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向胜利前进 > 第两百零一章 开始走进干草地

第两百零一章 开始走进干草地

        一帮人高高兴兴地回到村里,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杀养宰牛早就做了,就等着他们回来庆功……

        这些自然不用多说,不过,让张青山感到奇怪的是:他们居然都不吃饭,而是先去处理这也野狼的尸体。

        在张青山来的这段日子里,恰好见到过一次藏族特色的‘安葬’——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天葬。

        这对于熟悉土葬或洞葬的张青山来说,不仅稀奇,而且十分震撼,毕竟,他的家乡是生恐亲友的遗体被动物吃了,可在这里,他是第一次见到亲人居然十分欢迎天上的老鹰来吃亲人遗体。

        所以,对于如何处理这些野狼的尸体,他绝对好奇,不由得跟了过去,结果,有点失望。

        这里的人对野狼的处理方式居然是火葬。

        好奇之下问阿桑,才得知,按当地风俗的说法:野狼是大神的狗,死后烧掉,灵魂会顺着青烟升到天上大神的身边……如此,大神才不会怪罪他们,不会降下灾祸。

        处理完野狼的尸体和战死的藏獒的尸体后,就是村子里的欢庆时刻,吃喝玩后还玩起了篝火晚会。

        ……

        十六日,突击连离开这个小村子。

        村民们十分不舍,不仅把家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送给突击连,还骑着马,一路送了十多里,要不是张青山等人几次委婉谢绝,他们恐怕会一路把突击连送到团部去。

        可就算是这样的不舍,但有件事却让张青山十分不解:他们居然不愿意加入红军。

        后来还是见到田景山团长时提起,才解开了他心中的这个谜团:几千年的农奴制度下来,当地人的思想十分封闭,甚至是根深蒂固,不管对红军多么的信任,多么的拥护,可在骨子里,他们却不敢违背农奴主(大小土司和头人)的意思。因为在他们的眼里,农奴主的话就是圣旨——唯一能打破这个圣旨的就是神仙,也就是神仙在当地的代言人寺庙。是的,也只有寺庙了。比如说,寺庙话说某某土司违背了天神的意愿,被魔鬼啥啥地,他们才敢奋起反抗自家主子,否则,按迷信思想说,他们敢反抗的话,不仅会受到农奴主残酷的严惩,就是死后投胎二世为人,也会成为农奴,甚至是生生死死都是如此。

        当然,农奴主的残酷惩罚也是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的主要原因之一。

        所以,别看他们现在用户红军,而且农奴主们也都跑路了,可要他们跟着红军走,除非是亲戚朋友一起,否则,他们自己走了,别说亲人,就是朋友也会受到牵连,通俗点说,这就是连坐的制约所在。

        而张青山十分郁闷,不是上面说的那些,而是因为阿桑托卡大爷送给张青山一点草药膏。因为张青山在围剿野狼时,被一头逃窜的野狼顺势咬了一口,虽然只是擦破点皮,但阿桑却十分在意,非要送他一瓶药膏,张青山不收下还不行。可在张青山眼里,自己枪林弹雨都不知道经历了几回,就是生死垂危也都有两次了,还怕这点伤——不就是擦破点皮么?用口水沾沾就成了,犯不着如此大动干戈。

        而就是这么一点根本不值得往心里去的小事,却注定了张青山在长征之路上的跌宕起伏。

        到四十九团集合后,大家吃中饭,也就是趁着这点时间,团部把中央红军过草地的经验总结下来,分到各连去宣读,务必要让大家都弄懂要注意的各项……张青山深深地记得大家后来私下里对于长征过草地的一个总结:军民‘鱼水情’,鱼儿离开了水不能活,我们离开了百姓也同样难以存活!草地苦就苦在没有人家——偶尔遇到的一两户牧民不算。

        吃完中饭,跟前面行军方式一样,突击连打着中国工农红军二方面军的军旗就先行出。

        从甘孜到甘南要经过很长的甚至是没有道路、空气稀薄的无人区。草地一望无际,有干草地和水草地:从甘孜到阿坝是干草地,从阿坝到包座是水草地。

        说实话,干草地上行军,对于善于行军的红军将士来说,要好得多,但这也仅仅是相对的:没有房子住,大家就围着篝火过夜。可一遇到下雨,就全了,每个人都被雨水淋得又湿又冷。这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问题是食物的匮乏:开始,没人身上还带了炒面,不过最多的也就只有3o来斤,这还算最好的,最惨的是有的人甚至根本就没找到炒面,就只能依靠分配下来的干野菜。要知道,当时在西康找吃的是非常不容易的。而这个时候,红军团结互助的精神和品质展现出来了:不管你有没有吃的,只要有人有,就会慷慨的在做饭时替你抓两把放进去。

