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向胜利前进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圆满结束

第五百六十四章 圆满结束

        “情况我事先已经基本了解了一些,所以,我们不得不认清一个现实,那就是齐家在凤鸣县和罗水县这两个县的影响力是很大的。”

        田景山神色自然,语气淡然,就好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所以,我建议你们两县的县游击大队,可以联合起来,利用彼此的优势来弥补自身的劣势。比如说,凤鸣县游击大队在必要的时候,可以请罗水县游击大队过来帮着打一仗,或者是敌人势大的时候,到罗水县去避避风头,采取灵活多变的战术跟敌人打游击,如此一来,不仅结合两县的革命力量,也是在空间上有了巨大的运动能力……”

        说着说着,田景山终于说到了这批武器上了。

        “所以,这批武器,我的建议是你们两个游击大队共同使用。”

        几人对视一眼,胡泽广兴奋的说:“首长,那您的意思是,这批武器分发给我们了?”

        田景山既没点头也没摇头,而是含笑道:“其实在来之前,上级部门就你们落水和凤鸣两个县的革命事业进行了专门商讨……鉴于你们两个县的游击大队各有所长,但主要还是缺乏武器弹药,所以,上级决定专门分发给你们一批武器弹药。不过,上级部门没有具体说该怎么分发给你们,也没说分发给你们多少,反倒是让我来看看……”

        说白了就一句话:组织上把具体分发给两个县游击大队多少枪支弹药的决定权,交给了田景山。

        说到这儿,田景山看了眼张青山,又对胡泽广几人说:“既然这次小张同志替你们从齐家手里取得了一批武器弹药,这也算是意外之喜。所以,我决定,给你们两个县游击大队共同分发步枪两百支,盒子炮二十把,子弹嘛,可以多给你们一些。你们觉得如何?”

        “谢谢首长,谢谢首长……”

        胡泽广等人高兴的跳了起来,连连道谢:虽说没有直接完全拿到从齐家手里缴获的那批武器弹药,可也相差不远了——除了盒子炮和子弹数量外,基本上都包括进来了。

        “不用谢我,这是组织上的决定,当然,也是感谢你们这些地方上的同志长期的付出和努力的结果,是你们应得的,希望你们继续努力,将革命事业进行到底。”

        “请首长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小张,这事就由你来办,尽量给地方上的同志挑些好枪,子弹也尽量多给些。”

        “是!”

        张青山郑重的向田景山敬了军礼后,带着胡泽广四人就去选枪——没见他们所带的游击队员中,很多人都拿着大刀长矛,正围着那批武器弹药流口水么?

        当然,张青山也清楚,田景山这样做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原本是可以直接将从齐家手里缴获的这批武器直接批给他们,可问题是,那些盒子炮不能多分给地方上的同志了,因为主力部队上,有些指挥员手里都没有盒子炮,这不利于指挥员的形象不说,主要的是指挥员们行军打仗带着长枪不方便。更重要的是,红二军团长征中一路走来,大大小小打了几十次仗,弹药一直没有得到大的补充,现在,同样急需弹药,反倒是对枪支方面的需求,相对要小得多,所以,弹药方面只能说是尽量多给些。

        当最后一声枪响结束,接到安全信号后,张青山等人押运着物资,向红二方面军而去。

        中途跟老胡他们分别时,老胡等人的眼睛都有些发红,很是舍不得。

        回到红二军团临时驻地后,大家受到了热烈的迎接,甚至肖克将军都抽空亲自前来。

        看着一车车粮食,一箱箱药品运进来,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高兴的笑容。

        尤其是李院长,看到两辆马车上成堆的药品——原本是三车药品,可齐家一时间凑不齐,只好用黄金代替。李院长乐的合不拢嘴。

        “老李,我这可算是完成任务了吧?”

        李院长到底是老谋深算。

        看到张青山边洋洋得意的对自己挤眉弄眼,还时不时的瞄一眼身边的向雪琴,他哪会不知道张青山的意思,更知道此时该说什么,做什么。

        “没大没小的东西,老李也是你能叫的?”说着,李院长就笑了起来,拍了下张青山的肩膀,却感叹的对向雪琴说:“小向,组织上已经同意你俩的结婚申请,所以,只等你俩把酒席办了后,小张就可以交给你了。今后,对小张好点。”

        说完就直接跳上了装药品的马车,扬长而去,只留下脸色发红的向雪琴和一只嘿嘿发笑的张青山。

        气氛有点尴尬,张青山不得不没话找话:“这老李也真是的,怎么能说把我交给你了呢?明明是把你交给我了嘛。”

        “滚!”向雪琴嗔怒的骂了他一声后,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张青山挠了下后脑勺,老觉得哪儿不对劲,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一看,就见向涛和周宝玉站在自己身后一两米的地方。见张青山看过来,他俩还傻傻地一笑。

        “你俩还站在这里傻笑个屁啊!没一点眼力劲,给我滚一边玩去。”

        等他俩飞奔而去,张青山再次看着向雪琴,却怎么也找不到话题,一时间,就只能同样傻傻地憨笑起来。

        这傻样,看的向雪琴捂嘴就笑,还不忘给他一个大白眼:“你傻乎乎地站在这里傻笑个什么劲?”

