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 借尸偷香 > 第八章 埋葬自己

第八章 埋葬自己


        看到眼前的一切,我听到了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眼前总是一闪一闪的冒金星。

        我知道这是大脑供血不足的反应,长跑结束后躺在地上也会有这种感觉,只是,远不如此时来的猛烈。

        头上的伤口加上深深的恐惧让我本就糟糕的身体雪上加霜,我的身体机能紊乱不堪,我甚至感觉到死神已经将手伸到了我的脖子后面。

        我想要呐喊,但喉咙里只是发出“呃呃”的声音,努力了几分钟后,我不由自主的抽搐了起来,眼睛也开始胡乱的转动。

        头晕目眩间,脑袋一片混乱,我没想过,自己会以这种窝囊的方式死去……

        就在此时,我听到洗漱间的门被打开了,接着,传来了东西掉落在地上以及快速走动的脚步声。

        “老四,你他娘的给我醒醒。”有人呼唤我的名字,应该是师哥吧,我已经分辨不出了。

        我的肩膀被剧烈的摇晃了起来,旋即,重重的巴掌落在了我两侧的脸颊上。

        “啪啪……”

        抽打声不绝于耳。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清醒了过来,眼前站着的,果然是师哥,他满面愁容的看着我,眼底深处是掩饰不住的担心。

        看到他的瞬间,我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想要和他说话,但嘴巴根本不听使唤,只有声带震动发出的“咝咝”声,仿佛蛇吐信子的声音,很细微,也很难听。

        “老四,我没想过会这样,是我害了你!”师哥自责的说道。

        他顿了一下,看着我的眼睛说:“不过,我们门派的人没有孬种,懂吗?如果听懂了我说的话就动一下眼睛。”

        我眼珠微微下垂了一下,这是我全身上下,唯一能动的地方。

        “好。”师哥点了点头,说道:“你被何思雅的尸毒感染,情况很严重,咱们长话短说,有两条路摆在你的面前,一,下地府投胎转世,我可以帮你入轮回,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二,给你物色一具新的身躯,把你的灵魂装进去。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第二个选择会遭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你想清楚就给我回答,选择一就动下左眼,选择二就动下右眼。”

        师哥给我的第二个选择让我震惊得无以复加,我从未听说过还有换身体的方法,即便医学最为先进的美国,也是闻所未闻。如果可行,霍金何至于瘫坐在轮椅上?

        不过也正是这句话,让我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曙光。

        我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轮回,但即便真的存在,喝了孟婆汤便忘却了前世今生。没有了记忆的我,还能称之为“我”吗?

        况且我才18岁,正是花季的年龄,许多美好的事物还没有体会,繁华的大千世界还没有好好的看看,怎么能够死去?

        思绪飞转,我坚定的动了一下右眼。

        师哥看到我的选择,哈哈大笑了起来,凑到我的跟前说道:“你和他的选择一样,只不过他让我失望了,希望你不会。”

        我不知道师哥口中的“他”到底是谁,此时也无暇关心,但师哥提及“他”的时候,眼底深处出现了一抹复杂的情绪,有失落,有愤怒,还有浓浓的悲伤……

        得到我的答案后,师哥出去了,这一次他走了很长的时间,直到华灯初上才一脸疲惫的折返而回。

        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大布兜,里面鼓鼓囊囊,显然是装了好多东西。

        时间紧迫,他咕咚咕咚的牛饮了几口自来水便关上了屋子里的灯。

        火光闪烁,我看到师哥点上了一根蜡烛。

        他将蜡烛放在了我的左边,又点上了三支香,插到一个香炉里放在了我的右边。

        “长明灯,渡魂香,作用如其名。”百忙之中,师哥还不忘给我介绍一下这两件东西。

        说完,他从大布兜里拿出了十一个小纸人立在了水面上,结剑指喊了一声“敕”。

        说来也怪,那十一个小纸人竟然没有一个沉入水中,这让我大跌眼镜,要知道,那可是纸人啊,而且是符纸所扎,根本就受不得水泡。

        “老四,看好了,这叫‘引魂纸人阵’,我要用这阵法摄取你的魂魄。”

        师哥一转身,从大布兜里摸出了一个布娃娃,将布娃娃放在了居中纸人的双手之上,成托举状。

        看到娃娃的瞬间,我一头黑线,竟然是喜羊羊。

        师哥拿出一张黄符,在上面写了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贴在了喜羊羊的身上,旋即在喜羊羊的头上扎了一根红线,将红线的另一端绑在了我百会穴的头发上。

        做好这些,他双手分别结了两个指,左手雷指,右手剑指,剑指上夹着一张黄符。

        “阴魂阴魄,收汝之灵……”

        随着他的念诵,我的脑袋昏昏沉沉的,越来越重,到后来,眼皮一合,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恢复知觉,是被师哥的咒语唤醒的。

        还是在那个宾馆里,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屋子里青烟缭绕,让我分不清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

        我轻飘飘的从喜羊羊里荡了出来,整个人浮在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师哥。

        他笑着说:“老四,当了鬼魂,有啥感觉?”

        我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苦笑着说:“一点都不好玩,师哥,你赶紧给我找个身体吧。”

        “来,看看以前的自己吧。”

        我点了点头。

        师哥带头走进了洗漱间,我跟了进去。

        “我”依然躺在浴盆里,闭着眼睛,额头塌陷了一大块,伤口很可怖,可以看到外翻的血肉。不用问,这准是我用头撞击何思雅造成的。

        浴盆里的水已经放干净了,我浑身的皮肤变成了暗灰色,紧紧的贴在肌肉上,使得整个人看上去瘦了一圈,死气弥漫。

        见过死人的便知道,这是一种常见的现象,有人说,这是因为三魂七魄消失了,没有了内在的支撑,所以身体才会“萎缩”。

        看到自己这个样子,我黯然神伤,师哥对我说道:“等天黑了,咱们就葬了你的身体。”

        我没有说话。

        埋葬自己,听着就好奇怪。

        ……

        晚上,师哥将我的身体装进了一个大大的编织袋。

        我钻进喜羊羊里,他带上我,扛起编织袋,走出了宾馆。

        不得不说,师哥的力气真的很大,如果是普通人,根本扛不动一具尸体。

        宾馆的外面停着一辆电动三轮车,师哥将编织袋放在了车子上,坐在上面说道:“师傅,镇北老柳树。”

        老柳树是个地名,凡是当地人都知道。

        那里有一棵特别大的柳树,两人合抱不过来,树的主干在早年间被雷劈成了两半,好多枝干都枯死了,但那棵树愣是没死,依旧顽强的生长着。

        到后来,从劈成两半的树中间生长出了一棵新树,如今,那棵新树都已经有大腿那么粗了,谁看了都啧啧称奇。

        三轮车师傅笑着问道:“哥们,大半夜的,你去那里做什么哦?”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瞄了那个编织袋一眼。

        师哥给三轮车师傅递了一支烟,笑着说:“家里养了好多年的大黄狗死了,我过去把它埋了。”

        我心里腹诽:你才是大黄狗!

        三轮车师傅抽了两口烟,说:“要不把它卖我吧,我闺女考上大学了,我正思忖着给她弄锅狗肉吃。”

        师哥冷着脸说:“不卖!”

        半个小时后,我们到了老柳树。

        师哥挖了个坑,将编织袋放在了里面,然后打开口袋对我说:“再最后看一眼,然后绕着坑逆时针转七圈。”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s://www.ddbiquge.cc/chapter/21428_61033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