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向胜利前进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干掉敌尖兵营

第一百六十三章 干掉敌尖兵营

        停!

        2月19日清晨,突击连正在大路上快速前进,突然看见前面山顶上有笑旗子摇晃,张青山赶紧伸手,叫停了部队。又仔细看了看旗语,立马下令:全体都有,快往左边树林子里隐蔽,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出声。

        突击连隐蔽好,不久,就见一个战士跑来报告:连长,连长,太好了

        一听这话,张青山就笑了:这些家伙果然欠教育,在自己孜孜不倦的连翻抽脑袋的教育下,他们总算不说连长,不好了,而说连长,太好了

        忠英同志,什么好事?

        连长,我看见我的老营长不!我看见尖兵营正从五六里外大摇大摆的过来了。

        要不说,俘虏的用处是十分巨大而宽广的,在这里就得到了很好的回报:这个侦察兵叫孙忠英,原是尖兵营一连的兵。在龙洞沟战役中,尖兵营一连被集体缴械活捉后,他经过我党的政策宣传思想教育后,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弃暗投明。原本他被分配到五十团,在行军途中休息时,因为饭量问题跟人打架,结果,五六个红军战士都不是他的对手,被恰好从路边经过的张青山看一眼看中,调到了突击连。

        可别看孙忠英身高只有一米六,但他却跟木桩似的,十分壮实,而且身手矫健,力大如牛,是摔跤手出生。张大刀被誉为突击连武力第一人,可遇到他,空手之下却败了,他更是放言:光比力气的话,两个张大刀都不是他的对手。对此,张大刀选择的回击是:比刀法,十个张忠英也不够看。虽然火药味十足,但也可以看出这家伙力气有多大。

        一开始,他还不愿意到突击连来了,后来是见突击连伙食不错,而且任由他吃饱,这才安心下来,如今,是突击连三排三班的一名战士,目前负责前路侦查也正是从这些俘虏口中知道了对手是尖兵营,更是从这些弃暗投明的新同志口中知道了尖兵营的由来和具体情况,让张青山等人对尖兵营记忆犹新,发誓下次再碰上,一定要吃掉它,好好扫扫老蒋的脸面。

        本来,对孙忠英能认出自己老东家,张青山不会怀疑,可现在这半路上再次遭遇老对手,张青山有种既兴奋又莫名诧异之感,本着多问问,好好确定一下也没错的原则,忍不住问道:你可看清楚了,真是敌尖兵营?

        连长,你放心,要看错了,我这脑袋你拿去当球踢。厚实的手掌拍的胸口咚咚直响,还补充道:任琮琦营长那个鹰钩鼻,我打死也不会忘记。

        果然是冤家路窄。嘿!嘿!老张,咱们还是按以前的那方法,一边通知后面的四十九团做好准备,布好口袋,一边给他们来个诱敌深入,让他们好好记住咱们突击连的名字,今后听见‘突击连’就会尿裤子,如何?

        张青山仔细回想了一下来路的地势,叹了口气,摇头道:老胡,不行啊!我仔细想了想,这一路来,都没有适合打伏击的地方。要是打阵地战,这个尖兵营火力强劲,咱们占不到便宜,反倒是有可能会折本,这买卖太不划算。

        说完,对凑过来的王武道:老武,派你手下那个长跑冠军回去跟上面把这事汇报一下,看看上面是个什么意思,咱们才好做决定。

        等王武去传令后,彭鹏试探性的问道:老张,真不打?

        打什么?咱们就在这里好好休息,等待上面的指示。

        彭鹏不甘心的问道:可是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过去?

        老彭,不是我说你,看你平时挺沉稳的,怎么一听说打仗就坐不住了呢?什么叫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过去?我问你,他们过去后会碰到谁?

        四十九团啊!

        碰到四十九团后会怎么样?

        彭鹏正要张嘴回答,却一楞,随即就笑了起来:碰到四十九团后,自然要开打。到那时,休息够了的突击连,正好以逸待劳的封堵其后路。现在的关键问题是,上面会怎么打?在哪打?

        大家只好耐着性子等着。不就,就见任琮琦骑在大白马上,带着队伍大摇大摆的从百米外的山脚大路上经过。

        嘿!原本以为上次在咱们突击连手上吃了个大亏后,他们会夹着尾巴做人,没想到,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如今又神气起来了,真是欠收拾啊!

        张青山白了眼王武,让他闭嘴。

        一直等对方后续部队全部经过后,张青山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看他们的样子,观其气势,是真的没发现我们,这才没一点紧张的气氛——这可做不得假,经验丰富的士兵,能一眼就从对方部队的气势中分辨出对方是在作假引诱敌人攻击还是真的在放松。

        疑惑的问孙忠英:忠英,你既然能发现他们,那他们的侦察兵是不是也能发现了我们?可看他们这架势,是真的一点防备都没有,你不觉得奇怪么?

