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向胜利前进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我也有这个老毛病

第三百八十九章 我也有这个老毛病

        “咦~!”

        来到钓鱼处,就只有几个战士在这儿坚守岗位,老王这个钓鱼高手却不见了踪影,这可不多见,张青山故意出很大的疑问声后,问道:“今儿真是怪事,老王这家伙怎么不见了?”

        “报告连长!”一个战士指着右边,答道:“老王……不!副排长同志到那边去解手了。  ”

        今夜半月,大地铺上了一层淡淡地青雾,能见度不高。

        张青山顺着这名战士手指的方向看了眼,也没在意,边蹲下边顺口问道:“钓了几条鱼了?”

        “报告连长,就钓了一条。”这个战士显然有点紧张,不仅回答的中规中矩,语气中都透露出几分兴奋和羞愧。

        张青山明白,他之所以兴奋,估计是能跟自己说话的原因所致——现在,老战士和自己说话时,没有任何问题,就像是朋友一样。可一些刚加入的战士,却都是如此。甚至,张青山能依据这点,准确的判断出和自己说话的战士到底是新加入的还是老人。

        羞愧的原因就更简单了:觉得自己钓的鱼很少,有点不好意思。

        张青山自然不会无聊的说破这些,而是从自己口袋里掏出烟,给大家了一圈后,回到原地继续蹲下,跟战士们聊起天来。

        “什么报告不报告的,大家都是自己同志,私底下不要有这么多讲究,来,大家随便聊聊……”

        聊了大概四分钟,张青山向老王解手的方向看了眼,心头有些疑惑:老王这解手的时间也太长了点,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对了!老王去了多久了?”

        “您来之前,已经去了几分钟了。”

        也就是说,前后加起来最少也有**分钟了,这老王,解手的时间也太久了点吧?不行!我得去看看。

        想到这儿,张青山跟战士们随便聊了几句后,站起来,向老王解手的方向而去。

        仅仅是猜测,没弄清楚具体情况,张青山很沉稳的没有开口大叫,以免惊动别人,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他一边注意脚下的情况,一边观察着周围环境。

        走了五六分钟,大概走出四五十米,突然!

        “哼!哼~!哼……”

        一阵轻哼小曲的声音传来。张青山立马笑了:这老王还真是有意思,解个手居然都能哼歌,看来,他这心情确实很不错。

        张青山的玩性也被带了起来,立马放轻脚步,轻手轻脚的顺着声音的方向走过去。

        走了五六米远,就见七八米外隐约有个人影蹲在地上,从个头上判断,不是老王是谁?张青山的步伐更轻了,打定主意要吓老王一跳。

        等到离老王还有四五米的时候,张青山不小心一脚踩在一处水草比较松散的地方,一个大水泡冒出来,出一声轻微的“咚!”的响声。

        声音虽然轻微,可这四下除了老王的哼曲声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老王赫然转身,一看到是张青山,忍不住惊呼一声“连长~!”,并被吓的站了起来。

        随即又想起了什么,赶紧蹲下去收拾……

        他这一站,立马就引起了张青山的疑惑:你不是在解手么?怎么连裤子都没脱?而且,你看见是我,这么惊慌失措的蹲下忙活起来,你这肯定是要隐藏什么?

        边向边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抓住老王的手,一边看向老王要隐藏的东西,却立马愣住了。

        只见地上有一块小布,小布上放着的大大小小全是鱼骨头,没有一丝鱼肉。

        以自己对老王的了解,他是绝对不可能偷吃鱼的,况且,没日钓鱼的数量大家都知道,就是切鱼煮的时候,也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偷吃头藏,就更别说能藏这么多鱼——从这一小堆鱼骨头上判断,最少也的是几条鱼才行,老王从哪弄这些鱼来吃?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老王在吃伤病员吐出来的鱼骨头。

        张青山的眉头都提了起来,可眼神却极为心痛,声音都带着丝丝颤抖,惊呼道:“老王,你这是……”

        “嘘~!”老王反手就拉着张青山蹲下,嘴里急着打岔:“连长,别大声,千万别大声,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听我说……”

        “我听你说个屁,你怎么捡拾大家吃剩下的鱼骨头了?”说着,张青山脑海里就想到两个场面:一是他肯定找了个合理的理由,骗伤病员们把吃不掉的鱼骨头收集起来,否则,这事早就被人揭穿了;二是他一个人偷偷地躲在一边,用牙齿奋力的嚼碎这些鱼骨头来充饥……也怪自己大意,每次只注意战士们是否吃饱,却没想过炊事班的老王是否吃过野菜,是否吃饱?

