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向胜利前进 > 第三十四章 打的好!

第三十四章 打的好!

        我只要在洞口加上一挺机关枪,红脑壳就是派一个团的兵力也拿我没办法。

        喊出这等狂妄之言,可见赵武对防守老虎洞的信心,不过,就老虎洞周边的地形来看,已经不能用易守难攻来形容,而应该说无法正常攻击。

        老虎洞位于东面悬崖的半山腰处,离地面约三十米,离山顶有四五十米。在其左边(从洞口方向看)有一条羊肠小道,早被赵武派人挖断,无法从这里通过,就算借助工具通过,可在洞口处竖着有一块大石头,中间被人为的开凿出一排抢眼,可以进行火力封锁。

        洞口修有碉堡岩门还挖有战壕,最让人郁闷的是,洞口顶端还向外延伸着一块几平方米大的岩石,如同鸭嘴帽的帽檐,角度稍稍向下的把洞口遮盖住了一些,让你想从上面放炸药都放不到洞口。听老百姓讲,这块大石头内部还有一个天洞,可躲藏两三个人,洞内有天眼,可以用机关枪向外扫射这就地势,看着就让人绝望。

        齐子轩!

        到!

        带你的人,从正面佯攻,侦察一下敌人的火力部署情况后就退回来,千万不要靠的太近。黄德宝这也是没办法了,众人商量了大半天,却没提出一个可行的方案,就好像对付刺猬一样无从下口,只好先派人侦察一下敌人的火力,看看是否有漏洞可寻。

        是!

        众人站在几百米外的一处土坎下,看着齐子轩带着三班的战士们,分散开来,猫腰向老虎洞下方摸去。

        可以肯定,土匪们居高临下,绝对早就看见三班战士们了,可战士们一直跑到离老虎洞下方百米处,他们居然还是没有开枪,让黄德宝皱着眉头嘀咕了一句:这帮该死的土匪,居然这么沉得住气。

        张青山放下望远镜,对黄德宝说:排长,不能再靠近了,否则,土匪一开火,三班的同志们撤出来的时候恐怕会有伤亡。

        啪!啪!黄德宝抽出手枪,对天打了两枪。

        接到信号的三班战士们立即对老虎洞开火。

        可让人意外的是,三班的战士们噼里啪啦的打了半分钟,老虎洞内的土匪们居然没还击。

        排长,我觉得这是土匪设的圈套,有意让三班的同志们接近。我看,还是让三班的同志们先撤回来,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啪!啪!啪!

        齐子轩正要带着机枪手向前迂回前进,接到信号,回头看了眼,见黄德宝正向他招手,再看看老虎洞,齐子轩咬咬牙,转身要回来,可就在这时,土匪居然还击了。

        砰!砰!砰

        哒!哒!哒

        敌人居高临下,距离又近,对射,我方绝对会吃大亏。

        好在齐子轩沉得住气,严令战士们边打边利用土坎沟渠来躲避和撤退。运气还算不错,只有一个同志左臂被子弹刮破了点皮。可以想象,要是再前进几十米,土匪们绝对火力全开,三班的战士们能撤回来一半就算幸运。

        这帮该死的土匪把老虎洞修建的真是让人没话说,根本就没死角,加上两挺轻机枪从下往上跟他们对射,绝对要吃大亏排长,看来得想别的办法。

        黄德宝点点头,目光凝重的看着老虎洞,那儿,赵武正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这边大叫着什么,虽然听不清楚他在喊什么,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什么好话。不少同志看到这一幕,心头怒火中烧,暗下决心:一定要攻下老虎洞。

        洞内的情况,已经根据俘虏和老百姓的口述,画出了一份简易地图,而洞外的情况一目了然,可问题是,就差这临门一脚:到底该如何才能攻进洞口了?

        见众人围在一起,各个愁眉苦脸,却没人开口——众人根本就没有想到一个可行性的办法,没有办法,开口说什么,只能苦思冥想。一直站在一旁没说话的罗西乡的乡长田万年笑道:黄排长,您怎么忘了,我可是专门带了两门土炮过来的。

        众人听的一惊,随即一喜,纷纷抬头看向他。

        你看我这记性!黄德宝一拍大腿站起来,对田万年笑道:田乡长,对不住,你看我这心急火燎的,居然把您带来的好东西都给忘了,该死,真是该死,实在是对不住哈。

        没事!大家都是为了革命出一份力嘛。

        黄德宝点点头后,猛地想到了什么,喜道:田乡长,既然你能提前把土炮准备好,就说明你有办法对付这老虎洞,快教教大家,免得下次我们要再打这样的洞子,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愁眉苦脸了。

        田万年当即上前,把自己的计划说出来,众人一听,纷纷觉得可行:用那两门土炮对洞口进行炮击,趁敌人慌乱之时,派一队精锐战士,从洞口左边那条小道上强攻过去——这条小道被挖断的断口也就三四米,只要前面三个战士每人扛着一根四五米长的木头,架在断口上,就可以冲过去。只要冲到洞口,那就好办了。

        这条计策看似完美,可经验丰富者稍稍一想,就知道这条计策到处都是致命的漏洞。

        自卫队队长老徐首先提出了最大的漏洞:田乡长,据我所知,这土炮的就没个准确性,不知你如何保证到时候土炮不会伤到自己同志?