        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从甘孜出的时候,因为刚开始进入茫茫草原,又得到了十几天的修整,大家一来体力上恢复了一些,二来觉得稀奇,三来走的是干草地,所以,士气高昂,行军的度自然很快。

        但是,因为已经得到了中央红军过草地的经验,早就体验到了粮食珍贵的大家,对粮食的分配自然有严令,虽然大家可以根据情况来分配,但必须由每个班的班长、排长、连长来主持这一顿该下多少米,放多少野菜(或干野菜)。

        拿突击连来说,每到吃饭时,突击连先是到周围挖野菜。然后几个领导各自负责一个排,规定死了,每个人伸出右手无名指、中指和食指,从每个人的袋子里舀三下炒面放进锅里——用现在的秤来计算,最多就二两左右。然后,放大量的野菜进去煮着。为此,大家还编了个顺口溜:“野菜香,红军吃了要北上;只要能充饥,走出草地就是胜利……”

        老化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说的就是正处于长身体的周宝玉这样的红军小鬼头们。因为吃不饱,就算是喝了一肚子野菜汤,当时饱了,但因为没有油水,过不了多久肚子就咕噜咕噜叫,所以,周宝玉虽然背了二十来斤炒面,可这小子一来是饿了,二来是嘴馋,老是忍不住偷偷地从干粮袋里捏一撮放在嘴里嚼。

        张青山恰好看见这情况,就马上告诫大家:“没听长说吗?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就猛吃,图一时之快,可后面到了没有人烟的草地,到哪去找粮食?没了吃的怎么办?那可是要饿死人的。”

        张青山所在的是先头部队,有野菜挖还算好的,后来听说,最后面的人,连野菜根都没得挖。一开始,因为大家才离开甘孜,还好,就算有意见也忍得住。但是到后来,后面的同志就忍不住了:没有野菜,没几天身上带的粮食就要吃完了,后面的路还怎么走?

        再说,这里没有大股的敌人,用不着开路先锋的存在了,还是大家轮流着来吧。

        无奈,总部考虑到实际情况,就决定让后面的同志顶替到前面——这也是没办法,大家相互轮流一下,不然,后面的同志老是连野菜都没得吃,迟早要出大问题。还是轮流着来的好,这样,大家相互人人,相互帮助,都能在野菜的帮助下混个半饱。

        可张青山等人不干了,跑到师部去反映:什么叫没了大股敌人就不需要先锋了?就算如此,难道说就不需要侦察、警戒,甚至是不需要辨别方向了?

        可刘永江知道,张青山等人这是优点耍赖:没了大股敌人的围追堵截,什么侦察、警戒之类的,别的连队也能干好,你当整个二方面军就只有你们突击连能干好这活?别人都是吃干饭的?又不需要过河搭桥之类的,大家只管向前走就是了。再说了,什么辨别方向之类的事,这只要稍稍懂点的都知道,最少,咱们可以通过北极星来辨别方向……说白了,确实是不怎么需要突击连当先锋了。而此时此刻,最需要的就是照顾大局,让大家轮流着上,分配好资源,而不是让某个小集体独占优势。

        但先锋连这一路而来,确实是表现突出,战功卓著,刘永江又不好直接拒绝,免得伤人心,所以,左思右想之后,也不把突击连放到后面了,而是放在队伍的右边,主要去对付前来滋扰的敌人骑兵,为此,还特意给他们每人配上一匹战马——这战马还是在甘孜的时候收集到的。

        而张青山也知道自家的事,无奈,只能答应:好歹不跟大部队直接混在一起,多少得点方面,最少,这野菜就能在远处挖,多一些。况且,他们说是骑兵,其实,在最外围还有师部的骑兵连,总部的骑兵营来来回回警戒着了,安全上就有了相对的保证。

        如此,他就算再怎么有想法,也就勉勉强强地接受了现实。

        可是,张青山却没想到,一个他万万没想到的意外——来了!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21438_68200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