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向胜利前进 > 第1079章 侦察兵的故事(一)

第1079章 侦察兵的故事(一)

        入液七点五十分!

        张青山看着眼前二营一连这一百三十八位汉子,还有团里抽调出来的最擅长侦查的十二位侦察兵,心里有些不舍,看向他们每个人,都觉得心中有种悲壮的压抑气氛在流通:是个人都知道,这次偷袭,说是只要炸掉小鬼子的大炮或者炮弹就好,可实际上,谁都明白,小鬼子对于炮弹的防备,恐怕跟防备最高司令部一样的谨慎。

        况且,在张青山心里,一直觉得这次偷袭,恐怕不会顺畅,甚至担忧会掉进小鬼子的陷阱里,因而一直反对。只是大家都觉得可行,他又有些捏拿不准,所以,只能保留意见。

        而在二营一连身边,还有二营二连,他们负责接应,和必要的时候,可以根据形势而趁机攻入小鬼子的临时大营里的任务……相对来说,正因为张青山觉得一连有可能会掉入小鬼子的陷阱里,便认为二连恐怕没有机会攻进去,而只是接应的话,压力相对要小得多,所以,对二连也就没什么悲切的心态。

        “同志们,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来,大家拿起酒碗,祝各位马到功成,早去早回,干!”

        一连长彭革命站出来,双手端着酒碗,一脸刚毅的对张青山叫道:“请团长和同志们放心,我们一连一定完成任务,不成功便成仁!干!”

        张青山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可还是举起酒碗,大叫一声:“干!”

        喝完碗里的酒,张青山见同志们就要摔酒碗来明志,当下大喝一声:“等一下!”

        等大家不明所以的看过来,张青山正色道:“都把酒碗交上来。这样的话,等同志们平安回来后,我再拿这酒碗来给每个同志敬酒。”

        这是多么的期盼大家都能平安回来的意思,自然得到了大家的赞同。

        等酒碗全都被收上来后,一连长彭革命向张青山等人敬了个军礼后,转身一挥手,大叫一声:“出!”便带头而去。

        看着战士们远去的背影,直到大家消失在转角处,张青山却还是楞楞地看着,眼神里流露除了极度的担忧和几分期盼。

        “老张,不要担心了,咱们还是回指挥部里等消息吧?”

        张青山却赫然转身,冷冷地看了眼胡英泽,淡淡地说:“政委,我真的希望我是错的。”

        然后,转身走了回去。

        可以说,这是两人自认识以来,第一次,张青山用这么冷淡的目光看向胡英泽,让胡英泽愣了好久。最终,胡英泽只是轻轻滴叹了口气,摇摇头,又回头看了眼一连和二连消失的方向,又叹了口气,默默地走回指挥部。

        虽然他明白张青山这是在责怪他没有如以往那般保持默契,大家站在一起,而是反对。可是,胡英泽并不感到可惜,因为在他看来,不管私人感情如何,但公是公,私是私,必须要分清楚。更何况在战争中,他们作为突击团主要的领导,一个不好,就会让下面的同志付出巨大的伤亡,因而,绝对不能因私废公。所以,他不后悔。甚至,他认为,如果张青山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跟他闹矛盾,那么,他不仅会打心眼里看不起张青山,甚至不会退让丝毫,这才是一个共产党人该有的原则。

        但是,同时,他虽然觉得刘兵当时提出的夜袭计划成功的几率很大,可是,张青山担忧的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当时他支持刘兵,但是,心里却也有点担心。而这种复杂的心态,却又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尤其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张青山解释,尤其是在张青山现在还明显恼怒的情况下去解释。

        所以,他只能长叹一声……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用不了多久,答案就会揭晓。

        当然,在他心里,他还是希望张青山错了,这样一来,一连,甚至包括二连,这些去执行任务的同志,虽然牺牲在所难免,但是,只要成功,相信大家都会认为是值得的。

        到那时,他不会嘲笑张青山,而是会开到张青山,因为,这才是共产党人的作风,也是一个老搭档该有的素质。当然,他相信,万一张青山是对的,相信张青山会如自己这样做。

        回到指挥部内,扫了一眼,见张青山一个人,插着腰,目光紧盯着地图看。

        胡英泽走过去,站在张青山左边,也没直接跟张青山说话,而是看了一小会儿地图后,才问道:“老张,看什么了?”

        “你真想知道?”

        这个时候,田国忠也走到张青山右边,刚好听到两人的对话,便笑骂道:“得了,老张,怎么,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你这也太小气了吧?”

