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向胜利前进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另有所图的演戏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另有所图的演戏

        吴师长,万不可如此,万万不可如此啊!

        要不说吴正卿也不是好对付的,心头猜到,对方追着这事不放,逼迫着自己表态,虽说对方一直没有明确提出所图何事,但只要对方的不是疯子傻子或者铁了心的要跟红军作对,就不会为了这一点事而跟红军结下死仇:公平的说,张青山当时情急之下,确实算得上抢,可好歹王武留了个心眼,留下了一块怀表当抵押物,那么,这事就有了回旋的余地,可以从轻处罚,最少,罪不至死。所以,吴正卿心里早就打定主意:你不是要试探我么?好,我也拿这事顺着试探你们罗家父子三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就算这父子三人不开口,吴正卿也准备了后手:到时候,只要给一旁正看过来的胡英泽打个眼色,想来,以胡英泽的机灵,绝对会当场求情——就算胡英泽不明白,不是还有刘永江么?而且,他还准备好了自找台阶下的借口。

        所以,从这方面说,这事已经不单单是张青山的事了,而是罗家父子和吴正卿之间的暗中交锋,他只不过是个借口。

        这不,两人身后得士兵听到命令后,互相看看,心头正寻思着:难道真杀啊?

        还没等他们四人行动,罗宇恒就抢先开口了,并狠狠地瞪了眼自己的两个儿子显然,他们父子三人早就商量好了,这不,罗宇恒这一眼,让他的两个儿子齐齐闭嘴,因为他俩负责唱白脸:总不能真杀吧?正好借机下台。

        罗先生,我们红军的政策您也了解,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是口头上说说的。吴正卿心头松了口气,还隐隐有些得意:想以此来试探我,哼!难道我不会反将你一军么?看,这就迫使你不得不主动跳出来了。面色上却更为严肃,嘴上也狠狠地说着:这两个东西敢公开持枪抢劫,虽然事后有抵押物,可抢劫就是抢劫,没什么好商量的,今儿一定要枪毙他俩,否则,百姓们和如您你这样的开明绅士该如何看待我们红军?岂不是和反动派一个德行了?

        听话听音,罗宇恒一听就知道:后面的话全是面子话,真正的一句就是:虽然事后有抵押物

        吴师长,别听这两个混账胡说八道。我知道贵军秋毫无犯,军纪严明。可您刚才的话,罗某可不敢赞同。

        哦~!愿闻高见。

        他们也是事出有因,人嘛,情急之下做出一时冲动,是可以谅解的,老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总不能不给人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说到这儿,罗宇恒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笑道:再说了,就我所知,抢劫可是无本的买卖,可他们却给了抵押物,这就不算抢劫,最少也不能按抢劫算,否则,就过分了

        父亲,他们怎么

        你给我闭嘴!没戴眼镜的那位不服气的站起来,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吴宇恒狠狠地一眼给瞪的气势全无,并指着他呵斥道:咱们罗家历来诗书传家,急人所急,救人所救,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混账东西?人生在世,谁没有个急用之时?哦!借你一匹马,还给了你抵押物,并告诉你如何找他,明明就是借你东西急用一下,怎么到了你这混账东西嘴里,就成了抢劫的?难道我罗家就是如此残忍,是人命如儿戏的家族吗?

        我

        你还有脸说?罗宇恒气呼呼地对戴眼镜的那位吩咐:老大,把这个不孝子给我押回家,让他闭门思过。

        随后,这俩兄弟一个不服,一个边劝解边拉扯着往外而去唱戏嘛,总得要有身份的转变,要不然,这戏码还如何演下去?所以,追究责任的反倒成了求情的人,就十分正常了。

        吴师长,您看这样行不行?就算在下为他俩求个情,还请您看在在下真心拥护红军的份上,放他俩一马如何?

        唉~!罗先生你都这么说了,我要不给你面子,可就是寒了大家拥护红军的心了。吴正卿面色‘为难’的沉吟了一小会后 ,无可奈何的给对方面子。

        那是,多谢吴师长给在下这份情面。

        事实上大家心头都清楚,事情到了这一步,早就过去了,剩下的,肯定是别的事要谈。没见罗宇恒虽然笑眯眯地道谢,可并没有就此起身离去。

        你们两个混蛋听着,看在事主不予追究你们的过错,并给你们求情的份上,今儿先放你们一马,日后胆敢再犯,哼!两罪并罚,天王老子来了都没用。记住了吗?