        哪知,孙忠英大咧咧地摇头笑道:连长,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他们绝对不会发现我们的!

        这到引来了张青山的好奇:为什么?

        孙忠英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道出了让人哭笑不得的原因:这次,是这家伙调到突击连后,第一次当侦察兵,激动之下,一不小心,步伐就快的离奇,同班战友们都还在四五里地,他却跑到八九里外了。因为侦察兵都配备望远镜,所以,当他从望远镜里看到敌人,就激动起来,等看到骑在大白马上任琮琦的模样,立马就认出来了。敌人的侦察兵也不可能在平时跑出八九里地外去侦察,加上他熟悉敌人侦察兵的方式,所以,正如他口中所说的那样,任琮琦的尖兵营到现在都不知道,突击连就在百米外的那个林子里隐蔽着。

        面对这家伙的‘擅自行动’,张青山也不知道是该责罚还是该奖励,只得拍着他的肩膀,嘱咐他今后不要这样脱离战友,否则,万一碰见敌人的侦察兵,那可就危险了。但看着家伙满不在乎的样子,张青山知道,这话恐怕等于白说。算了,现在不是为这点小事教育他的时候,等把敌人的尖兵营吃掉后再说吧。

        带着突击连,顺着小道,悄悄从侧面观察着尖兵营的情况。

        半道上罗英回来了,传达了上级的指示:在将军山吃掉敌尖兵营,突击连的任务就是配合四十九团,堵其西侧,并在战斗打响后,根据情况,随时准备支援五十一团一营——该营的任务是在六里外的无名高地,阻击有可能来援救尖兵营的敌军。

        张青山绝对想不到,总部对此战的重视,或者说,对敌尖兵营如此嚣张,一点都不把红军放在眼里的气势感到愤怒,因而,下定决心,一定要吃掉它,给万耀煌一个狠狠地教训,同时也顺带着给老蒋一个响亮的耳光。萧克将军亲自赶到十七师指挥部,同师长刘永江一起,制定战术,迅速部署兵力,控制有利地形,形成一个大口袋,就等着敌尖兵营一头钻进来。

        上午10许,敌尖兵营停在将军山脚谢家寨外,先派侦察兵四处侦察,确定安全后才全营开始进入谢家寨休息。

        可是,等敌侦察兵一走,萧克命令四十九团迅速迂回到敌人西侧,五十一团切断敌人后路,五十团负责从正面攻击。

        就在敌人要进入谢家寨时,萧克一声令下,进攻开始。

        先是被击中起来的炮同时怒吼,炸的敌人惊慌失措。紧接着枪弹齐发,打的敌人慌乱如麻,纷纷找地方躲避,但四下被围,这么多人,他们又能躲到哪去?

        尖兵营也对得起精锐之称,慌乱中,任琮琦头脑极为冷静的一分析,看到谢家寨后面的高低杨梅坡是个防守的据点,立即命令部队强攻。

        谁知,却正中埋伏在杨梅坡上的五十一团团长贺庆的下怀。等他们冲到半山坡时,山顶上的五十一团战士将手中的机枪步枪盒子炮一起向他们开火,打的他们狼狈败退。

        任琮琦如何肯认输,见东边不行那就往西突围,企图抢占另一高地松林坡,却被五十一团二营居高临下,加上炮兵的炮火支援,以密集的炮火将其压制住,让其仓皇退散。

        随后,红军没再给敌尖兵营机会,从杨梅坡和松林坡同时向惊慌失措的敌人发起冲锋,敌人招架不住,往雷打坡撤退,并拼死占领雷打坡高地,企图以此死守,等待救援。

        此时,埋伏于将军山西面一带高地上的四十九团,在师长刘永江的亲自指挥下,从雷打坡后侧一拥而上,向敌临时阵地发起猛攻,敌人被压在山脚下,雷打坡高地被四十九团夺回。

        随后,埋伏在小营坡周家坡的红军一起杀出,挡住了敌人的退路,敌人被包围在雷打坡山脚的麻窝里,成了瓮中之鳖。看到死伤无数的手下,少校营长任琮琦既悲愤又觉得毫无生还希望,但他死忠于老蒋,最终,开枪自杀。副营长王福政训员蔡国璋被生擒。

        此次战斗历时一个半小时,歼灭敌人七个连,俘虏敌300余名,缴获步枪300余支,轻重机枪9挺(完好无损的)

        但突击连却没有直接参战,因为当四十九团一发起攻击后,他们就按命令赶往五十一团一营,准备配合五十一团阻敌援军。却白紧张了一场——从头到尾都没见到敌人援军的影子。

        让张青山吐着唾沫骂了句:这任琮琦为人也不怎么样嘛,死都没人愿意救他害老子白等一场,连口汤都没喝上。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21438_66051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