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向胜利前进 > 第两百四十八章 落寞与崛起

第两百四十八章 落寞与崛起

        中央红军过草地时,有的部队曾被打散,其中有一支来到洛桑的家族。

        洛桑的家族虽然世代守护祭神台,可因为大环境的变迁,这一带早就不是他们一支独大的时候了。加上地处偏远,官府管辖不到,这里就渐渐演变成了马匪横行、罪犯安家的猖獗之地。

        洛桑家族相对要保守得多,又是双拳难敌四手,渐渐地没落了。要不然,他们也不可能允许有这么多马匪不仅在自己的地盘上蹦跶,还渐渐地被这些马匪逼迫着缩小了生存空间。就好像袭击张青山他们的那股最大的土匪,原本,这股土匪跟洛桑的人干了几次仗后,洛桑的族人因为武器极为落后,吃了不小的亏,不得不接受双方的地盘以碎石河为界的屈辱条约。可后来,这股土匪带着周围的小股土匪,不断蚕食洛桑的地盘,到现在,都以祭神山为界了。可以想象,如此展下去而不做大的改变,洛桑家族迟早有一天会被别人吞噬的连渣都不剩。

        后来,洛桑总结经验教训,得出了自己家族吃亏的一个主要原因:他们不怕死,人口也多,经济比别人强,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缺乏现代武器。

        可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当地官府,为了便于控制住他们这样的地方豪强,自然是极为严格的封杀,其中最严厉的就是对武器的控制。所以,洛桑就算有钱,也愿意出高价购买,可短时间内,无法得到大量武器。

        而这个时候,一支数百人的红军队伍从他的地盘上经过……双方也是从一开始的敌视到后来的接触,到最后的信任,可以说,大体上得益于我党的民族政策。

        当时,这支红军队伍也是沿途收留落单的战士,才聚集到这么多人。有意思的是,他们这一路走虽然缺衣少穿,但因为指挥官指挥得当,经常打胜仗,因而缴获了不少好武器。

        红军缺少最急迫的粮食药品,更明白接下来的长征,很可能用不上武器了;而洛桑这边急需武器弹药,却有很多粮食牲畜。如此一来,双方可谓一拍即合,两边的关系自然迅猛展……洛桑自然收到了国民党要求他们阻击红军的命令,可对他来说,那是天高皇帝远的事,还不如解决对武器需求的当务之急,所以,无论从个人还是族群的需求出,他直接无视了这一点,甚至反而因为红军对他的徐徐渐进的宣传而增加了对红军的好感,也因为国民党和当地政府对他的封锁压迫,让他对国民党的反感与日俱增。

        如果说武器与粮食的交换,算得上是一种交易,并不能改变洛桑族群对红军的整体态度的话,那么,红军所做的一件事却彻底改变了它:当时,由于封锁和路远等原因,能贩运到洛桑家族地盘的商品,无论是什么,其价格都是成倍的增加。比如说,有的地方,一条汉阳造只需一两只羊就可以交换得到,可卖给洛桑,最少也得八只羊,这还是友情价,而且最多也只是三五支而已,根本就没人会冒险一次性大量卖给他武器弹药。

        偏偏洛桑对此无力改变——他曾花大力气组织过商队把牛羊等贩运出去,结果,路上接连被袭扰不说,到了地方,当地政府都不加掩饰的直接表明不会给他们开具出行的路条证明,甚至还反过来收他们的重税。

        这种郁闷慢慢累积,就会形成厌恶,展为反感,最终导致对立。

        而红军则不然,凡是步枪,一律一只羊的价格卖给他……虽然这些武器只是不久前从战场上缴获的,但要知道,这数百人的红军队伍,仅仅是人数上,就可以给洛桑强买强卖。可红军非但没有这么做,反而接连说是自己占了对方的便宜。到最后,连洛桑及其族人都觉得这价格低的太对不住红军了。

        在这种气氛下,加上红军在政策上有选择的宣传,洛桑及其族人想不感激红军都难。他们自然表现出了对朋友仗义的一面,甚至答应,以后要再有红军从他们这儿经过,一定会像兄弟般的倾其所有来照顾。所以,见到张青山等人,才会如此客气。

        洛桑这次倾巢出动,是因为他接到内线报告,得知那股长期威胁他们生存空间的大土匪,在碎石河伤亡惨重,便抓住时机倾其所有一战。事后,又拼命追杀,力求将这股威胁斩尽杀绝。还顺带救出红军……真是一举多得。当然,要不是中央红军的那一部当初的帮助,恐怕,张青山等人现在看到的就是一群拿着各种简陋武器来打仗的人。

        听完洛桑的说明,张青山心里选择了相信,因为此时此刻,洛桑完全没必要骗他们——几十号人围着,一人一刀就足以让张青山四人毫无反抗,又何必多此一举,用这种欺骗下作的手段?