        “连长,你误会了,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

        张青山真是又感动又生气:感动的是,老王居然如此,要知道,老王可是炊事班的班长,他要想吃饱,有无数个借口,甚至连借口都不用找,就有无数种方法吃饱,可现在,他却宁愿吃别人吐掉的鱼骨头,也不愿意去多吃一口野菜。生气的是,自己居然一直没有现,这是自己严重的失职啊!

        这个时候,不知是次注意,还是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张青山第一次现,老王的个头很大,绝对是个大个子。再想想以前有人说,老王以前就是个大胖子的事,再看看现在的他,张青山越觉得老王的个头很大了。

        也许是生自己的气,张青山居然耐着性子,沉声道:“行!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给我一个什么样的说法?”

        “其实吧……”老王沉吟了一下,这在张青山看来,越肯定他是在编理由,但也不揭穿,竖耳听着。

        “其实,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每隔几天要不啃点骨头,浑身就不舒服……真的,老张,你别这么看我,我说的是真的。”

        “那你怎么不找小芳同志给你看看?”说完,张青山居然笑了,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他想到老王这个理由太荒唐,甚至他很想吼一句“我知道,你这个毛病是饿的。”

        也许是老王觉得这个理由不错,因而,越说越顺口,居然笑嘻嘻地答道:“我这个老毛病,她看着也是白看。再说了,她看了也没用。现在药品奇缺,我这点小毛病就不用浪费药了,还是把这些药节约下来,留给更需要的同志更好。”

        张青山愣愣地,足足看了他五秒,随即却笑了起来——显然,张青山不仅想到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但有一点很肯定:他不仅顾及到了老王的脸面,还想加入进来。因为他觉得这个小秘密,其实也不错,最少,他们两个的口粮节约出来,能为大家多吃点——节约一点是一点,哪怕是一口,也是好的。

        跟做贼似的往后面看了眼,回过头来,小声对老王说:“老王,我告诉你,其实我也有这个毛病。”

        这下,轮到老王吃惊了,愕然看着张青山,脑子里就一个疑问:老子这个理由是胡编乱造的,难道真有这样的病?

        “所以了,今后,你要是啃这些骨头的时候,一定要叫上我……”说到这儿,张青山沉吟了一下,收起笑脸,一本正经的跟老王说:“而且,这样生啃不好,没什么滋味,咱们俩到时候可以找一个切成两半的小水壶,拿些野草和这些鱼骨头一起煮,再放点盐巴,这样一来,不仅可以治疗咱们的老毛病,还能填饱肚子。你说我这法子好不好?”

        这个方法其实是建立在一个基础点上:柴火够多到能够开小灶。不过,现在因为张青山上次会议上的那个提议,用野草当柴火烧,然后同志们现用野草垫着,好睡得多,因而激出了同志们极大的热情,到现在,每次烘干的野草,也确实足够支撑这个小灶了。

        “好!好!”老王笑着说:“不愧是连长,看的就是比我们这些普通战士远,想的也精细……连长,那咱们现在就去这么弄?”

        “这当然!”张青山大咧咧地说:“你是炊事班班长,自然知道如何偷偷地把家伙都拿过来。”

        “好!您等着,我这就去拿。”

        “等一下!”张青山突然想起个重要的问题,忍不住想立即知道:“老王,我十分好奇,你在收集这些鱼骨头的时候,找的是什么理由?”

        “很简单!”老王笑嘻嘻的神情中带着几分得意的说:“我跟他们说,这鱼骨头煮久了会软化,到时候用手掰弯成鱼钩样,是钓鱼的好钩子,比什么都强……”说到这儿,老王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来,道:“没想到,他们居然信以为真,还一个劲地说我不愧是炊事班的老班长,知道的就是多。嘿!嘿!”

        张青山却一本正经的点头道:“老王,我现在就相信,鱼骨头煮久了,确实能掰弯。”

        “嘿!嘿!”

        老王干笑了两声就走人。

        显然,两人都知道这事的真谛,也明白这些理由的荒诞,只是,两人都不点破,都维持着这份秘密的宝贵之处。

        总结起来还是那句话‘能多节约一口给战士们,也是好的。’

        看着老王远去的背影,再低头看看脚边的鱼骨头,张青山长叹一声,感慨良多……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21438_103640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