂的话,一定会惊愕万分,因为那壮妇说的是“小姐,我看他是不是觉得你是一个姑娘家,有点不好意思让你给他打针?所以才叽里咕噜的跟你说话。要不,你哄哄他。实在不行的话就用强。总不能因为这个而拖着,那样的话,他这伤什么时候才能好?”

        “福利,你乖乖地听话哦~!我轻轻地给你打针,保证不疼。”

        听见央金兰泽的声音突然变的这么柔和,甚至有种撒娇似的嗔,向福利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却见央金兰泽虽然脸蛋更红了,可眼睛却瞪得大大地,隐隐间还有点兴奋与威胁的味道。吓的向福利一把将裤子往上提到最高,是死也不打算脱掉的,脑袋自然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央金兰泽一看他这态度,就认定了那壮妇的话是对的。顿时回头对身边两个壮妇和一个护士吩咐了几句。

        随即,只见两个壮妇一左一右,先将向福利翻转过来,再一把箍住向福利的双手,还不忘顺势压在他身上——这俩高大壮妇的体重一看就知道绝对不少于一百五十斤,这一压,压的向福利差点背过气去。

        在向福利惊恐的拼命挣扎中,另一个护士手脚麻溜的一把将向福利的裤子脱到了膝盖,并一手一个将向福利的两腿夹住。

        如此一来,向福利就是想动也动不了,羞的他欲哭无泪。

        倒是央金兰泽,眼疾手快的下针,麻溜的完事后,还不忘显摆:“看,我就说了,不疼,对吧?”

        向福利获得了自由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被子盖上,然后在被子里赶紧穿裤子。不过,从头到尾他都闭着眼,脸色青,咬牙切齿间,有种想死的冲动……用现在的观点看:向福利是绝对在意央金兰泽的,否则,别的护士给他打针,他都乖乖地配合,怎么不见寻死觅活的挣扎?只有越在意,才会越介意。

        然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打完针,那个护士给另外两位去换药打针了——顺便说一下,另外两位现在可没有享受西药的待遇,毕竟,西药特贵,尤其在这偏远地区,普通百姓平日里是想都不用想的,多是用从喇嘛那里得到的草药。那两个壮妇也到门口站岗去了,留下的央金兰泽拿出一个精美的小饭盒,打开盖子后,拿着调羹舀了一点汤,边要喂给向福利边轻言细语的说:“我见你伤好的慢,特别用草药炖了粥给你,你快尝尝。”

        向福利摇摇头,真想直接对央金兰泽说“麻烦你离我远一点,我不想在这里安家,还想继续长征了。”

        “这可是我亲自炖的,我试过了,很好吃的,你吃点嘛~!”

        “我不饿。”向福利很想说“要不是考虑到现在的环境,我真的想赶你走。”

        “不饿也可以吃点,这又不饱肚子……来,听话,我喂你。”

        向福利看着她那笑容满面的小脸,真想说“麻烦你别对我这么好,好不好?要不然,你叫我怎么说出口?这完全跟计划不符合嘛。”

        央金兰泽见向福利左推右阻的,还以为对方看不上自己的手艺,顿时就崛起了小嘴,眼睛里开始有泪光了。看的向福利鬼使神差的说:“这粥还冒着烟,肯定烫,你叫我怎么吃?”

        就这么一句话,让央金兰泽那欲哭的神情瞬间春风化雨般的靓丽起来,这一刻,特别漂亮,尤其是那种激动、开心的气质,看的向福利都有些呆了。

        “对!对!是我不好,忘记给你吹吹了。”说着,猛吹了几下,想用嘴唇尝试一下温度,可就要接触到调羹时,又想到了什么,脸色猛地大红起来,偷偷地瞄一眼向福利,见向福利正呆头呆脑、目不转睛的看过来,她的内心如同小鹿在欢跳,一时间,真不知道是该喂还是不喂,只得拿着调羹,低着头,脖子上的肌肤都粉红一片。

        见央金兰泽这反映,向福利也反映过来了,却有些迟了,又谨记着张青山的嘱咐——万万不能傻不隆冬的直说,破坏了军民团结。一时间,他也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尴尬,只是心里并不排斥。

        就这么着,气氛尴尬的有种说不出的高兴。

        但是,藏族姑娘的大胆那是天生的。

        虽然心里的小鹿乱跳,跳的她面红耳赤,可等了等,央金兰泽还是鼓足勇气,抬头直视向福利,稍稍凑近了点,缓缓把调羹向他嘴边喂去。

        向福利也再没说什么理由,默默地张嘴,默默地吞咽,只是,他也不敢看央金兰泽啊!

        这种气氛下,喂饭必然是温柔如水的,虽然央金兰泽偶尔也会因为害羞使得右手微微颤抖,将粥稍稍洒出来点;虽然她手忙脚乱的忙着用衣袖帮向福利擦;虽然她嘴里一个劲地自责。但是!这是她第一次亲自服侍人,仅凭这一点,这点小问题就该直接忽视。要知道,这种待遇,连她的亲哥哥们都没有得到过。

        无论是喂粥的还是吃粥的,心里必然是甜蜜的,可就在这个时候,打破这种尴尬而甜蜜气氛的人来了。而且,让两人很快就注定此生是否在一起的事生了。

        医疗蔵包的布门被一把掀开,三个护卫跑了进来,领头的护卫用藏语沉声而急促的说:“二小姐,主人吩咐,得立即把这位红军贵客转移走。”

        正沉浸在美好气氛中的央金兰泽,被打断气氛,心头本来就有气,一听这话,第一个念头就是:不好,哥哥现我跟他的事了?所以,她直接拦在对方身前,追问道:“为什么?”

        “三眼猫带人来了。”

        “啊!”央金兰泽大惊失色,赶紧招呼外面的人转移向福利。

        向福利听不懂他俩的对话,可一见央金兰泽大惊失色的就把自己拉起来,自然得追问。得知情况后,边被进来的那个领头的护卫背出去还不忘追问道:“三眼猫是谁?”

        “你先跟他去,我回头再告诉你。”

        向福利只得闭嘴,可就在出门时,他无意中回头一看,却见刚才进来的三个护卫中的一位,已经躺在自己刚刚躺下的病床上,并且,央金兰泽和另一位护士正在给他的大腿包扎……

        没来得及多问,就被领头的护卫背出去。来到外面一看,却见整个部族的妇孺正往自家的蔵包里跑,而男人们则纷纷拿着枪向部族最外围跑去,那儿已经聚集了一群人,各个荷枪实弹……虽然向福利很好奇,奈何跟这护卫语言不通,只能忍住好奇心。

        同时,部族大管家达旺急匆匆地赶到了张青山三人的蔵包里,见三人皆在,先是长长地松了口气,随即急促的吩咐三人穿好藏服,带着枪跟他走。别人问什么都不要说话,实在不行就装哑巴——他们三个不会藏语,一说话就露陷了。

        “达旺,你这么急,到底出了什么事?对了,我刚才听见了牛角号声,是为了什么?”

        “三眼猫来了。”

        答了这五个字后,带着三人快向集中地跑去。

        ……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21438_74354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