        “她们怎么不洗洗?”周宝玉正被向福利打趣,说他浑身脏的像个泥巴人,今天晚上别跟大伙挤在一起睡,免得大家都变成泥巴人。周宝玉自然不服气,又觉得委屈,便指着身边那几十个身强力壮的妇女,以便于体现出自己不是唯一。

        洛桑听到这话,苦笑着给与了答案。

        农奴制度下,洛桑家族里三百多人,除了他和他的家人外,只有六户是自由人,也就是平民——这些人的子弟,就是保护洛桑的那群穿的相对干净些的骑兵。其余的,全是洛桑家的奴隶。只是大家世代居住在此,出于统治的需要,知道一味地打压并不能长期统治,还得时不时给与一些柔和的手段。加上洛桑有些见识,又接受过现代文化教育,所以,他对于农奴还是比较宽仁,最少,他不会刻意去欺负压榨农奴,这让他收货了大家的拥戴和尊重。所以,他的人才会如此团结。

        同时,为了维护住最后的地盘,在武器落后的情况就必须鼓励大家的勇气,让大家团结一致的跟敌人拼命。所以,他很有明见的规定:打仗时,农奴的缴获,可以留下三分之一。可别小看这三分之一的缴获,这在农奴制度下绝对是翻天覆地的改变,因为这最少是平民才可以拥有的权力。平时,农奴的一切,包括他们的身体和生命,甚至是他们的后代,都是农奴主的,又岂会让农奴有自己的财产。

        妇女们之所以现在显得很脏,其实是她们故意为之,主要原因有两点:第一,她们把脸涂黑,在战斗中,会让敌人误以为她们是男的,从而用增加人数的办法来吓唬对方,弥补武器不足的缺憾;第二,一旦被敌人抓获,因为她们的特意涂抹而显得很脏,会减少敌人对她们侵犯兴趣。说白了,就跟很多女人出远门,刻意把自己装扮成男的一个意思。

        (顺便说明一下:对一些不了解藏族人习俗的人来说,会认为藏族人一辈子只洗三次澡,其实,这是一种歧视性的谣传。因为藏族人无论是习俗还是习惯中,都没有不洗澡一说。只是因为他们生活的地方自然环境比较寒冷,烧水只能用牛粪等等原因而导致洗澡不方便,加上生活的地区海拔高,细菌等生物少,不洗澡也不会因此得病,所以,他们洗澡的次数相对不多而已。要知道,藏族还有规定专门洗澡的节日了。)

        听的张青山暗暗感叹于生活在这里的百姓的艰苦:不仅要于大自然斗争,还得时刻与同类拼命。同时,他也钦佩对方的不服输的勇敢精神:想方设法的都要战胜对方,努力活下去。这样的人,绝对值得尊重。

        看到那群妇女边快步前进边笑着大声说着什么,显然对这次缴获很满意也很骄傲,张青山突然现:这样勇敢的人,是不应该生活的如此之差。而自己从事的革命事业的目标,不就是为了让她们过上没有压迫的幸福日子吗?

        因为没有负担,加上大家都很激动而急于回家,让队伍的行进度很快,在太阳刚落山的时候,来到了洛桑族群的居住地——一处汉语解释为泪湖的地方。

        “%¥#……”

        刚走到一座大山边,就见一群人骑马而来,带头的隔着老远就挥舞着手,大叫着张青山听不懂的话而来。

        等看清楚对方后,张青山却老觉得哪儿不对劲,仔细找找,才现这姑娘虽然穿着藏族服饰的盛装,可脚上却是一双女士高筒皮靴,因而显得有些不搭调。

        不过,说实话,这女孩长的不算太漂亮,但也绝对不丑,身上、脸上收拾的十分干净,年纪在十六七岁的样子,给张青山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这个女孩身上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反正是很单纯的气质,格外吸引人: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清澈的就像圣洁的泪湖,清澈见底,让任何人都会不知不觉的在这双美丽的大眼睛的凝视下,有一种面对仙子凝视般的自惭形秽。

        这个女孩很爱笑,尤其是面对洛桑的时候,她的笑一直没停过,而她的声音也很清脆,很好听。

        女孩下马后,拉着洛桑的手说过没玩,足足说了五分钟后,才在洛桑转身的时候,笑盈盈地看向张青山四人,并且不见普通姑娘那种见到陌生人害羞,而是把藏族人豪爽好客的一面展示出来,落落大方的用汉语说:“你们好,红军勇士们,请叫我格桑花。”

        因为有洛桑的存在,对于格桑花会汉语,张青山四人并不觉得奇怪,可奇怪的是,格桑花这个称呼用在一个人的名字上,怎么听怎么觉得怪异,于是,四人纷纷看向洛桑。

        “这是我的妹妹,央金……好吧!好吧!格桑花,你别拉我。”疼爱的向宝贝妹妹告饶后,对张青山四人笑道:“在藏语中,格桑花就是幸福花的意思,你们就叫她格桑花吧。”

        可见,这个女孩在这里是公主,而且必然是深受大家喜爱与祝福的,祝福这样单纯可爱的姑娘能幸福一生,而洛桑花对自己的未来显然也有着十分美好幸福的期盼。

        ……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21438_70798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