        “我这不是一想到能娶你了,心头就高兴坏了嘛~!”

        这等浓情蜜意,是恋人最幸福的时刻。

        可就在这时,却有人没眼力劲了。

        “姐,姐夫,你来说什么悄悄话了?让我们也听听?”

        只见秦芳和一帮护士们跑过来,笑嘻嘻地打趣他俩。

        向雪琴的脸色又发红了,却装出一副咬牙切齿样的边给她们挠痒痒边笑骂道:“一个个小丫头,就知道瞎说,看我不挠死你们。”

        就这样,向雪琴追打着这帮同事而去。

        可没跑多远,向雪琴又跑了回来,道:“对了,我差点忘了件大事。你快去总部医院看看老胡,他醒过来后,听说你还活着,激动的都哭了,一个劲的嘱咐我,见到你后,一定要把你拉过去看看他。”

        原本还以为向雪琴是舍不得跟自己分开,正想花花口,可一听胡英泽醒了,他激动的边快步向前走边追问老胡的情况。

        “总算是把老胡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向雪琴笑着说:“先前还担忧药品跟不上,就怕老胡的病情反复发作,那样,我们这些医护人员可就对不起你们这些杀敌的将士们了。现在好了,有了这批药品,不仅老胡能康复,就是很多战士的伤,我们也更有把握了。”

        “他醒了多久了?”

        “你们出发后的第二天,他就彻底清醒过来,只是因为没有药品,所以,他的病情有些不稳定。”

        就这样,一个询问,一个回答,很快,两人和跟在身后的向涛、周宝玉就到了总部医院。

        有的人在收洗干净的绷带,有的人在收拾东西,有的人在安慰病人,全都是忙进忙出的忙碌样,一看就知道是为明天清晨的出发做准备。

        张青山却没心情看这些,在向雪琴的带领下,直奔胡英泽所在的重病房。

        推开房门,第一眼就看到了胡英泽。

        胡英泽也扭头看过来,四目相对,久久无声。

        张青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来到胡英泽身边坐下,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抓起了胡英泽的手,不知道房间里什么时候就只剩下他们二人,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来时有无数的话要跟胡英泽唠叨,可等看到胡英泽后,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这是一种情义,一种经历过煎熬,经历过生死,经历过战火检验的战友情——没经历过的人,是永远也无法体会到这种情义的珍贵与伟大。

        久久的分别,生死未卜之后再次相见,彼此间却更能体会出这种情义的伟大。

        看着老胡,张青山几次张嘴都没发出一个字,直到感觉到两颊有点冷,张青山用手一摸,原来是泪水,这才一把惊醒了他。

        看向老胡,老胡也早已是泪流满面。

        赶紧用衣袖擦了下自己的眼泪,又小心翼翼地帮老胡擦了下眼泪。

        轻声的说了句:“老胡,你感觉怎么样了?”

        “老张,我……我对不起你啊~!”

        老胡的身体很虚弱,声音很轻柔,可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居然是痛哭流涕的哭声。

        张青山吓了一跳,来时,向雪琴就说过,老胡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这对他的身体康复很不利,所以,尽量不要刺激老胡。现在,见老胡如此激动,张青山赶紧安慰他:“没事,老胡,过去了,都过去了。”

        哪知,老胡虽然渐渐止住了眼泪,可语气更为悲凉:“分开的时候,咱们突击连还有一百二十七人,可等走出草地,就只有八十五人。四十三人啊,那可是四十三个精挑细选,最优秀的战士,是我们最宝贵的革命种子,四十三啊,四十三啊……”

        老胡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那种仰天长啸般的悲愤,深深地震撼了张青山,可张青山却不知道该怎么宽慰他。

        “在老子手上没了四十三个同志,他们都走了,可老子却活了,你说,我他妈的为什么活着?我他妈的有脸活着吗……老张,你说话啊!”

        这就是长征造成的创伤:虽然长征中最艰难的几段路程结束了,接下来的路好走得多,但问题是,很多同志心灵上的创伤,却才刚刚开始爆发,就如同胡英泽一样,自责与悲愤的心灵呼声,几乎就要压垮他的精神了……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21438_119270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