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借尸偷香 > 第五章 家有黄大仙

第五章 家有黄大仙


        看到凌雪不见了,猫妖又是这种姿势,我脑海中出现的第一个想法便是,猫妖伤害了凌雪,并且把她从窗口丢了下去。

        谁看到这个画面都会这么想吧,这是人之常情。宋雯自然也不能例外,她双眼通红的盯着猫妖,手指已经放在了扳机上。

        我示意她先别动,拎着七星剑一步步的走到了猫妖的跟前,将七星剑放在了他的喉咙边,距离不超过三厘米。

        让我不解的是,猫妖竟然没有躲闪。

        带着疑惑,在保证七星剑能够威胁到猫妖的同时,我偏着头往窗外看了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白而美丽的脸颊,她的一只手腕被猫妖死死的拉扯着,如果不是猫妖,或许她已经从楼上摔下去了。

        三楼的高度,不至于要人命,但下面是水泥地,摔个腿断筋折或者脑震荡,绝不在话下。

        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是猫妖救了凌雪。

        我收回了七星剑,对宋雯说,别傻站着了,凌雪在外面。

        她迟疑了一下,跑了过来,我们三个合力,将凌雪拽了上来。

        猫妖的一只手抵在了凌雪的后背上,刹那间,黑气肆意。我瞳孔猛的一缩,这黑气竟然和玉坠中的黑气如出一辙,看来那吊坠果然是猫妖搞的鬼。

        不过我没有愚蠢的认为猫妖想害凌雪,就算他想害她,也不会脑袋进水的当着我们的面害。

        那么,答案呼之欲出:他在救凌雪。

        虽然这个答案挺让人意外的,但又在情理之中,我还记得他和我说过,凌雪是她女朋友。

        那个眼神,我记忆犹新。

        那么,如果不是她想害凌雪,凌雪为什么会掉到窗户外面呢?护士口中的两个人,一个是猫妖,另外一个又是谁呢?

        想到这,我道出了自己的疑惑,冲猫妖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黑气侵袭的凌雪很快进入了梦乡,猫妖将凌雪抱到了床上,体贴的为其盖上了被子,然后示意我们不要打扰到凌雪,出去说。

        到了走廊,正巧医院的保安在护士的带领下跑了上来,足足七八个人,保安头子冲我们问发生了什么。

        宋雯气呼呼的用手枪对准了男人的脑袋,喝问道,你们干什么吃的,我表姐差点让人杀死!

        保安大眼瞪小眼,保安头子更是吓得滚滚汗水往下淌,脸都白了,一个劲儿道歉,说是我们的错,我们失职,生怕情绪不稳的小雯做出过激的事情。

        开玩笑呢,一把黑星指着脑袋,任谁都会害怕。

        我赶忙出面打圆场,对保安头子说,以后让手底下人眼睛亮一些,医院重地,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放进来的。

        我说的话虽然生硬,但保安头子知道我为他好,频频点头称是,说以后一定提高安保力度,保证镇中心医院的安全。

        我懒得听他鬼扯,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保安散去。

        我这么做不仅仅为了保安,也为了宋雯,若是有人把这个镜头传到网上,够她喝一壶的,毕竟她是警察,是国家的公职人员。

        猫妖靠在墙上,正要告诉我们真相的时候,空气中突然飘来一股淡淡的臭味,猫妖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狂奔到了过道的窗户前,推窗纵身跳了下去。

        猫妖这么激动,想必是那个伤害了凌雪的人,我本来想过去帮忙的,宋雯却一把拽住了我,对说这个时候不宜妄动。

        我不解的问为什么,她看着我的眼睛问,你能确定对方是一个人吗?万一中了人家的调虎离山之计,表姐的安危谁负责?难道指望楼底下那群蠢猪?

        我摸了摸鼻子,警察不愧是警察,分析能力果然不是我一个平头老百姓能比的,她分析得头头是道,我找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

        我问她怎么做,她说这里是是非之地,不能久留,马上给表姐办理出院手续,然后我们从长计议。

        我点了点头,医院作为公共场所,确实很难防范,而且一旦对方出现,这里人多眼杂的,我们打起来,保不齐被普通人看见,我可不想在第二天见诸报端。

        凌雪的问题本来就不大,留在这里也只是为了观察,因此院方并没有强留,出院手续办的很顺利。

        一切妥当,我们将凌雪接到了宋雯的家里。

        我也是头一次来到她家。

        让我想不到的是,这个英姿飒爽女警的住所竟然是平房,而且就她一个人住,这让我不禁生出一丝邪恶的念头。

        她家不算太大,占地在两百平左右。

        正房有四间,偏房各两间,正房对面是一排倒座。倒座同样是四间,房小的可怜,纵深只有两米多,住人的话会很憋屈,而且就她一个人住,所以这些小房子被当做了仓库。

        整个院子,形成了一个回字形,仅有的天空也被一大面玻璃天顶给封上了,只能看到星辰密布的天空,却没有一点的夜风吹进来。

        我虽然对风水无甚研究,但这种格局还是知道的,回字形在风水上来讲,可不是好格局,因为气流不畅的缘故,没有什么风进来。

        风水风水,没有风,还叫哪门子的风水?