        土炮是有松树做炮膛,外面用铁丝或钢圈加固,不仅没有膛线,而且,打不了多少炮,炮膛就会炸裂,让你就是想找一门熟悉的土炮都找不到,各方面都极其不稳定。

        田万年一把拉过来自己的两个儿子,笑道:这两个臭小子没事就爱玩土炮,多少也有点心得,打老虎洞,两三百米内,最少有六成的把握能打准。

        田万年不是军人,不明白这六成把握意味着什么,可众红军指战员们却齐齐倒吸一口凉气:玩土炮能玩到六成把握,确实十分了不起,可问题是,现在要求的是个精准的活,别说六成,就是九成也不行。万一同志们开始顺着小道冲锋,你剩下的四成恰好降临,就算不伤到自己同志,却把刚加好的木头炸掉,你让刚冲过去的同志们是选择跳崖自杀还是被土匪打死?

        见众人都不出声,黄德宝沉吟了一下,道:要不这样,让大勇和小勇先打几炮,我们看看具体的情况再说。

        众人知道这是个委婉拒绝的法子,纷纷同意。

        田万年也明白这一点,在战士们去抬炮和炮弹的时候,小声给两个儿子打气:大勇,小勇,他们明显不相信你们的本事,这是在落老子的脸面,现在,阿爸这张老脸能不能保得住,可就看你们哥俩的本事了。

        阿爸,放心,我和哥一定给你争气。

        哥俩很想争气,可问题是,打炮是技术活,土炮的精准度运气又大于技术,这就得看天意了。

        等土炮抬到离老虎洞两百八十米左右的地方,调整角度和高度,装填火药,再放炮弹,兄弟俩对视一眼,都信心满满地亲自点燃引信。

        咚!咚!

        轰!轰!

        一发炮弹落在了老虎洞的右边七八米处,一发落在了老虎洞的上方六七米处,除了炸的尘土飞扬外,没什么可说的。

        第一发炮弹是试炮,能有这个效果,黄德宝看的有点信心,上前鼓舞道:试炮能有这种效果,不错,好好打,加把劲,要是能一炮干掉洞口那些敌人,我给你们记首功。

        大勇和小勇讪讪一笑,赶紧去调试别人不知道,他俩却清楚的很,刚才那一炮,他俩是很想给老爹争气,谁知却成了这样,有点打击人。

        这次,两人更加小心谨慎,弄了老半天后,再次点燃引信。

        咚!咚!

        轰!轰!

        一发炮弹落在了老虎洞洞口下方三四米处,比上一发好一点,最少,尘土飞扬中,有棵长在悬崖上的小树给炸掉了。而另一颗炮弹却让所有观众看的呆若木鸡:老徐是个乌鸦嘴,这发炮弹刚好打在了洞口左边二三十米处的小道断口处,让众人不由的想起老徐的话:进攻到关键的时刻,给来这么一发,你让冲过去的战士们是选择跳崖自杀好了,还是被敌人打成筛子好?

        田万年面色铁青,冲上去,边对两个儿子拳打脚踢边大骂:上不了台面的狗东西,平时看你们练的不错,一到正式场合就拉稀,我

        众人赶紧上前劝慰。

        张青山也想上前劝阻,边走边怒视老虎洞,可刚走了几步,却猛地停下来,呆呆地看着。

        几秒钟后,张青山猛地一拍大腿,大叫一声:打的好!

        众人几乎同时怒视过来:都是自己同志,团结第一,谁这么没眼力劲?

        在众人劝说下,田万年刚刚借坡下驴,猛不丁的听到这话,老脸顿时有些火辣,急忙扭头看去,却见是一个红军同志。他只能忍着万丈怒火,沉声问道:这位红军同志,我两个儿子是狗肉上不了正席,但他们的革命热情还是不错的,你又何必老是挖苦人了。

        张青山从田万年眼中看到了怒火,知道对方误会了,赶紧指着老虎洞洞口,笑着解释:田乡长,你误会了,我没有一点挖苦人的意思,不信,你仔细看看老虎洞洞口。

        众人又整齐划一的扭头看向老虎洞洞口

        <!——<em>关注官方qq公众号  (id:love),最新章节抢鲜,最新资讯随时掌握</em>——>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21438_61040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