        “我……”张青山刚想说‘我是为一连的一百多为同志的生命而生气,知不知道,你们一个错误的或者拍脑门的决定,会让着一百三十八位优秀的同志付出鲜血甚至是生命的代价……’可是,转念一想,一连和二连都出了,这个时候,再跟他俩争论这个,还有意义吗?

        于是,张青山只得叹了口气,道:“说实话,我是在想,万一一连的任务失败了,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可一连的任务要是完成了,你又想过没有,该怎么应对下一步?”

        “得了。你俩都别说了。”胡英泽劝解道:“现在,趁着还有时间,我看,咱们还是就你们刚才各自提出的担忧,想想该怎么应对吧?”

        张青山和田国忠对视一眼,都动了下嘴,却又都没说什么:胡英泽说的对,不管一连的任务是成功还是失败,他们都必须都要拿出一个应对的方案了。

        于是,接下来,三人就这两个应对的方案开始认真的商量起来。

        而一连和二连,直接绕道了北城门,趁着夜色和小鬼子还来不及对这里做部署的机会,打开城门一角,大家飞的鱼贯而出,很快就淹没在夜色当中。

        然后,直接游过河,再进入山林。

        接着,仗着对周围山林的熟悉,接着山林的掩护,花了足足一个半小时,总算是绕道来到了小鬼子右路大军临时营地的后方,也就是正南面两里处一个山坳里。

        在这里,二连在对面山坡上建立了防线,为接应做着准备。

        一连则继续前进,直接翻过不高的山头,然后,才开始休息的同时,派出张青山特意从全团抽调出来的最擅长侦查的十二位侦察兵,组成三组,前去侦查小鬼子临时大营的情况。

        顺着不大的山体而下,进入一座高达数百米的山峰。

        不敢直接走小路,而是沿着小路边缘一直摸上去。

        眼看着离山顶还有百米的时候,三个小组分散开来,继续前进。

        张军作为这支特别侦查组的组长,张军所待的那一组走在中间,也是整个品字形组合的最前端。

        带着三个战友,一路上尽量走林子,绝不走小道。因为,月色虽然不亮,而且云层很厚,月亮时不时就钻进云层不出来,可是,谁都知道,小路跟周围的环境比起来,还是要清亮一些,要是人走在上面,稍微离的近点,或者敌人的哨兵正好用望远镜看着小路,那么,还是能看得见的。最少,在一定距离上看得见。尤其是万一月光照射下来,那个时候,会让敌人看到更清晰。

        冒不起这个险,就干脆放弃走小路的打算。

        眼看着离山顶不过二、三十米的时候,不用张军打手势,大家全都自然而然的提高警惕,越小心谨慎起来,甚至,连度都快的降下来。

        都是侦查老手了,都明白这个道理:凡是离对方营地越近,敌人的警惕性就会越高,而排出的哨兵会越密集。而根据以往的经验,大家更明白,一般来说,敌人一旦把警戒哨放的远了,那么,越是山头,就越有可能出现敌人的哨兵在警戒。所以,这个时候,越要小心了。

        而偏偏这个关键时刻,月亮居然来添乱,几分钟不出来,现在却一下子钻出云层,看其架势,恐怕接下来的几分钟,月亮都不会躲进云层了。也就是说,难度增加了。

        可不管怎样的难度,大家还是得上,只是要越小心点了。

        于是,张军抽出匕,用嘴咬着,带头而上,另外三人则跟在他身后……大家全都不敢躬身前进,而是如四脚蛇一样,趴在地上,用四肢爬着,一点一点底前进。

        二、三十米的距离,大家足足爬了八分钟,总算是来到了山顶上。

        然后,四下打眼一扫,没有现小鬼子哨兵,这让大家的心情一松,每个人脸色的气色都好看了些。

        同时,大家的脸上也有了淡淡地笑意,因为,作为老侦查手,大家根据以往的经验,可以分析出:一个营地的戒备是松是紧,最少有一半的把握可以从其放出的警戒哨的距离上分析出来:警戒哨离的越远,多半表示敌营的警惕性越高。反之,则表示敌营的警惕性越低。当然,更多的时候回根据地形来确定,像是在平原上,把哨兵放出十里甚至是二十里也不算稀奇。而在山林中,哨兵放出五里的直线距离,都算是罕见的了。

        而在这里,离敌营大概还有一里半的距离——只是直线距离,真要是按路程算的话,这中间还隔着一座山了,路程最少也得翻一倍。

        可是,就在大家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不远处却突然传来“啪!”地一声脆响……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21438_169704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