        不过现代人,特别是年轻人,风水意识都很淡薄,加之利益的驱使,许多大城市的院子盖得和鸽子窝似的,房租已经成了一笔可观的收入,风水不风水的,早已无关紧要。

        不过显然,宋雯的房子并不是追逐利益,从她的座驾来看,她并不缺钱。

        当我进入她家正房的时候,我更加惊叹这个女警的奢靡。

        室内装修得金碧辉煌,家具家电全都是名牌,而且看上去就价格不菲,只是这里的环境我实在不敢恭维,我就纳了闷了,看上去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女警,家里怎么会这么乱呢?

        将凌雪放到一个卧室的床上,我便走出来坐在了一个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单人沙发上。剩下那些宽衣解带的事情我倒是想代劳呢,不过我怕挨枪子。

        再次打量了一圈,宋雯家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特别是沙发上,文胸内裤什么的随处乱扔,不过我也知道了这个女警喜欢什么样式的内衣——豹纹。

        过了一会儿,宋雯出来了,她将所有的内衣收拾了起来,脸上并没有一点点的尴尬,对我说,你坐在了不该坐的地方。

        我抬起屁股看了看,底下什么都没有,于是我戏谑道,我没坐到你的内衣啊?

        宋雯却一点都不生气,幸灾乐祸的看着我,仿佛在等待什么好戏上演,看得我后背直发凉。

        下一秒,我终于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看我了。

        虽然我痛觉神经还没达到正常人的水平,但依然感觉屁股上一疼。

        为了表现得接近正常人,我嗖的一下跳了起来,转头一看,一只三十公分长,雪白无比的黄鼠狼正趴在我坐着的地方,抬着脑袋盯着我,它的鼻子尖尖的,圆圆的耳朵竖在头顶,乌黑的眼睛无比深邃,很迷人。

        这小东西无疑是可爱的,只是,此时它正充满敌意的看着我,仿佛我只要动一下,它便会扑上来,再给我一口似的。

        卧槽,黄鼠狼?我惊呼道。

        黄鼠狼盯着我说:你才是黄鼠狼,你全家都是黄鼠狼!

        我瞬间懵逼,会说话的鹦鹉我见过,但会说话的黄鼠狼还是头一遭遇见。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黄鼠狼一下扑在了我的身上,在我的身上又抓又咬。

        干你大爷!

        我也急眼了,伸手去抓它,不过这小家伙很灵敏,从我的头顶溜到了后背,最后在我的屁股上狠狠的吻了一口。我甚至可以听见运动裤被撕开一道口子的声音。

        行凶后,它纵身一跳,从我的身上跳了下去,蹿到了宋雯的身上。

        我气的七窍生烟,直接扑了过去,不过转瞬我就换上了一个笑脸,说道,我和你闹着玩呢,别当真。

        不是我怂,而是黄鼠狼从宋雯的枪套里拔出了手枪,而且熟练的拉开了保险子弹上膛,对准了我,整个过程不超过两秒,堪比玩枪的高手,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特么的,谁能想到一只黄鼠狼不仅会说话,还会玩枪?真真的成精了!

        小子,算你识时务,不过你貂爷也不是滥杀无辜之人,刚刚只是给你一点惩戒罢了。它说完,把枪交给了宋雯,交枪的时候还顺手在宋雯的手上摸了一把,猥琐的说道:大波妹,你的皮肤越来越光滑了。

        好吧,这黄鼠狼还会揩油,我无语加蛋疼。

        你再哔哔,信不信我把你丢出去?宋雯挑了挑眉毛。

        别那么凶嘛,嘿嘿黄鼠狼讪讪一笑,灰头鼠脸的跳开了,落在了我最初坐的那个单人沙发上,蜷缩在了上面。

        我算是看明白了,敢情那个单人沙发是黄鼠狼的巢穴。

        宋雯让我先坐会儿,她去给我拿酒精和止血的药品。说完她就改口了,说不对,应该是先站会儿,我这个样子也坐不下。

        宋雯去南面的仓库翻找了,这时那只黄鼠狼睁开了眼睛,眼神不善的对我说,小子,你身上没有一点活人的气息,肉都是臭的,我不管你是人是怪,我可警告你,如果你敢伤害大波妹,我就咬死你。

        它说完,身上沁出一股黑色的气,若有若无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21428_62125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