        记住了。张青山是老老实实地回答,而王武却低头,满不在乎的撇了撇嘴。

        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你们俩先给罗先生道歉,然后,我会考虑该对你俩做出什么处罚。

        随即,被松绑的两人给罗宇恒道歉,罗宇恒则笑眯眯地连说不用如此。最后,两人分别被送进了禁闭室。

        罗宇恒之所以好说话,果然是另有所图:他明白想要在这乱世不受欺负,就必须得有枪杆子。他家有钱有人,可没有武器,所以,他希望红军能支援甚至可以卖给他一批武器。当然,他名义上是出钱出力支援红军在本地组建县游击大队,但从他提出让他的小儿子当大队长,并且从其家族子弟里挑选人员,就可看出说是县游击大队,实际上就是他罗家的私人武装,借个双方都有台阶的名头,说出去好听些而已原本还不知道怎么开口,正好借张青山这事来登门。

        最后,红军跟他挑明了谈:五万斤粮食和五百斤腊肉,还有一些生活用品,换了一百条枪和数千发子弹他家缺枪,要跟别人买,天价,而且怕被别人惦记上这些武装,而红军缺少生活用品,尤其继续大批粮食。双方这一交换,绝对的双赢。当然,这笔交易自然不会公开,否则,红军走后,老蒋绝对不会放过罗家全族。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看其里狡诈,且多半是个自私自利,绝不会遵守诺言的罗宇恒,最后居然无比认真的执行跟红军达成的协议:红军主力离开后,牛英武带着剩下的游击队员在本地继续打游击。反动派杀了回来,也不知罗宇恒用了什么关系还是花了多少钱,居然屁事没有。而且,他还暗中跟游击队通风报信,支援其粮食药品。甚至有一次游击队被围的无路可逃之时,他不仅主动让出一条路,让游击队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并主动收藏伤病员罗家在本地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只能说这些世家大族的眼光果然老道,更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1951年,罗宇恒病逝前曾对两个儿子及其族人得意的唠叨自己的眼光老练:我当时之所以没带着大家逃跑,除了各种原因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我一听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时候,就觉得这支队伍不简单,后来跟其接触,果然是军纪严明。当时我就觉得,这样深得人心的队伍,绝不是蒋家军能比例的,现在虽然落魄,但只要不灭,总有一天会翻身没想到他们还真得了天下,果然是得民心者得天下。

        张青山被关进了铺满稻草的破屋子里,自然不知道他离开后发生的事,但他也没为自己担忧:还是那话,现在是在长征,没有坐牢的条件,只要不死,最多就是关几天禁闭,出去后,还是红军战士。

        所以,一等押送人员离开,张青山就开始哼着歌曲了。

        屋子破落,两人之间就隔了木制板壁,而且中间还开了好多大洞,让王武顺顺利利地直接爬过来。坐在张青山身边,先是奇怪于张青山为何如此高兴,坐牢都能唱歌,而看了眼张青山,心头却叹了口气,问道:连长,你就别高兴了,还是想想出去后该怎么办吧?

        身么怎么办?出去后照样当红军。

        不是!王武急道:我知道出去后能照样当红军,可刚才师长的话你也听见了,虽然没杀我们的意思,可听那话,你这连长和我这排长恐怕十有八九悬了。

        张青山一楞,随即眼皮一耷,沉吟了一下,叹了口气,道:算了,老武,事情都到了这一步,我们也就别多想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大不了,我们再从战士当起。以我们俩的本事,什么排长连长,迟早得回来。

        王武一听这话,想想也是,顿时好受了些。

        不过,你够兄弟,脑子也活。要不是你给了他们一块怀表抵押,恐怕,这次我们还真的死定了。师长就算想放我们一马都找不到借口老武,大恩不言谢。

        连长,咱们都是革命同志,说这些就见外了。说着,王武往口袋里一摸,掏出烟盒,却发现没烟了,顿时笑道:连长,有烟么?来一根。

        有,等一下,我摸摸放在张青山顺口回答,手也摸向口袋,却陡然发现,没烟。随之想起,那个该死的田副团长把自己的半包老司城香烟给抢走了。而剩下的九包老司城香烟,在捆绑自己的时候,也让他的人拿着,却到这时候也没给自己还回来该死的田副团长,居然敢黑老子的九包好烟,等老子出去后铁定找你算账。恩!下次一定顶的你七窍生烟

        咬牙切齿的想着想着,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问王武 :老武,当时田副团长是不是跟我说,买烟和板栗的钱,由他先垫付,事后还他?

        恩!怎么了?

        张青山却长长地松了口气,笑道:那就好,那就好啊!总算没在他手上吃亏。

        没吃亏?嘿!嘿!下一秒,他就暴跳如雷了

        <em>  [解决书荒]总点击超十亿精品书合集  限时免费看!</em>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21438_62709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